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對抗政治明星小泉進次郎 輻射污染土再利用政策因抗議暫緩 | 環境資訊中心

市民對抗政治明星小泉進次郎 輻射污染土再利用政策因抗議暫緩

2020年05月21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3月初,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高調使用輻射污染土盆栽,做為日本政府再利用輻射污染土的宣傳,吸引不少目光。福島核災後,為收拾輻射污染,衍生超過1000萬袋以上的輻射污染土,數量龐大又難以處理。因此日本政府傾向再利用於道路、公園與農田等;3月底,則因大量抗議而暫緩。

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召開記者會,高調使用輻射污染土盆栽,藉此推廣再利用政策。照片來源:記者會影片截圖

據日本各大媒體報導。日本政府為推動輻污土再利用,打算修改法令、制定管理標準。然而民間批評不斷,單單1月初到2月初一個月份,就收到近3000件的批評意見,諸如「說明不足,還需更多公眾意見」、「試驗工作不確實,為時尚早。」因此延後了修改法令的時程。

儘管日本政府只是延期,媒體卻以「特例」來形容,民間團體更稱之為「想都沒想到,是不是看錯了的好消息。」顯然,對於日本政府來說,順應民意,改弦易轍,並非常態。

專門調查輻射污染狀況的民間團體、〈大家的(輻射污染)數據〉,回顧民間團體反對輻污土再利用的抗爭過程,備感艱辛。

2016年媒體報導輻射污染土問題時,當時就已超過1000萬袋,數量龐大。照片來源:推特

約莫四年前,日本政府開始考慮輻污土再利用。官方認為,可以兼顧安全問題;而民間的連署抗議則說明,再利用的標準(8000貝克/公斤),是法律上輻射物質清理標準的80倍,且即便周圍會包覆未污染土,仍可能因為下雨、地震等天災而外洩。

儘管如此,輻污土再利用的試驗工程,並未因此中斷。或者用在福島縣二本松市的農用道路上,或者用在同縣飯館村長泥地區(返鄉困難地區)的農地上,在茨城縣東海村與栃木縣那須町的填土等等,無論福島縣內或縣外,輻污土在清出後又回到地下。

同時,民間一直沒有放棄抗爭。超黨派的議員聯盟「零核電之會」,以及一般市民的社會運動,都努力地持續監督抗議。因此在政治明星、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用輻污土盆栽高調宣傳的一個月前,日本政府才會收到近3000件的批評意見。

儘管如此,由於日本政府通常不會理會這類抗議行為,因此民間也不至於樂觀看待。事實上,如同前述,抗議意見送到一個月後,環境省反而在3月初高調宣傳。然後,又在3月底突然改弦易轍,原本預定4月1日要修改法令,卻在僅僅數日前又表示,因民間批評而暫緩。

〈大家的(輻射污染)數據〉在官方臉書寫道:「到目前為止,就算民間有意見,日本政府也會強硬地放手去做,這次的暫緩,真的很讓人驚訝。我們認為,或許是別的力量的影響。這次抗議能夠有所成果,可以說是僥倖。」

無論日本政府暫緩輻污土再利用的原因為何,輻射污染擴大的風險,確實得到緩解。近來COVID-19疫情緊張,加拿大日籍無機生物化學家落合榮一郎,特別撰文提醒,「感染病毒,還可能排除;放射性粒子若滯留體內,卻是無計可施。(參看:在體內待上數年 未知的福島核災隱患)」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