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藻礁告急 公投連署剩十天 離目標還差27萬份 | 環境資訊中心

搶救藻礁告急 公投連署剩十天 離目標還差27萬份

2021年02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 記者孫文臨報導

搶救大潭藻礁公投連署告急,環保團體經兩個多月在全台各地連署,目前僅有7萬多份連署書,距離安全目標35萬份還有一大段距離,而截止收件日只剩10天,若無法順利達標,將趕不上今年8月的公投。

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說,儘管看似不可能的任務,仍希望接下來每天全力拼出2.5萬份連署書以通過門檻,邀請更多民眾加入連署,守護珍貴的千年藻礁。

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在大潭藻礁

桃園大潭藻礁發現的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桃園在地聯盟提供

搶救藻礁公投連署艱辛  兩個月僅7萬餘份  剩下十天還差27萬份

桃園觀音海岸的大潭藻礁,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由殼狀珊瑚藻以每年0.5公分的速度,經數千年生成,包括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綠蠵龜、台灣白海豚等近百種生物都在此棲息,是全球少數僅存的現生淺海藻礁,國際保育組織Mission Blue更於2019年將大潭藻礁列為東亞第一個希望熱點(Hope Spots)。

然而,大潭藻礁卻長期遭到忽視,1996年開闢大潭工業區、2006年啟用大潭發電廠,都威脅到藻礁的生態環境。大潭電廠已是我國目前最大的天然氣發電廠,2017年就因該電廠供氣中斷導致815大停電。為配合能源轉型減煤增氣,台電又規劃於2022年新增三座燃氣機組,而中油也要於大潭海岸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從環評時就爭議不斷。

2018年環評初審時,專案小組認定本案對藻礁生態有重大影響,不應開發。中油則大幅修改開發內容,提出迴避藻礁生態熱區的替代方案,最終在官派委員投票支持下強渡關山,多位專家學者不願替本案背書而缺席,時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更因此辭官,被稱為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搶救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左一)與台電副總方振仁(藍衣)於大潭藻礁現勘。資料照,孫文臨攝

中油三接不只影響大潭海岸  學者:凸堤效應將使現存藻礁全面受害

環評通過後,中油三接已開始動工,但公民團體仍不願放棄,提起環評無效的行政訴訟,也透過《文資法》、《野保法》和《海岸管理法》等,希望相關單位將該處劃設為自然地景、保護區。潘忠政指出,農委會委託中研院的調查分析結論也建議將該處劃設為保護區,但桃園市政府和農委會、海委會卻互踢皮球,遲遲沒有下文。

「只要啟動自然地景審議,工程就要暫停。」各部會卻遲遲沒有啟動,潘忠政認為,藻礁一直無法「驗明正身」,應是政府部門護航中油三接。2019年動工至今,因當地海象不佳,工作船多次緊急避難,更一度擱淺在生態敏感區,破壞了0.58公頃藻礁,約需500年才能恢復原狀,一級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也受到損傷。

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認為,中油三接站工程,不僅直接影響大潭藻礁生態,工程帶來的凸堤效應,也將造成一端侵蝕、一端淤積,大潭左右兩側的白玉海岸跟已劃為生態保護區的觀新海岸也將會受影響,「現存的藻礁海岸全面受害,藻礁等於被判了死刑」。

潘忠政指出,「增氣減煤」只是能源轉型的短期政策,長期目標是要「煤氣雙減」,未來再生能源發展後,天然氣發電也會降低,「為了階段性的目標,卻要犧牲7600年的珍貴藻礁?」他曾多次呼籲,中油三接應遷址到台北港。

中油對此則多次回應,第三接收站遷移到台北港,時程上將比原計畫落後10年以上,無法趕上大潭電廠2023年新增機組的天然氣需求,將對發電及空污改善造成負面影響。

中油三接站在大潭藻礁持續施工

每年春季藻礁會呈現紫紅色,一旁的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則持續施工。桃園在地聯盟提供

由於環團、在地居民、學者多年來透過行政訴訟、抗議等行動都未能順利擋下開發,眼看大潭藻礁可能就要毀於一旦,因而在2020年12月發起搶救藻礁公投,希望用民主守護珍貴生態。然而,潘忠政直言,第二階段連署十分艱辛,兩個多月來團隊跑遍全台各地募集,仍只募到7萬多份,離法定目標的29萬份及安全門檻35萬份還差很多。

距離2月底公投連署收件截止日只剩10天,每日平均至少要募到2.5萬份,潘忠政希望有更多民眾加入連署行列,以實際行動守護台灣珍貴的天然海岸。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