新宿市民測定所 發表嬰幼兒奶粉輻射檢查報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新宿市民測定所 發表嬰幼兒奶粉輻射檢查報告

2019年11月25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提到食品安全,嬰幼兒食品往往是特別讓人關心的品項,在核食裡也是如此。福島核災後,一直都有民間單位針對嬰幼兒奶粉做輻射污染檢查,今年10月中,「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發佈近期(8月)市售幾款嬰幼兒奶粉的輻射檢查結果

檢測的產品(奶粉或牛奶)包括明治、森永、雪印等知名品牌。檢測的單位相對而言很小,為每公斤毫貝克。目前日本中央政府對嬰幼兒食品的核食標準為每公斤50貝克,而因為一貝克等於1000毫貝克,中央政府標準等於每公斤5萬毫貝克。

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2019年8月嬰幼兒奶粉輻射檢測結果之一部份,藍色為驗出。來源: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報告

在不同品牌的14款產品裡,被驗出有放射性核種銫137的有7款,其中雪印4款、明治2款與和光堂1款。雪印4款的銫137含量從高至低分別為403、311、228、103毫貝克/公斤,明治2款為65與52毫貝克/公斤。和光堂為52毫貝克/公斤。檢驗下限在20-40毫貝克/公斤之間,可能誤差在4-28毫貝克/公斤之間。

就原料產地來看,因為部分產品國內跟國外混用,不易看出是否受核災影響。不過,在14款產品裡,標明沒有使用日本產原料的4款,都是不檢出(檢驗下限值為20-40毫貝克/公斤之間)。

過往奶粉輻射檢查紀錄

大體上,就公部門的檢查而言,過往都是不檢出(檢驗下限值相對上高得多,為5貝克/公斤不等)。在民間方面,2011年底明治奶粉在消費者通報後,在自家產品驗出放射性銫(最大值30貝克/公斤)。雖然低於當時標準,仍回收40萬罐。至於為何遭到污染,明治推測是加工時混合到受污染的空氣所致。

2016年8月,「農民聯合食品分析中心」發表奶粉輻射檢驗報告,在不同品牌的6款產品中,雪印有1款驗出0.54貝克/公斤,另1款疑似殘留。

差異甚大的核食標準

如前所述,「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驗出放射性銫的嬰幼兒食品,含量由高至低約為0.4-0.1貝克/公斤之間。而日本中央政府對嬰幼兒食品的輻射標準,在放射性銫為50貝克/公斤,顯然低非常多。

不過日本國內訂定獨立標準的單位很多,差異很大,如長野縣松本市(對於學校營養午餐)是驗出就不使用(檢驗下限為1貝克/公斤),和反核學者合作的通路為0.5貝克/公斤以下。

即便標準嚴格至0.5貝克/公斤,新宿代代木市民測定所的檢查結果也沒有超過。然而,因為其他的研究結果,民眾對於核食標準的看法可能更為謹慎。

民間團體根據前白俄羅斯哥梅利醫大校長Yury Bandazhevsky(下圖)的研究指出,孩童每公斤體重累積10貝克,有可能發生心律不整等健康影響;體重5公斤的嬰兒,每天持續攝取0.32貝克,就能累積到這個程度。

無標題

2016年美國媒體USA TODAY對Yury Bandazhevsky的專訪截圖。

前述長野縣松本市的核食標準(只要驗出就不使用),也源自這份研究。松本市市長菅谷昭說,這份研究解釋了,為何他在車諾比核災區行醫時,遭遇當地心臟疾病增加的狀況。

2012年,Yury Bandazhevsky在「東洋經濟」的專訪中提到,「核食標準以下也是危險的。放射線量與放射性核種濃度的致病門檻,並不明確。只是,體內每公斤蓄積10~30貝克放射性銫的孩童,有6成心電圖會出現異常。」

2014年日本《寶島》月刊專題指出,核災後福島縣急性心肌梗塞等心臟疾病,增加明顯。

又,據日本生物測定研究中心所長福島昭治的研究,車諾比核災中,得到癌前病變、即增殖性的車諾比膀胱炎病患裡,以他們膀胱(切片)放射性銫含量由高至低分成三組,尿中放射性銫含量分別為6.47、1.23、0.29貝克/公升。

一般輻射防護標準,評估的是被曝者和罹患癌症機率的關係;至於其他疾病的研究,不在此限。

因為參考的標準或研究不同,即便是同樣的放射性銫檢測數值,民眾對於食用與否態度不一。有的人採信政府說法,認為放射性銫0.4貝克/公斤左右的奶粉,比起官方標準低得太多,不必擔心。而和東京大學合作的秋田測定所工作人員的態度是,以他自己家來說,即便是放射性銫0.08貝克/公斤左右的食品,也不會食用。

※ 關於核災輻射污染與疾病的關係,解釋不易,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讀者,可以參考文章:〈福島的魚到底能不能吃〉。
※ 本文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