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惡劣 歐洲屠宰場、肉品加工廠成疫情重災區 | 環境資訊中心

環境惡劣 歐洲屠宰場、肉品加工廠成疫情重災區

2020年07月25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李衍融 編譯;許芷榕 審校

歐洲肉品加工廠持續發生大規模武漢肺炎群聚感染。上月23日,德國北萊茵-威斯伐倫因地區與屠宰場相關的病例大幅增加,已有超過1500名肉品加工廠的工人受感染,並加強了該區的封鎖措施;英國威爾士一家雞肉加工廠因爆發疫情,於18日停止生產,已有大約175名員工確診。疫情集中在屠宰場的原因,多數人認為是工廠環境惡劣所導致。

歐洲肉品加工廠持續發生大規模武漢肺炎群聚感染。資料照。僅供示意。

德國食品工人聯合會(NGG)國際事務主管施密特(Peter Schmidt)向衛報表示,「在市場和消費者對廉價肉品需求的推動下,整個行業正處於一場災難性的逐底競爭中。」施密特聲稱,德國的現代化工廠從東歐引進了願意忍受低工資的約聘工人。

「這些工廠的工作條件絕對是最糟糕的,他們在低溫且密集度高的地方快速工作,居住環境彷彿回到奴隸時代,工人每12小時輪班一次,並不得不共用床鋪。」施密特說。

施密特認為低溫的工作環境只是企業逃避責任的籍口,因為同樣是在室內低溫工作的乳製品行業卻沒有爆發疫情,因此疫情爆發關鍵是在於工作條件。

英國肉品加工協會(BMPA)的林達斯(David Lindars)在接受獨立報採訪時表示,「在科學層面上,並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肉品加工廠與冷藏食品加工廠的勞動環境有甚麼分別。」

他補充,「別忘記在其他行業停工停業時,肉品加工業的生產線從未停止過。」,「我們一直在堅守工作崗位,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竭盡全力,養活全國人民和確保市面上足夠的紅肉上架,沒有發生其他國家般的大規模停業的情況。」

但團結聯盟表示,他們曾多次提出警告,英國的肉品加工廠很可能會爆發疫情。聯盟代表克拉克森(Bev Clarkson)表示,密集的工作環境必定成為疫情爆發的原因之一。

克拉克森表示,「雖然在許多地方確實難以保持工人之間的距離,但在媒體已經廣泛報導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類似疫情下,這點不能再作為籍口。」

克拉克森認為,低薪和糟糕的雇傭合約也可能是肉品加工廠爆發疫情的原因之一,「許多雇主拒絕為出現症狀的工人提供任何經濟緩助,因此不能避免地會有一些員工只能希望自己沒有患病,然後繼續上班工作。雇主有責任為員工提供更好的待遇,去阻止疫情擴散。」

而專家認為,肉品加工廠獨特的環境條件可能是疫情爆發的部份原因。

5月
▲ 全球肉品龍頭美國泰森食品(Tyson Foods)爆發群聚感染。(鉅亨網
▲ 法國兩處屠宰場發生群聚感染,超過百名員工確診。(香港01
6月
▲ 德國最大的肉品加工業者托尼斯(Toennies)17日傳出一家肉品加工廠爆發群聚感染。(中央社
▲ 巴西最南端的南大河州,累計確診病例約9000例,其中超過1/4為肉品工廠工人。(中央社
▲ 英國威爾斯安格爾西(Anglesey)雞肉加工廠爆發武漢肺炎群聚感染,多達158人確診。(中央社
7月
▲ 德國疫情仍未減緩,一家家禽肉聯廠19日傳出員工集體感染。(德國之聲
▲ 奧地利上奧州多家屠宰場發現確診病例。(新浪網

愛丁堡大學獸醫流行病學和數據科學的高教授(Rowland Kao)在獨立報的訪問中表示,「實驗研究顯示,低溫會導致流感的傳播率上升,並能提高其他冠狀病毒的存活率(例:MERS-Cov)。雖然這一點仍未被証明適用於Covid-19,但類似的機制可能適用。」

「肉品工廠和屠宰場是人們從事高強度體力活動的地方,在這些地方,保持室內社交距離是有一定困難的,此外也很難監測。」高教授補充,「這兩個因素都可能增加病毒傳播的可能性。」

根據獨立報,華威大學分子腫瘤學楊教授(Lawerence Young)亦認為,肉品工廠和屠宰場的室內環境是新型冠狀病毒逗留和傳播的完美場所。「病毒在寒冷的表面存活,而且在缺乏通風和陽光的情況下,來自被感染者、含有病毒的飛沫更有機會傳播和存活。」

而劍橋大學的傳染病流行病學家伍德(James Wood)在衛報的訪問中表示,「『低溫』是一個有趣的假設,但人與人之間的密集工作,以及許多屠宰場和肉品加工廠內的空氣循環等問題,仍是必須面對的挑戰。」

有鑑於疫情爆發的情況,德國政府5月底已經宣佈了改革肉品加工業的計劃,改善工廠的安全衛生狀況。從2021年1月1日起,將會禁止大型肉品加工企業使用外包商,只能直接聘僱工人。

大部份人認為,此行業仍需要更深入的改革。國際食品工人工會的里奇(James Ritchie)表示,「整個肉品加工的體系是建立在聘僱低薪、受嚴重剝削的工人的基礎上。」他們可能會因為被收取過高的住宿租金或從東歐移居的費用,而被迫接受這些既骯髒又危險的低薪工作。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