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光之城 南山公墓不只面臨文資、開發課題 還是南海溪蟹的家 | 環境資訊中心

墓光之城 南山公墓不只面臨文資、開發課題 還是南海溪蟹的家

2020年04月06日
公視記者 陳慶鍾 陳炯翊

「路邊都在蓋房子,但是你往前面看過去,亂葬崗!」台南市南區明亮里里長蘇三柱指著南山公墓,眉頭皺在一起。郡南里里長王全益也憂心忡忡,「走過去就看到墳墓,像冬天比較快天黑,下午五點以後大家都趕快回家,墳墓在那裡啊!看到心裡都有疙瘩。」

「路邊都在蓋房子,但是你往前面看過去,亂葬崗!」台南市南區明亮里里長蘇三柱。

當房子越蓋越多,蓋到住家和公墓只隔一條道路,大門打開,普遍遭嫌惡的公墓就在眼前,也難怪里長們常常接到投訴。10多年來,南山公墓周邊的里長聯名陳情,要求市政府分區清理公墓,市府也以靠近住家的墓地為優先,一塊一塊逐步遷葬,改建成公園。

不過已經納入規劃但還沒遷葬的區塊,售地賣屋的廣告招牌,已經先立起來,這是居民期盼的發展嗎?郡南里里長王全益說,「像現在公園旁邊也在蓋房子,來看房子的人,看到旁邊都是墳墓,都不敢買,現在蓋了20幾間,才賣一兩間而已。」

南山公墓周邊經納入規劃但還沒遷葬的區塊,售地賣屋的廣告招牌,已經先立起來。

一塊墓碑被丟棄在新都路邊草叢中,模糊的刻痕,依稀可以看出年代是道光8年,地上台南召集人李時光說,「快200年的墓碑為什麼會在這裡?而且這塊有可能是師爺塚,非常有研究價值。」

2019年闢建銜接新都路的道路工程,俗稱的萬人塜也都在沒執行文資評估下,統一發包移除。

2019年初,市府闢建銜接新都路的道路工程,計畫區內的墳墓,期限內沒有自主遷葬的,包括可能攸關反清運動、移民族群武裝衝突,或疫病等先人大量死亡的重要歷史事件,而被一同埋葬的多座「萬善同歸」,俗稱的萬人塜,也都在沒有執行文資價值評估下,由市府統一發包移除,台灣近代發展史的線索可能就此消失。

學者:文資爭議最難解的,是為什麼要保存它?

如何看待都市發展的合理性?師大地理系教授王文誠強調,都市發展不該只是抹去歷史,用推土機把邊陲的嫌惡設施拿掉,「城市發展需要民主的討論,充分討論都市的建設才是最可貴的,而不是急速的發展。」

台灣糾結許久的文資爭議,包括古墓群,最難解開的點,是為什麼要保存它?台南市府也正在尋求從事公民對話的專家或團體,希望結合文史工作者、在地居民和政府,形成討論平台,共同訴說未來的願景跟期待,找出共識。

師大地理系教授王文誠強調,都市發展不該只是抹去歷史,用推土機把邊陲的嫌惡設施拿掉。

師大地理系教授王文誠建議,台南市要開地方政府之先,把公民審議納入南山公墓的決策中,第一步是要有全面的文資調查,建構出南山公墓和台南人,甚至和所有台灣居民,到底有什麼切身的歷史連結?有什麼樣的價值?之後要先評估好需求,市政府得端出包括興辦內容、預算、用地必要性等詳細的殯葬專區計畫,才能說服大多數市民展開對話,以免落入先射箭再畫靶的爭議。

除了習俗上的忌諱,王文誠強調,公墓常被詬病的是公衛問題,雜草叢生又被亂丟垃圾,甚至成為事業廢棄物棄置場,目前的問題不見得是遷葬,如何讓公墓環境更好才是重點。

公墓常被詬病的是公衛問題,雜草叢生又被亂丟垃圾,甚至成為事業廢棄物棄置場。

「不太有人來的南山公墓,是特有種台灣南海溪蟹的家」

鑽出像片牆的小葉蔓澤蘭,嘉義大學生物資源系副教授邱郁文,還要小心穿越會被倒鉤刺出血的美洲含羞草叢。南山公墓靠近竹溪支流的這處小山丘,腳底下有潮溼的窪地和乾淨的細流,也是台灣特有種南海溪蟹的家。

曾經普遍棲息在山溝土堤,或農田溝渠裡的台灣南海溪蟹,因為農藥和河川污染,只剩在中南部有少數紀錄。平時不太有人來的南山公墓,意外的維持住一個健全的棲地。

南山公墓靠竹溪支流的小山丘,有潮溼窪地和乾淨細流,也是台灣特有種南海溪蟹的家。

邱郁文調查,每到清明節掃完墓後,原來長得太密、讓溪蟹不好棲息的植被,因為草被火燒空,溪蟹有了新的活動空間,而且燒掉的植物變成養分,適當的人為擾動,反而把溪蟹的生活史和公墓融合在一起。

隨著公墓逐步遷葬,竹溪第三期整治工程也即將進行,水泥化工程將延伸到南山公墓周邊流域,師大地理系教授王文誠表示,環境調查反而是目前被市府忽略的,南山公墓的生態功能,也可能默默消失在都市擴張的夢想中。

雖然殯葬專區計畫因為執行文資價值評估已經暫停,但是要求自主遷葬的公告並沒有撤銷,清末到日治時期台南文壇領袖之一的趙雲石墓,差點就毀在自主遷葬的公告之下。所幸地上台南及時告知,這座珍貴古墓才沒在文資價值評估完成前,就遭毀損。

「依著都市擴張的偉大理由,告訴居民你要遷走」

2019年底,南山公墓文資價值評估還在進行的同時,新都路拓寬工程已經開始,一樣沒有文資評估,一樣交由怪手一鏟一鏟挖除。

台南市副市長王時思表示,適度開闢道路可以改善公墓雜亂的環境,未來希望民眾平常就可以走進墓地野餐,有心事可以走進祖先墳上講講話,市政府的立場是,它必須做成一個值得台南驕傲的計畫,成為台灣典範的公墓改善計畫。

師大地理系教授王文誠提醒,不是只有墓地的問題,台灣有很多早於都市計畫,人們寄居在都市核心外圍的區域,包括之前很多河川地的原住民住宅,都面臨同樣的問題,不能很簡單的只想把他們清除而已,依著都市擴張的偉大理由,告訴居民你要遷走。

有人把公墓看成都市發展毒瘤,這裡卻也是先人安眠之處,何發掘出歷史腳印,南山公墓的討論是重要起點。

「南山公墓保存的是非常多元而複雜的文化遺產」,南藝大藝術史學系教授盧泰康表示,「這些資產處理起來可能非常複雜,需要更多的專業和投入更多資源,我們的責任不是發掘或毀掉它,而是為台灣的後人保存重要的遺產。」

有人把公墓看成都市發展的毒瘤,但它也是傳承我們血脈的先人,安眠的所在,如何從無言的地底下,發掘出歷史腳印,來遠望未來城市發展的樣貌,南山公墓的討論是一個重要的起點,或許也是最後的機會。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墓光之城】

04/06(一) 22:00首播
04/11(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