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成立打擊IUU情報中心 整合跨部會數據揪出違規漁船 | 環境資訊中心

印尼成立打擊IUU情報中心 整合跨部會數據揪出違規漁船

2020年12月04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今年7月底,印尼海巡人員在納土納群島(Natuna Islands)東北方海域,高速追捕涉嫌非法漁業的越南漁船。

根據印尼方的陳述,越南籍漁船一看到主管機關人員靠近訊問就立刻逃跑,船員在途中將漁網拋棄以湮滅證據、焚燒輪胎阻絕視線,並在海上蛇行躲避追捕。海巡人員命令船員停下,但他們不但沒有照做,還試圖衝撞巡邏艇。

印尼登艦搜索與扣押小組(A visit, board, search and seizure team)對空鳴槍示警,但越南船員仍執意逃跑。直到漁船甲板遭擊中,他們才慢下速度並配合檢查,最後查出2噸漁獲。

印尼海防署成立創新情報中心 提供民眾資料共享管道

任職印尼海事安全局(Bakamla)的普特拉(Demo Putra)說,案件發生前幾天(7月22日)該局才剛成立的印尼海事資訊中心(The Indonesian Maritime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IMIC),在這次行動中透過彙整許多政府單位的高品質監視資料,協助偵測到越南籍漁船。

印尼海事安全局希望這個創新的情報中心,能夠強化並加速政府相關部會之間的橫向協調,並提供大眾也可查閱的資訊共享管道,以遏止「非法、未報告、不受規範(IUU)」的漁業行為,以及其他發生在印尼海域周遭的維安事件。

「受到主責部會與案件類型不同的影響,相關資訊四散,導致我們無法全面了解海事狀況」,普特拉告訴《Mongabay》。「因此我們創立IMIC,以整合印尼所有資訊,並以每個部會的數據為基礎,建立營運計畫。這個計畫會比以前的版本來得好,因為其所依據的資料是由許多部會分析而來,因此更加全面與準確。」


IMIC成立3天後,印尼海巡艦艇在北納土納海攔下一艘涉嫌從事非法漁業活動的越南籍漁船。圖片來源:印尼海防署

印尼漁業資源豐富 引來許多IUU漁業行為

當局表示,雖然印尼漁業部長蘇西(Susi Pudjiastuti)在位期間(2014年到2019年),確實強化了相關規範與執法效能,但IUU漁業行為在印尼依然猖獗。當地人無視劃定的漁業範圍,並使用對生態有害的漁具。

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與中國漁民也經常侵入印尼領海捕魚,範圍包括「北納土納海」(North Natuna Sea)。「北納土納海」是印尼取的名字,指涉範圍是納土納群島旁,向上延伸至印尼專屬經濟區的海域,其中有部分被中國劃入其充滿爭議、用來宣稱南海主權的「九段線」內。

「印尼因為漁業資源豐富,而引來許多IUU漁業行為」,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永續漁業小組(Sustainable Fisheries Group)助理研究員卡布拉爾(Reniel Cabral)說。「印尼國民也淪為漁業工業中,人口販運與強迫勞動問題的受害者。」

IMIC整合部門數據 視覺化每月發生事件 提供船員建議

2015年為打擊非法漁業而成立的工作小組,在蘇西去年卸任後隨之解散;因此IMIC的成立可說是填補了這個空缺。當時工作小組的解散,「造成執法單位之間的聯繫非常零散,因而弱化了印尼漁業資源永續利用監控的促進工作」,印尼破壞性捕魚觀測組織(Destructive Fishing Watch Indonesia)專案經理阿里夫丁(Muhammad Arifuddin)說。

IMIC希望可以強化部門間的溝通與合作。除了海防署之外,IMIC也整合了以下單位:印尼海洋事務暨漁業部(Ministry of Marine Affairs and Fisheries)、海事與投資事務統籌部(Coordinating Ministry of Maritime and Investment Affairs)、海空警隊(Water and Air Police Corps)、交通部海運總局(Ministry of Transportation’s Directorate General of Sea Transportation)、財政部海關總局(Ministry of Finance’s Directorate General of Customs and Excise)、印尼航空航太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eronautics and Space)以及國家搜救署(National Search and Rescue Agency)。

IMIC的數據分析師、海事維安分析師與IT專家,會向以上各部會、公眾與其他國家收集與查核每日海事情報。政府的數據資料來源廣泛,包含衛星圖資、空拍監測,以及能夠用來辨識船隻基本資料、航道與速度的船舶自動識別系統(AIS)。

