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安心好吃的草莓?女農袁婧清率領生態神隊友,果園減藥減肥五成,草莓更健康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想找安心好吃的草莓?女農袁婧清率領生態神隊友,果園減藥減肥五成,草莓更健康

2019年12月08日
轉載自上下游;文:林怡均;圖:林怡均、張哲維
被認為嬌嫩不易栽培的草莓,是用藥下肥的「重災戶」,苗栗青農二代袁婧清,接棒第四年後,逐步以合理化施肥、病蟲害綜合管理、新研發育苗技術、洽詢植物醫生等方式,改善種植方式,草莓園減藥減肥高達50%,草莓園更多了許多「神隊友」,例如可制衡二點葉蟎的高橋食蟎薊馬,種植蒜頭趨避害蟲等,也讓袁婧清入圍第一屆IPM永續善農獎!
ㄎㄚ大粒草莓園管理者袁婧清。攝影:林怡均

台南都市小姐,成為苗栗草莓媳婦

苗栗縣大湖鄉每年出產國內80%草莓,被稱為「草莓之鄉」。位於其中的「ㄎㄚ大粒草莓園」,已經營二十多年,四年前由袁婧清接手。「婆婆手開刀,老公在上班,所以就是我來接了!」來自台南的袁婧清開朗大笑,看不出來是兩個孩子的媽,老大甚至已經高一了。

17年前嫁到苗栗的袁婧清,婚前是個標準都市小姐,毫無農事經驗的她,剛開始跟著公婆一同下田。「嫁過來第一天一起下田,幫忙搬雞糞施肥,就被臭到昏倒,還送醫院,後面十多年跟著搬肥料有夠痛苦的。」她回憶道,也從那時候起埋下了一顆要為草莓園減肥的種子。

幫忙的十多年間,她也曾去上班,但上班後覺得時間不自由,最後仍回到田間務農。「我覺得自己很適合務農,因為工作安排好,就可以有很多彈性的時間。」袁婧清自信的說。

種草莓關鍵:健康的苗、合適生長環境

由於草莓嬌嫩,過去栽種時常下重肥重藥,也因此常被檢出大量農藥殘留。過去公婆種植經常施用大量雞糞肥、農藥、殺蟲劑等,「雞糞一次就下了一百多包,每包三四十公斤,每次都很累。」袁婧清細數。

接手前她經常到苗改場上課,接觸到合理化施肥、IPM等觀念。「其實草莓要種好不難,就是苗要健康,然後營造適合生長的環境。」她笑著說。

健康草莓苗首重品種選擇,3分地大小的草莓園裡,大部分是香水品種,還有新品種美姬、傳統品種豐香。「香水(草莓)可以抵抗白粉病!」袁婧清分析,過去種植大宗豐香,育成四十多年,已無法適應現在氣候,因此選擇抗病性高的香水。

左為香水,外觀較平滑,右為豐香,外觀有微微凹陷。攝影:林怡均

二代式繁殖系統:50株苗,即可種出3分地草莓園

健康草莓苗另一大關鍵為育苗,袁婧清去年起和苗改場副研究員鐘珮哲、中興大學植物醫學學程研究生張哲維合作,研發出二段式繁殖系統,提高植株種苗產量25%。

過去草莓農育苗方式為:12月份從田間選取走莖阡插後,作為下一季草莓的母株,溫度提高產生走莖後,再固定到小盆當子株,隔年5月培育到8月份,最後再將子株種到田間。袁婧清認為,過去培育的母株年齡高達9個月,較容易感病。

二段式繁殖系統修正過去育苗方式,將原先子株換到大盆作為二代母株,二代母株7月起分出子株,照顧三個月後進入田中作為產果株。「從出蔓到下土只過了三個月,草莓苗比較年輕健康!」袁婧清笑著說。

走莖後先固定於小盆中,圖中四盆為同一株蔓。攝影:林怡均
二段式繁殖系統:二代母株左苗量明顯多於傳統母株右。攝影:張哲維

每棵母株可蔓生30-50株子株,張哲維計算發現:二段式繁殖系統僅需25株初代母株,便可生出1萬株產果株,足以供應2分地草莓園。袁婧清回饋:「去年嘗試,只需要顧50盆就好,不用像之前都要顧五六百盆,方便很多!」

減肥50%,不用聞雞糞,施肥更省力

回到營造合適的生長環境,袁婧清先從減肥開始,「我永遠記得雞糞聞到昏倒的那天,所以接手後就堅決不再用!」她發現草莓園因為長年過度施肥,造成肥傷,草莓無法吸收養分,造成植株衰弱。

因此她參考植物保護手冊的核可友善有機資材,選用有機肥,並改以少量多餐施肥取代一次下肥嚇到足的方式。「公公婆婆剛開始很不諒解,覺得這樣養分怎麼會夠呢?」後來看到種植成果,公公婆婆也漸漸放手。

