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接站風速過強 每年恐斷氣27天 莊秉潔:經濟部應考慮放棄觀塘港 | 環境資訊中心

三接站風速過強 每年恐斷氣27天 莊秉潔:經濟部應考慮放棄觀塘港

2021年03月30日
環境資訊中心 記者孫文臨報導

珍愛藻礁公投送件後,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發起的首場座談於今(30日)登場。莊秉潔指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計劃興建的觀塘港冬季風速強,興建防波堤也無法擋風,風速過快將使天然氣船無法靠港,大潭電廠燃氣機組將因此斷氣或須以其他方式供氣,他直言,中油選址在觀塘蓋三接非常笨,呼籲經濟部嚴肅考慮放棄三接的觀塘港。

對此,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會把相關意見帶回去與中油討論。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則首次表示不惜賭上官位,若三接工程真的讓藻礁受影響,「我與文生,不會繼續待在政府體制底下。」

陳吉仲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發起的首場座談於今(30日)登場,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於現場表示,若三接工程真的讓藻礁受影響,將離開政府體制。截圖自直播影片

公投送件後首場座談會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出席

為保護桃園大潭藻礁生態環境,潘忠政領銜發起「珍愛藻礁公投」,希望透過公投要求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遷離大潭藻礁海域及海岸,獲得超過70萬份連署,並於3月19日順利送件至中選會,公投預計將於8月28日登場。

公投順利送件後,由莊秉潔等多為中興大學學者發起「學界『啟動社會溝通、共尋雙贏方案』連署」,至今已獲得超過124位學者響應,他們支持非核、減煤、降空污的政策目標,也重視大潭藻礁的生態價值,他們認為,三接站和大潭藻礁並非是只能二擇一的零和關係,呼籲政府應該盡速展開對話,尋找兼顧能源轉型與藻礁保育的雙贏方案。今日進一步邀集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農委會主委陳吉仲等人於中興大學舉行首場座談。

曾文生強調,政府推動能源轉型,以增氣減煤來穩定供電、減少空污與碳排,要達到「2025年天然氣發電50%」,其中大潭電廠規劃新建兩座燃氣機組,年發電量約137億度,估計可減少500萬噸燃煤發電量,但2020年台灣現有的兩座天然氣接收站負載率已達108%,因此需要在北部地區闢建一座新的天然氣接受站,來穩定供氣。


學者認為,三接站和大潭藻礁並非是只能二擇一的零和關係,呼籲政府應該盡速展開對話,尋找兼顧能源轉型與藻礁保育的雙贏方案。資料照。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陳國勤:大潭藻礁擁生物多樣性高,若遭破壞恐使生態失衡

學術界近年來發現,三接所在的大潭海岸擁有珍貴的藻礁生態系,生物多樣性極高。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代理主任陳國勤,綜整近年來學術界於大潭藻礁的研究成果,包含在大潭藻礁發現瀕危的柴山多杯孔珊瑚,300米內離岸愈遠的群體愈大,最大直徑達28公分;發現的一個新屬及三個新種的珊瑚藻,顯示當地的無節珊瑚藻多樣性;研究認為大潭藻礁是世界重要保育棲地等,都登上國際期刊。

陳國勤也指出,學者近年在大潭藻礁進行捕捉調查,證實魚類多樣性高,調查到的魚類耳石多樣性也高;由聲紋探測發現,該處甲殼類動物多樣性高;利用DNA條碼技術分析,發現有兩種蝦蛄是台灣新紀錄種,還有五種蝦蛄是資料庫中找不到的基因序列,顯示大潭藻礁為蝦蛄幼生的培育地。他強調,以目前所知的科學證據已足以說明大潭藻礁為重要稀有棲地,而且擁有很高的生物多樣性,並有一級保育珊瑚,若破壞藻礁可能會導致生態失衡。

