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輻射污染土再利用 實驗種出超標作物 | 環境資訊中心

福島輻射污染土再利用 實驗種出超標作物

2020年09月25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在下圖日本插畫家鈴木邦弘的作品中,可以看見畫家本人與他的柴犬,周圍是堆積如山、用黑色塑膠袋包裝的輻射污染土,並配上「要把輻射污染土再利用,說什麼呢?」這樣的一句話。

鈴木邦弘關於輻射污染土的插畫。圖片來源:日本地球之友FoEJapan

2011年發生的福島核災,釋放出大量的輻射塵,污染了關東許多地方。為除去污染,衍生大量的輻射污染土(除染廢棄物),估計最多有2200萬立方公尺(一個東京巨蛋的容積為124萬立方公尺)。因為數量龐大,日本政府一直推動從公共設施到農地不等的再利用,目前正為蔬菜栽培作試驗

NHK報導除染土用來做蔬菜栽培實驗。擷取自NHK

根據日本地球之友(FoEJapan)的整理,2016年初,環境省在檢討輻射污染土減容與再利用的會議裡,決定從福島縣內輻射污染土裡,利用其中放射性銫在每公斤8000貝克以下的土壤。現在正在製作「使用指導」。

按照日本政府的規劃,數量龐大的除染廢棄物,會搬到福島核電廠附近的中間儲藏設施保管30年,之後再搬到福島縣外。而為了減少除染廢棄物的數量,決定再利用輻射污染土。環境省曾表示:「包括最終處分場等難題,要能處理全部的除染廢棄物,現實上實在無法。」

一直以來,按照原子爐等規制法的規定,放射性銫在每公斤100貝克以上的「放射性廢棄物」,要放在核電廠廠區內管理(參考下圖)。而環境省輻射污染土的標準,是這項規定的80倍,並允許在公共設施或農地使用。

日本核電廠的清理制度(クリアランス制度)圖示,核電廠廢棄物可以再做一般性利用的標準是,一年不超過0.01毫西弗,其中來自銫137的放射線,標準為100貝克/公斤。圖片來源:Japan Atomic Power Company

依照環境省製作中的「使用指導」,輻射污染土使用的範圍包括,道路、防潮堤、海岸防災林、土地造成、填海、農地等等。預計會用來填土或充填的材料。視用途來決定放射線濃度的上限或覆蓋的一般土壤厚度。

可是,即便是有做防水的管理型處分場,也還是有很多污染從周圍滲出的案例。在公共建設的狀況,既沒有防水構造,又可能遭遇河川氾濫、地震、海嘯等等的災害破壞,這些輻射污染土恐怕會有崩塌或流出的可能性。

在把輻射污染土用在道路填土的狀況,銫134、137衰變完要花170年。另一方面,填土耐用年數只有70年,民間團體問「之後要怎麼辦?」環境省也沒答案。

在前述鈴木邦弘的插畫裡,對於輻射污染土再利用感到荒謬,事實上環境省在做道路用的實驗時,也遭到民眾抗議。不過目前已經選了一戶農家,做蔬菜與花卉的栽種實驗。

據7月10日NHK報導,在福島縣飯館村的長泥地區,有一戶農家和環境省配合,先埋下輻射污染土,再覆上50公分厚的其他土壤,栽種番茄、黃瓜、蕪菁等作物,以及花卉洋桔,檢查它們有無受到輻射污染。由於目前只是實驗,預定會做輻射檢查但不會流通於市面。

8月7日NHK報導,環境省又打算在飯館村進行另一項輻射污染土栽培試驗,跟過去不同,將直接使用輻污土栽種,不再覆上未污染的土壤。

然而,據東京新聞報導,同樣是飯館村,在7月初已有當地農夫做了類似實驗,僅僅是官方再利用標準一半(放射性銫4000貝克/公斤)的土壤,也會種出超標作物。

台灣進口不少日本食材,輻射污染土栽培試驗,未來也有可能影響海外食安。為確保民眾飲食安全,值得注意相關進展。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