改變前後差異,袁婧清認為金錢成本差不多,因為有機肥較貴,但減少很多人工時間。「有機肥一包二十公斤,一次只要下二十包,就能維持同樣產量。」她補充,有機肥不像雞糞肥含水分,而是方便施灑的粒狀,施肥省事很多。

減藥50%,費洛蒙、忌避作物、物理防治,萬不得已才用藥

而藥劑的使用,袁婧清遵循IPM(作物有害生物綜合管理),「為了顧及經濟生產,不可能不用藥,但用藥是我的最後一步。」她強調,即便是用藥也會確認是否在安全時間內,每半個月都會做快篩檢驗,公告給消費者。

這樣的轉型使否造成壓力?袁婧清認為,天氣有狀況時會擔心草莓,但僅此而已。「除非病蟲害真的太嚴重,不然不會隨便噴藥啦!」跟過去相比施藥減少一半以上,她在田間主要採用費洛蒙、忌避作物、物理防治。

每排草莓行頭種植蒜頭,以濃烈味道趨避害蟲,「之後田邊會種植薄荷。」她說明,香草和草莓味道很搭,但種植太高香草,如:萬壽菊,會遮蔽草莓,因此選擇較低矮的薄荷。

紅色勾棒為薊馬警戒費洛蒙。攝影:林怡均

神隊友:誘蟲黏紙、費洛蒙、捕蟲燈、高橋食蟎薊馬

走入田間可以看到亮黃黃的誘蟲黏紙,用來抓捕粉蝨、蚜蟲、瓜果實蠅及蛾類。誘蟲黏紙上已經抓捕到了不少蛾類、粉蝨,甚至還有蒼蠅。

誘蟲黏紙旁的紅色勾棒,其中一頭是白色,袁婧清解釋:白色那頭有薊馬警戒費洛蒙,可以趨避薊馬。田邊掛著斜紋夜蛾性費洛蒙誘捕器,另一邊還有夜間捕蟲燈,「白天晚上都靠他們幫我抓蟲。」她笑著說。

採用物理防治後,田間生態漸漸變得豐富,甚至意外來了一位神隊友「高橋食蟎薊馬」。剛發現時,袁婧清多方詢問都沒答案,後來植物醫生查閱文獻,才確認是高橋食蟎薊馬。

「大家都勸我除掉它,因為它是薊馬。」她觀察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從高橋食蟎薊馬出現後,原先會從老葉一路啃食到幼葉的二點葉蟎,僅過了十來天就被吃得一乾二凈,她開心的說:「高橋食蟎薊馬只吃二點葉蟎,解決了很多困擾。」

夜間捕蛾燈。攝影:林怡均

減肥減藥人工負擔減少,耗損更低

袁婧清管理田地會記錄每項動作,並妥善安排工作,減肥減藥的另一項好處,是讓粗重的工作減少,「我是女生,體力不是優勢,特別粗重的事情會留到週末讓孩子老公幫忙。」她在田間則處理拔草、施用液肥、防治、出貨、接待來客等工作。

目前果園產量維持在每年六千多斤,和過去一樣,仍可開放來客到果園採果,「大家來都會問有沒有用藥,說沒有大家都不信,所以我都會誠實回答。」她大笑,而今年三月農糧署抽驗結果為合格。

「雖然減肥減藥,但是品質一樣好,因為沒有肥傷,耗損更低了!」拿起剛洗好的草莓,外觀閃亮的像顆寶石,湊近可以聞到甜膩的香氣,一入口是酸甜多汁,減藥減肥後的草莓讓人能放心大口大口的吃。

多方諮詢,期待農藥行出現「友善資材專區」

除了自己摸索實驗,袁婧清也積極尋求外界資源,例如:苗栗農改場、植物醫生、各大學等。她舉例:二段式繁殖系統,可以搭配苗栗農改場先做病毒檢測,確認種苗健康後再行繁殖。

「植物醫生每個月會來一次,平常我有問題都找她。」袁婧清笑著說,與外界多方諮詢也讓她快速吸收了許多專業知識,並嘗試用在田間,像是木黴菌、芽孢桿菌、矽藻土的施用。

左起中興大學植物醫學學程研究生張哲維、袁婧清。攝影:張哲維

問及未來是否採用有機無毒的耕種方式,袁婧清搖頭,她認為仍要先顧及生計,但為了好的生長環境,願意以合理化施肥,減少用藥,來降低環境負擔。「這要一步一步來,畢竟我還要養家。」她笑著說。

袁婧清認為,若要推動農藥減半或是合理化施肥,應從農藥行下手。「很多老農沒時間上課,有問題都只問農藥行。」她表示,若農藥行有「友善資材專區」可供選擇和諮詢,推動速度會快很多。

※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上下游》。不適用CC共創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