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風災後核廢棄物外流 空拍機搜索仍大批失蹤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日本風災後核廢棄物外流 空拍機搜索仍大批失蹤

2019年12月23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十月初哈吉貝颱風登陸日本,從福島核災除染工程衍生的袋裝核廢棄物,隨豪雨從存放處流散逸失。此事在推特一度登上熱門話題冠軍。其後日本環境省出動幾十名職員、直昇機與無人空拍機搜索,仍有相當數量未能尋獲。而有學者指出,相較於袋裝核廢外流,原本滿山遍野的污染還嚴重得多。

據日本媒體報導,經過一個月左右的搜查,各地地方政府回報的袋裝核廢外流數量分別為,福島縣川內村44袋,田村市30袋,二本松市15袋,飯館村一袋,栃木縣那須町1袋,共計90袋左右外流(下圖)。其中至少有25袋找到時只剩空袋子,裡面的核廢棄物已經遺失。還有36袋不知去向,回收工作陷入瓶頸。

​​​​​​​*日本媒體報導袋裝核廢流出91袋。(出處)
日本媒體報導袋裝核廢流出91袋。(出處)

2015年,福島縣飯館村曾因豪雨外流過448袋核廢,這次再發生同樣的災害,輿論批評管理單位沒有學到教訓。媒體追蹤調查發現,當時雖然因此修改存放處的管理辦法,但僅有中央政府直接管理的部分得到改善,基層地方單位不在此限。

地方單位則表示,中央政府的管理辦法沒有貫徹到地方,但也按照縣級指示加以處理;田村市負責核災善後的職員渡邊庄二說:「原本是有罩上帆布的,因為又要運出,於是9月又把帆布拿掉。河川氾濫的程度超乎預期,來不及重新罩上去。」

袋裝核廢在風災後外流,除染人員尋回空袋。

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則表示,袋裝核廢外流,對環境沒有影響。然而,在現場勘察的風災對策本部事務局長岡島一正批評,小泉的發言缺乏根據。網友也質疑:「環境大臣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嗎?!」

日本大學糸長浩司特任教授評論道:「雖然袋裝核廢外流是個問題,但核災輻射污染殘留的山林表土,相比之下嚴重地太多了。單單飯館村,要把山林表土削除5cm,就等於860萬包袋裝核廢。」颱風帶來的豪雨,讓山林表土隨暴漲的河川氾濫,之後含有輻射的泥沙乾掉,又會隨風飄散,污染再次擴散。

照片來源:懸けの森通信推特

颱風過後的10月中,福島縣南相馬市一名民眾,採樣河川附近地面的污泥,測到每公斤3千到1萬貝克不等的輻射線量(上圖、出處)。由於是潮濕狀態下所測,若照標準程序乾燥化後,數值應該更高。袋裝輻汙外流,或許會讓人誤以為,除此之外沒有污染,其實污染滿山遍野,遠遠超過清理範圍。

去年底,民間出版的輻射污染地圖顯示,污染範圍遍及關東,部分達放射線管理區域程度,核能學者小出裕章解釋,「依法應禁止飲食與過夜」。該地圖出版後迴響熱烈,日文版與英文版在亞馬遜網路書店都獲得最佳銷售標章。

風災後,因為擔憂袋裝核廢外流擴散輻射污染,相關消息在推特熱度登上冠軍。日本社會對此憂心忡忡。

然而,當媒體向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質問,只找回空袋(輻污土已散失)該如何處理時,他卻回答:「空袋可能可以用在其他工地。」朝日新聞記者三浦英之駁斥,除染公司從回收空袋測得輻射超標,如何可能利用。小泉進次郎上任後,發言時常不知所云,輿論為之譁然。

相較於環境大臣的反應,民間團體則是一個個組織起來,展開大規模的風災後淹水地區輻射污染調查,拾起沖刷到家門甚至室內的淤泥檢測,「有的樣本雖然輻射線量不高,但乾掉之後變成沙塵,可能會被吸入體內,造成內部被曝。」有別於一般的風災善後,核污染地區的復原工作,伴隨著輻射被曝的陰影。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