曾文生則重申,目前規劃的三接迴避方案已避開潮間帶生態熱區,雖然工業港填區的鑽探報告有發現礁體,但水下攝影並無發現柴山多杯孔珊瑚與殼狀珊瑚藻。


學術界近年來發現,三接所在的大潭海岸擁有珍貴的藻礁生態系,生物多樣性極高。資料照。孫文臨 攝

莊秉潔:觀塘港風速超速機率高,興建防波堤仍難防斷氣

此外,莊秉潔則以氣候數據指出,中油三接的觀塘港選址很笨,當地風浪過大並不合適蓋天然氣接收站。他說,天然氣卸收運作有波高與風速的限制,波高大於1.5公尺、風速高於每秒12公尺就不能靠港供氣,「過去在台中接收站,幾乎每年都會發生天然氣船無法進港的狀況。」他指出,未來的觀塘港可能更加嚴重,「防波堤可以擋浪但不能擋風。」

據莊秉潔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28日的統計,觀塘港在10月有連續27天風速大於12(m/s),「但儲槽只有七天的容量,三接的天然氣可能會斷供。」相較之下,台北港只連續四天、林口港只連續五天每秒12公尺的風速。

莊秉潔進一步分析,同樣一段時間,觀塘、台中及麥寮港,同時連續風速高於12(m/s),達12天,亦超過安全容量7天,「表示現在及未來,以觀塘、台中及麥寮三座接受站為氣源的燃氣機組、工業鍋爐及家庭瓦斯極可能同時斷氣。」他說,2020年之所以沒有斷氣的原因,是燃氣機組提前降載,且台中港利用風速降低的幾小時入港補足氣源。

莊秉潔指出,即便進一步來看每小時風速,觀塘港在2020年11月27日到2020年12月6日,持續長達215小時,風速大於每秒12公尺,將近九天都無法進港供氣。相較之下,台北港與林口港僅分別為38小時及58小時。「建議經濟部嚴肅考慮放棄觀塘港,思考替代方案。」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指出,觀塘港的風速過快,天然氣船每年可能高達連續27天無法供氣。圖片來源:莊秉潔提供

莊秉潔指出,觀塘港的風速過快,天然氣船每年可能高達連續27天無法供氣。圖片來源:會議資料

對此,曾文生則表示,台北港的替代方案需要重走環評、興建至少需耗時11年以上,林口港則需要解決港口的法律位階、飛航安全等問題,需要「11+N年」以上,都無法如期供氣,「經濟部有持續思考各種方案,但事實的困境是,若我們替代方案離開觀塘案的環評範圍之外,台灣在2030年以前將無法完成一個可用的天然氣接受站。」

對此莊秉潔也建議,新的替代方案完成之前,可以於林口港做FSRU(浮式接收站)為臨時的過渡方案。他認為,若經濟部放棄觀塘案,拿經費加速推動FSRU,可同時達到保護藻礁、減緩空污、穩定供氣的效果。

陳吉仲:若三接真讓藻礁受影響,會與曾文生離開政府體制

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則建議,三接可以在往外海遷移,「如果遷到深度20米以外,就不需要浚挖工業港,可能可以加速工程速度,也能提高天然氣卸收的安全性。」他強調,政府應展現與民間溝通的誠意,找出雙贏的解決方案,才不會造成8月28日對撞雙輸的局面。

對此,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政府會主動釐清相關爭議的問題與答案,「不用讓環團朋友大費周章開聽證會。」他談到中南部的空污問題一度哽咽到中段發言,他強調,三接與大潭藻礁的爭議,不是保育就必須製造空污,也不是為了天然氣就要破壞藻礁,「如果三接蓋在那邊,真的讓藻礁受到影響,那我跟文生也會像順貴一樣,不會繼續待在政府體制。」

曾文生則表示,身為經濟部次長必然要擔負與民間溝通的責任以解決問題,會將學術界的意見帶回去與中油與台電及各部會持續研商,看能否找出更好的辦法。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