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國光石化 環團再集結反彰化海岸濕地種電 | 環境資訊中心

走了國光石化 環團再集結反彰化海岸濕地種電

2020年11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黃思敏報導

台灣社運的重要里程碑,2010年反國光石化運動後,今(27日)環保團體再度齊聚,共同反對在彰化海岸濕地上籌設光電及風電。

環團指出,業者這次籌設的場址範圍,2012年內政部就已經決定劃設為國家重要濕地,呼籲政府應儘速將這片濕地公告為國家濕地,並積極檢討綠能開發位置適當性,別因錯誤選址,使台灣再生能源的發展蒙上破壞環境的惡名。

環團喊出口號:太陽光電滾出濕地,儘速公告國家濕地。黃思敏攝
環團喊出口號:太陽光電滾出濕地,儘速公告國家濕地。黃思敏攝

走了國光石化之後 光電業者將搶佔彰化國際級濕地

位於彰化縣大城鄉及芳苑鄉的這片濕地,10年前得以免於國光石化開發,如今卻再度面臨光電業者插旗。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主任吳慧君指出,包含海精、鑫政及永堯等同樣隸屬於新加坡外商美歐亞的光電業者,將要在當初國光石化預定地,開發太陽光電。「鑫政已拿到國產署開發同意函,海精則獲得經濟部的籌設許可進入海審會。」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副秘書長孫秀如表示,2010年環保團體共同發起「全民來認股 守護白海豚」行動,是當時台灣第一個全民發起「向政府買地」的公益信託計畫,共有超過7萬人認股,目的就是希望保留彰化海岸濕地。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副秘書長孫秀如。黃思敏攝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副秘書長孫秀如。黃思敏攝

孫秀如感嘆,彰化濕地雖能暫時免於國光石化的開發,但由於10年來此海岸濕地仍未被劃設為「國家級重要濕地」,濕地面臨的開發危機也未曾停歇。

環團:儘速劃設國家級濕地 勿讓光電成為西南海岸傳染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學會律師陳憲政指出,2012年內政部營建署就已決議將彰化海岸濕地劃設為國家級重要濕地,但過了快10年卻還是沒正式公告。

「業者的思維很簡單,認為只要政府沒有公告不行,就當可以。」陳憲政分析,對業者利益而言,濕地面積大、整地與施工容易,且這片濕地是國有土地,透過一定的程序就可以取得開發。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主任粘麗玉比喻,現今潮間帶種電,「似乎成為西南海岸傳染病」。環團共同呼籲,政府應盡快讓這塊珍貴濕地納入「國家級濕地」的法定保育範圍,勿讓台灣再生能源因錯誤選址,蒙上破壞環境的惡名。

苦等十年 彰化海岸仍等無「國際級重要濕地」身份。照片提供:彰化海岸台灣濕地學會
苦等十年 彰化海岸仍等無「國際級重要濕地」身份。照片提供:彰化海岸台灣濕地學會
彰化沿海濕地為黑嘴鷗等保育鳥類棲地。照片提供:彰化縣野鳥學會
彰化沿海濕地為黑嘴鷗等保育鳥類棲地。照片提供:彰化縣野鳥學會

全台最完整潮間帶在彰化 種電將威脅濕地生態及疏洪功能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彰化海岸為全台最完整的潮間帶,不僅寬度達5公里以上、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更是瀕危物種白海豚與許多野鳥的重要棲地。

彰化縣野鳥學會總幹事李益鑫盤點了2010~2019近十年的資料,發現彰化線大城鄉沿海記錄到148種鳥類,更包含東方白鸛、黑嘴鷗、黑面琵鷺等35種保育鳥類,「開發商掠奪這所謂無人的荒地,卻忽略了該區是生態多樣性極高的生態熱區。」

施月英補充,此處濕地除了具有高生態價值外,更是一級海岸防護區,為內陸提供緩衝、防洪滯水的功能。「如果蓋了太陽能板、填海造陸,讓濕地失去功能,以後發生災害誰來承擔?」

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陳椒華表示,光電雖然不像高污染石化產業,然而在濕地興建太陽能板,將造成土壤被壓實、光線被阻擋、甚至水流改變,也會連帶影響周漁業;而且台灣沿海侵蝕嚴重,光電設備容易損壞,這些也將導致廢棄物與經營管理的問題。

「光電商因為面積大可以賺更多,所以才在生態敏感區開發,但這樣的光電不是綠電,而是灰電。」陳椒華說。

記者會抗議插曲 環團:支持放對位置的綠能

記者會進行到一半時,發生短暫衝突事件,幾位自稱是在地村民的民眾,於場外高舉抗議標語,直批環團「不推綠能假環保」,場面一度混亂。

對此環團重申,在場的人都支持台灣發展再生能源,反對的是錯誤選址。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就說:「現在是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的時刻,但不代表所有的再生能源都要照單全收!」

蔡中岳強調政府應儘速建立光電的環境與社會檢核機制,把關場址的劃設,對的東西放在不對的地方,不僅喪失乾淨能源的立意,更使再生能源不斷被污名化,造成社會各界對再生能源的反感。

地球公民基金會蔡中岳副執行長。黃思敏攝
地球公民基金會蔡中岳副執行長。黃思敏攝

作者

黃思敏

用容量小小的腦袋練習傾聽與放空,希望所有的溫柔與善良都能被好好地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