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的永續雄心:從垃圾分類日常 達成氣候中和目標 | 環境資訊中心

柏林的永續雄心:從垃圾分類日常 達成氣候中和目標

2021年02月24日
共同企劃:低碳生活部落格、環境資訊中心;文:陳米蘭(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幾乎每個剛到德國居住的外國人都要學習一項必備的生存技能:如何根據當地的規定,正確地回收垃圾。在德國,每一個公寓住宅,都有一個公共的垃圾分類處,裡面至少會擺5到8個顏色的大垃圾桶。垃圾放進錯誤的桶子,不僅會招來鄰居貼紙條報怨,直接敲門提醒也是常有的事。

在柏林的不同顏色垃圾分類桶。圖片來源:柏林垃圾管理處(BSR

柏林人的日常:垃圾分類至少六種

以負責管理大柏林地區約200萬家戶[1]的柏林垃圾管理處(Berlin Stadreinigung Berlin, BSR)[2]分類為例,最基本入門的分類有6個顏色,分別是:

  • 黑灰色:不可回收的家用垃圾,像是用過的衛生紙等(不包括塑膠類);
  • 咖啡色:有機垃圾,包括廚餘、蔬果殘餘、咖啡渣、茶包等;
  • 橘黃色:包裝和金屬垃圾,包括無法直接再利用的塑膠瓶罐、塑膠袋、塑膠瓶蓋、鐵鋁罐等;
  • 藍色:廢紙垃圾(不包括壁紙和相紙);
  • 綠色:可以直接再利用的彩色玻璃瓶罐,會再細分為綠色玻璃和咖啡色玻璃;
  • 白色:透明玻璃瓶罐。
  • 進階版分類:例如廢棄大型垃圾(地毯、家具、行李箱等)、樹枝落葉垃圾、廢棄電子產品、舊衣物鞋子等。

這些分類看似清楚,但總會有摸不著頭緒的案例,像是有油漬的PIZZA紙盒、有兩種以上顏色的玻璃罐、有塑膠層的紙盒、用過和沒用過的聖誕樹等。

有鑒於這類的問題實在太多,BSR甚至有公關、指南、APP、雜誌來協助柏林居民正確地分類。

完全回收、循環利用 柏林打造閉鎖式資源循環系統

為了達到垃圾的永續循環和減量,柏林市政廳在1999年就頒布了《柏林閉鎖循環系統和垃圾管理法」(Closed Substance Cycle and Waste Management Act Berlin, KrW-/AbfG Bln),確保在處理垃圾之餘也能達到環境和經濟效益,並特別規範廢水處理和有害垃圾的處理辦法。柏林市政廳也必須受議會監督,每年提供垃圾的審核報告和處理計畫。

柏林垃圾管理處在2010年發起了「柏林分類城市 」(Trenntstadt Berlin)的倡議,計劃藉由縝密的回收系統,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和發展再生能源、並建立一個閉鎖的資源循環系統使垃圾能百分之百的重複循環利用。

柏林市政府的城市發展和環境部在2013年發佈「柏林都市垃圾管理」,報告指出,柏林政府預計在2020年達到「完全回收」65%的家用垃圾、70%的工地廢棄物[3]。並計劃藉由垃圾處理,減少100萬噸的溫室氣體,在2010到2020年之間,減少總體25%的溫室氣體。而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就必須更有效地利用收集到的垃圾。

垃圾的發電 供160輛垃圾車與5%柏林家戶使用

以不可回收的家用垃圾為例,它們會被集中運送到潘科 (Pankow) 、賴尼肯多夫(Reinickendorf)或位於魯勒本(Ruhleben)[4]的特殊處理廠。先由機械挑出裡面的金屬 (每年約有8000噸的金屬藉由這項程序重新利用),剩下的垃圾在絞碎烘乾後,壓縮成取代化石燃料的替代品,運用在發電。

這項把垃圾轉化「綠色」燃料的技術,每年可產生約十萬噸的燃料,減少使用化石燃料所產生的溫室氣體 。根據BSR的資料指出,其所產生的再生電力,可提供大約5%的柏林家戶使用。而燃燒後產生的熔渣(每年約產生11萬噸)則會在處理過後成為建築材料 。


不可回收垃圾到綠色能源的過程。圖片來源:柏林垃圾管理處(BSR

柏林的有機垃圾則會被運送到魯勒本(Ruhleben)沼氣處理廠,每年大約生產七萬噸沼氣,所生產的能源最主要運用在BSR的垃圾車營運上。目前大約有160輛在柏林街頭的垃圾車,就是使用這些能源。

藉由利用有機垃圾來生產沼氣,不僅替BSR節省了大約250萬升的柴油採購,避免了大約每年9000噸的二氧化碳排放,相當於3000輛中型汽車的年排放量。同時也減少了露天堆肥所產生的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等溫室氣體,釋放到空氣之中。

除了生產沼氣之外,一部分的有機垃圾也會運送到賴尼肯多夫(Reinickendorf)的堆肥場,製作有機肥料並用於園藝和糧食生產。


BSR系統下的有機垃圾循環。圖片來源: 柏林垃圾管理處(BSR

盼2050年廢棄物管理達成零碳目標

2017年,BSR和柏林環境和氣候保護部簽署了第三個氣候保護合約(Klimaschutzvereinbarung des Unternehmens),從1997年至2017年這十年之間,BSR已經減少了23萬7000噸的二氧化碳 、並大量提升電動垃圾車的占比、替換高能源效率的廠房照明系統、提升垃圾能源轉換的效能等。

除此之外,BSR也自許為柏林能源轉型的領航者,早在2017年,BSR就已提出在2050年達到氣候中和的目標。BSR的執行長韋格羅斯博士(Tanja Wiegloß)指出:「BSR不能僅依靠過去幾年的成功,而是要走得更遠⋯⋯為此,我們將在未來幾年內投資1.3億歐元在『節能減碳和回應氣候變遷』上」。[5]

註釋:

[1] 根據柏林市政廳報告(Senate Department for Urban Development and the Environment, 2013)指出,柏林有80%的垃圾來自家用垃圾,只有大約20%來自商業和工業垃圾。

[2] BSR 直屬於柏林市政府,為公家單位。

[3] BSR尚未發布2020的回收報告,無法知道是否已在2020年達成這些目標。

[4] 為柏林不同的行政區域。

[5]“Wir ruhen uns nicht auf den Erfolgen der letzten Jahre aus, sondern legen nochmal eine Schippe drauf… Dafür werden wir in den nächsten Jahren 130 Millionen Euro investieren.“

作者

陳米蘭

德國慕尼黑理工大學博士研究員,氣候能源智庫EnTrans的共同創辦人和政策分析顧問、前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研究實習生。主要研究氣候變遷和能源轉型政策、政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