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在生病的地球上種植草藥」 英國Pukka草本茶的科學減碳六大心法 | 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無法在生病的地球上種植草藥」 英國Pukka草本茶的科學減碳六大心法

2020年06月25日
轉載自B Lab Taiwan;文:B Lab Taiwan(B型企業協會)
B型企業Pukka花草茶品牌於2001年創立於英國,2017 年被聯合利華集團(Unilever)收購時全年營業額超過10億新台幣,年成長率達30%。其企業使命是激勵人們透過天然植物過著更有意義的生活。但氣候變遷讓他們無法採購真正對消費者好的天然草藥來製作高品質的花草茶,於是他們開展了一連串的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其中採用科學基礎的減碳目標的這項工作就相當具有挑戰。品牌永續經理薇姬·默里(Vicky Murray)透過她在官網Blog分享實際經歷,希望對任何想要瞭解實務的企業有所啟發及幫助。

照片出處:UnileverUSA

使目標與公司使命一致,發揮環境社會影響力

氣候變遷如同海嘯有一連串的漣漪反應,劇烈的天氣變化讓我們在採購優質有機草藥上面臨巨大的挑戰,如馬達加斯加劇烈的颶風引發了全球香草價格急劇上漲;而拜訪蘆薈供應商則發現該地區經歷了有史以來的首次霜凍則大大影響了產量。

我們相信還是有機會翻轉,從源頭開始做起,既然我們採購永續種植草藥或再生農法的草藥的需求是日益增長的,那麼我們就必須在草藥供應鏈中建立抵禦氣候變化的能力,使每一個組織與消費者都在減少碳排放上發揮影響力。如:Pukka 透過向全球認證野生原料公平貿易組織(FairWild)採購並成為最大的買家之一, 他們承諾不會過度採集天然野生植物,才使其自然再生;另,我們支付市場溢價以支持當地社區受益。若沒有這項行動,偏遠貧窮的農民都是季節性的臨時工,通常會被邊緣化,而採集野生草藥的技能是通過家庭傳承的,也因此這些社區需要一定程度的保護,確保他們獲得穩定且公平的收入。

馬達加斯加颶風活動的加劇引發了全球香草價格急劇上漲。照片出處:Pukka Herbs

設定目標,盡可能公開

2015年巴黎公約COP 21召開之前,Pukka 通過了科學基礎的碳減排目標(SBTi)做出公開承諾的策略性決定。公開的承諾使我們在困難重重或出現其他業務優先事項時,都能堅持朝向目標前進。 我建議那些還沒有公開承諾的企業,開始走出第一步,這將讓企業減碳之路上成就永續獲利。

你的初步想法可能不正確!

過程中,我們發現國際科學基礎減碳標準(SBTi)不接受只用購買碳排放抵銷(Caron Offsetting) 的方法達到碳中和(Caron Neutrality), 因此要證明企業營運中的確減少碳排放,必須回到產品設計端去全面了解產品的生產消費價值鏈,也就是徹底地瞭解從「從草藥到茶杯」的碳足跡圖。

這次挫折雖讓我們浪費了些許的時間,但從盤點碳排的過程中洞察了許多對公司有利的資訊,是很值得的學習。如:我們發現最大的碳足跡是在消費者開水沖泡茶時所產生的,因此開展了分享「聰明泡茶」(Smart Boil),建議消費者不用耗電的電熱水瓶來煮水,也幫助消費者明白在快煮壺(Eco Kettle)中燒開需要的水量以減少碳排,與線上行動倡議平台 Do Nation 合作,以視覺化的選擇,邀請我們的消費者輕鬆地參與,當習慣變自然的日常行動,那減碳就是家常便飯;更甚我們增加了與忠實消費者的互動機會,讓他們清楚地知道我們的信念及價值,他們也買單來支持我們的減碳行動。

照片出處:Pukka Herbs

花點時間找到合適的好夥伴

有很多傑出的外部專家可幫助公司找出其碳足跡並設定減碳目標。首先,我們與「土壤和更多影響」(Soil and More Impacts)一起將草藥分類,因為他們以前對有機草藥供應鏈進行了溫室氣體清查,這對我們來說真是大大的利基! 他們還幫我們開發了一種在現場拜訪供應商就可測量碳影響的工具,使我們繼續收集更準確的數據並持續進行改善。而與「碳信用憑證」(Carbon Credentials)一起設定了目標,選擇了正確的方法來設定科學基礎的減碳目標,並一起完成了計算和提交,並於2018年成為英國第13家符合科學基礎減碳目標,雖在Tesco, Marks & Spencer 之列,但也是其中營業額最小的公司。

將任務分解為可管理的項目

在供應鏈中繪製每種草藥的碳足跡圖可能需要花費數年的時間,但我們希望想迅速採取行動,於是選擇了代表產量80%的前20種草藥並分組;在大的類別中,就可看出哪些是機械化較小的植物,這使我們易於管理。另將此數據加入到每年收集的營運碳足跡中,再加入有關包裝、消費者購物習慣、飲茶和廢棄處理的研究數據。 最後才給了我們完整的碳排來源圖。

Pukka Herbs 的碳排來源圖。照片出處:Pukka Herbs

設定目標時真正的工作才開始

你問我設定如此廣泛的目標是否令人生畏? 當然! 但想想看幾年前我們有多無知,甚至不知道如何設定目標,而現在我們獲得更多瞭解自己營運的缺失,並在此過程中與許多出色且幫助我們實現目標的合作夥伴瞭解更多能拓展我們業務的可能性。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

以我們的農業供應鏈為例,占總碳足蹟的11%,列出了碳密集度最高的農作物圖,並確定了低碳耕作。 如,機械耕作將碳從土壤釋放到空氣中,因此低密度的耕作或根本不耕作就顯得很有意義。

另,混農林業是結合林業與農業的經營管理模式,將多年生的木本植物與季節性收穫的作物混合種植的方式。樹木可從空氣中清除二氧化碳並紮根於土壤,防止進一步的流失,而果實通常可為農民提供第二收入來源。 我們因此設立了再生農業基金(regenerative agriculture fund),支持農民及供應商應用這些永續農法及使用再生能源。 如:我們的草藥採購合作夥伴——有機草藥貿易公司(The Organic Herb Trading Co.),他們透過安裝太陽能板獲得部分的再生能源,還仔細地將其廢棄物製作推肥用在草藥花園,將多餘的廢棄物送到當地的農場進行厭氧醱酵,供應商的環境友善積極作為也成就了我們的減碳目標。

歡迎任何有更多的企業一起來設定減碳目標,過程中不僅成為貢獻降低氣候變遷的一份子,更藉此挖掘更多創新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