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苗用到鱟血 替代方案行不行? 保育團體、藥廠各持立場 | 環境資訊中心

武漢肺炎疫苗用到鱟血 替代方案行不行? 保育團體、藥廠各持立場

2020年06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許芷榕 編譯;鄒敏惠 審校

武漢肺炎(COVID-19)疫苗的開發正在全世界如火如荼地進行著,不過根據美國藥典(USP)最近的裁決,這場世紀之疫的解藥,竟還得仰賴一種比恐龍還古老的生物,數億年前就生活在地球上的活化石「鱟」。此舉將有可能加速其族群瀕臨滅絕。

在去年7月的一場專家會議上,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決定將每年的6月20日訂為「國際鱟保育日」,正式昭告鱟為海岸棲地保育旗艦物種。今天(20日)也是第一屆國際鱟保育日,沒料到今年遇上武漢肺炎疫情,替鱟的未來保育投下變數。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截至6月2日,全球開發中的武漢肺炎疫苗達124種,WHO在18日更樂觀指出,今年就可望產製數億劑的武漢肺炎疫苗,而鱟在其中的角色,將是大功臣,還是犧牲品?

第一屆的國際鱟保育日就遇上武漢肺炎疫情,替鱟的未來保育投下變數。圖片來源:moarplease(CC BY-NC-ND 2.0)

藍金——鱟血與替代方案 藥廠陷鬥爭

鱟的血液因含有銅離子而呈現藍色,加上來源稀有,又稱為「藍金」。鱟血製成的鱟試劑(又稱LAL)一直是醫藥產業的重要資源。根據彭博去年報導,一加侖鱟血價值6萬美元(約新台幣177萬元)。

跨國藥廠龍沙集團(Lonza AG)和動物保育團體原本推動的計畫,是要賦予鱟血替代品同等地位。但在美國一家大廠放棄此計畫後,鱟的藍色血液將繼續被運用在藥物安全性的測試。 

好消息是,最近出現了與鱟血原理相近的合成替代品「重組因子C」(recombinant Factor C,rFC)。

然而,醫藥界的爭鬥正在醞釀,另一家臨床實驗巨頭、龍沙集團的對手——查爾斯河實驗室(Charles River),基於安全理由抨擊鱟血的替代品。

美國藥典(USP),其出版品是製藥行業的準則,最初提議將rFC添加到管理內毒素測試標準的章節中。如今,USP放棄了這個作法,在5月29日宣布,rFC將會放入另一個獨立章節。這意味著使用rFC的藥廠必須繼續進行額外的驗證工作,以確保在使用rFC測試時與用鱟血進行的測試結果一致。

「有鑑於內毒素檢測在保護患者方面的重要性⋯⋯委員會最終決定需要更多的真實世界數據(real-world data)。」美國藥典稱,這將使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能夠靈活地與藥廠合作,以解決rFC的驗證要求。

「人類必須仰賴一種野生動物的萃取物,才能度過大疫情的想法,簡直是瘋了。」致力從科技面解決保育問題的非營利機構「基因重現及復原計畫」(Revive and Restore)主席菲蘭(Ryan Phelan),在美國藥典做出最後裁決前如此評論。

上億支疫苗等待開發 藥廠稱鱟血供應無虞 

候選疫苗不只上千種,而是有上億種。其中不乏必須經過內毒素試驗的階段,都會使用到鱟血。然而,這對LAL試劑的製造商來說,完全不需擔憂缺乏貨源。

龍沙集團兩種試驗都有做,近期也敲定與Moderna公司的合作,將試驗一支更為人所知的武漢肺炎候選疫苗。龍沙集團透過聲明表示,「在美國三大LAL製造商的合力之下,一天之內就能完成5億個疫苗試劑。」這三大製造商除了龍沙集團,另外兩家為查爾斯河實驗室和Associates of Cape Cod。他們都聲稱,鱟血產量無虞,且現階段的產量就足以應付大量的疫苗生產。

美國Charles River Laboratory實驗室正在替鱟採血。攝影:Timothy Fadek;圖片出自Tom Maloney等人研究

不過菲蘭說,這個算法讓他「笑掉下巴」,他質疑數據的正確性,因為「每一劑(疫苗)出貨的同時,代表著每一家製造商都在使用多出10倍的LAL量去測試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菲蘭還說,光是在測試階段,極有可能還有無數家廠商等待投入疫苗生產。

在此壓力下,「基因重現及復原計畫」正在向FDA提出類似緊急授權的許可,以合法使用rFC。除了以美國藥典為依歸之外,FDA也會依藥廠需求個案處理。因此如果有藥廠想要使用rFC,只需向FDA證明,其試驗結果和使用傳統LAL的結果並無二致。

以rFC作為替代方案的藥廠之一,美國製藥大廠禮來(Eli Lilly)就說,將持續使用rFC,但會另尋管道向FDA提出申請。

「或者,我們會採取歐盟的試驗體系,歐洲藥典有納入rFC。7月1日就會生效。」該公司生物學家波登(Jay Bolden)表示,他們認為FDA會承認歐盟作法,如此一來,「替代方案才有機會與傳統鱟血公平競爭」。

全球鱟瀕危 採血後死亡案例 部分藥廠堅持替代方案

全世界有四種鱟,美洲鱟、南方鱟、圓尾鱟、三棘鱟。分布在台灣、中國及日本沿海的是三棘鱟Tachypleus tridentatus。去年IUCN紅皮書提高了三棘鱟的保育級別至瀕危(Endangered)。美洲鱟(Limulus polyphemus)則是在2016年被列為易危。

美國德拉瓦灣是美洲鱟的最大族群所在地,也是美洲東岸最重要的候鳥驛站,有很多候鳥會在這裡取食大量鱟卵飽餐一頓。圖片來源:Paul Williams(CC BY-NC 2.0)

在美國,大西洋地區漁業委員會(Atlantic States Marine Fisheries Commission)的資料顯示,2018年有將近50萬隻鱟被採血。他們貌似盔甲的外殼,也抵擋不住無數根鋼針的輪番採血,在流失約1/3的血液後,終於獲得釋放,返回被捕撈的地方——但過程中會有上千隻死亡。確切的死亡率仍是未知,然而根據《路透社》引述保育團體的估計,使用替代方案rFC,每年將可以拯救10萬隻鱟的性命。

禮來近期宣布展開武漢肺炎抗體藥物的人體測試,波登透露,其純度試驗將唯一使用rFC。

波登向媒體表示,禮來轉向替代方案的決定,是出於該成分穩定性佳、成本較低、可降低對單一動物族群的依賴,以及該公司最大程度上拒絕傷害動物的原則。

禮來目前的4萬件rFC試劑已經證實,品質和LAL試劑相當。波登說:「數據說明一切,他們不是根本沒看,就是被刻意忽視⋯⋯美國藥典實在沒道理要求更多數據。」

作者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許芷榕

台灣人喜歡居住在狹稠的土地上,像台灣的山,喜歡擠在一起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