IMIC按案件類型在官網上發布最新動態。此外,IMIC也會視覺化每個月發生的事件,並為船員提供適當的分析與建議。

普特拉舉例,如果有「很多印尼船員都在爭議海域上被(外國官員)逮捕,我們就會建議他們確認那些地方是否是印尼海域。」


IMIC在網頁上公布每日海事狀況更新,並在地圖上標示出IUU漁業行為(圖中紅點所示)、天災、事故、污染、小額盜竊、私接燃油、持槍搶劫、非法走私、毒品販運、非法移民及其他等各種事件的發生位置。圖片來源:印尼海防署。

印尼透過數據圖資發現漁船違規熱點 更有效回應問題

IMIC也會發布雙週、每月與更長期的深度報告,並透過漁民教育推廣課程、漁民組織及網路等方式推廣。民眾如果要提供小道消息或主動接收資訊,都可以聯繫IMIC支援中心。

普特拉說,「我們希望透過廣泛並免費地傳遞資訊,提升海事權益關係人的關注度,並減少非法活動的發生。」

同時,政府也可以透過IMIC更全面地了解海上問題(如IUU漁業行為)的盛行程度、熱點與趨勢,並利用這個系統更快速且有效地回應問題。

「由於資訊涵蓋面向廣,決策將會做得比以前好」,普特拉說。「我們之後就可以說,因為這個地方的IUU漁業行為多,所以要將計畫聚焦於此。」例如,他說,第一個月的數據就顯示,在巴布亞南邊的阿拉弗拉海(Arafura Sea)發生很多次IUU漁業行為。

阿里夫丁說,因為有IMIC,印尼海防署成為該國第一個以熱點圖標示漁業違規行為位置的單位。

「有了網頁地理資訊系統(web-GIS)的技術,數據開始具備可互動性,對於政策制定者來說也比較容易下決策、編列預算、聚焦特定地點,以及向那些在印尼從事IUU漁業行為的國家建立國際關係」,他說。「如果這些事情可以做得很好,那印尼的海洋生態系統將能得到更好的管理,也能有更好的未來。」


IMIC創立2個月內就記錄了11起IUU漁業行為。圖片來源:印尼海防署

簡化政府部門資訊不易 IMIC準確度待改善

追蹤全球船隻動態的線上地圖平台「全球漁業觀測站(Global Fishing Watch)」專案人員季法立(Wildan Ghiffary)說,結合跨部會技術的IMIC甚至有可能嚇阻漁民從事IUU漁業行為。

「有了IMIC以及各單位(例如海洋事務暨漁業部和海軍)之間更密切的合作之後,我預估IUU漁業將會減少,尤其是在有外國船隻活動的熱點上」,他說。「想要來印尼從事非法漁業行為的船隻應該會減少,因為他們知道我們的監控能力更強了。」

專家指出,簡化政府各部門之間的知識管理體系是很困難的,因此IMIC也有一些缺陷。例如,阿里夫丁說,IMIC並沒有標示資料出處或是解釋過它的方法學。

「這有可能是各部會之間的資料流通情況不是那麼順利」,他說。「IMIC上的很多資訊很可能都來自線上新聞,而細節並未多加著墨。地圖上標示的事件發生點位準確性也有點讓人存疑。月報中給的建議也都比較一般性,不太具體。」

普特拉在海防署說,要提升眾人對於IMIC作為官方資訊管道的價值是很困難的,而獲取資料也很耗時,因為政府機構的數位系統還未經整併。

「我們還是得要用打電話或email的方式獲得資訊」,他說。「這很讓人崩潰,因為我們必須要做很多事情來確保有收集到國內的每一筆資料。」

即便如此,阿里夫丁說,IMIC看起來都在往正確的方向前進。「我認為IMIC會一步步到位。」

透過系統升級與自動同步 IMIC成為永續漁業「墊腳石」

普特拉將IMIC稱作「墊腳石」。他說,之後位於雅加達的海防署總部,將會有一間由12個政府部門派員組成的情報室,所以會合作得更為順暢。

他說現在已經在將人工輸入的資料系統升級成自動同步化系統。這有助於加快資料蒐集與處理,也比較有餘裕產出週報或日報。

普特拉補充,透過支援中心培養漁民和船員的信任,對於使他們擺脫困境來說至關重要。

卡布拉爾強調,若要減少IUU漁業行為、與漁業相關的人權侵犯問題,以及保護印尼人賴以為生的海洋生態系統,堅定的監控與執法工作非常重要。

「透過IMIC可能獲得的即時資訊,將有助於印尼控制IUU漁業行為及處理人權侵害問題」,他說。「如果成功的話,這個制度無疑將為漁民福利、漁業永續與海洋生物多樣性帶來極大的幫助。」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環境資訊中心英文編譯,目前主要負責東南亞環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