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生態永續的2024巴黎奧運 竟遭公民團體抗議 | 環境資訊中心

史上最生態永續的2024巴黎奧運 竟遭公民團體抗議

2021年04月16日
共同企劃:低碳生活部落格、環境資訊中心;文:趙偉婷(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號稱最永續的2024巴黎奧運,其媒體村預定地位於「古爾納夫公園」內。根據藍圖,公園綠地將被一棟棟水泥建築所切割,當地民眾恐失去休閒場所,對生態和生物多樣性也將造成危害。

延期一年舉辦的2020東京奧運仍籠罩在全球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的陰影下,雖然仍有風險,但是卻澆不息日本舉辦奧運的決心。遠在世界另一頭的巴黎,為2024年奧運準備的場館體建設也如火如荼地進行,法國政府更誇口巴黎奧運是史上最環保、最永續並且與企業共同營辦的「生態奧運賽事」,但從去年(2020)年底動工開始,數個公民、環保團體聚集在位於巴黎北方93省杜尼鎮(Dugny)的風之園(Aire des Vents)抗議。 到底他們在抗議什麼呢?

公園搖身一變成為奧運媒體村與未來生態村

這些團體原來是在抗議「奧運媒體村」的興建。媒體村預定地位於巴黎北方93省喬治・瓦爾邦(Georges-Valbon)行政區、俗稱「古爾納夫公園」(Parc de la Courneuve)裡頭。工程由「奧運圖書運輸公司」(Société de livraison des ouvrages olympiques, La Solideo)承包,將分兩階段完工。第一階段為2024年奧運前,提供全世界超過千家媒體進駐,2024年賽事結束後繼續施工,將此區打造為生態住宅園區,預計增加1300戶新住宅,大約可容納4000位居民。


2024奧運媒體村預定地為巴黎北方93省古爾納夫公園(Parc de la Courneuve)。圖片來源:Google Map

然而,此工程卻受到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大力反對,最主要原因是:新工程會占用公園一大部分綠地。反對團體表示,這片土地數十年來一直是當地居民休閒、運動、節日活動的用地,像是每年9月著名的大型遊園活動「人道報節」(Fête de l'Humanité)。公園內茂密的樹木和草地,不但是為當地稠密人口提供清淨空氣功能的「綠肺」,更提供了野生動物棲息的空間。

公園改建成奧運媒體村之後,綠地將被切格、蓋起一棟棟水泥建築,當地民眾恐將失去休閒場所,對生態和生物多樣性也將造成危害。全國環境保護運動組織(MNLE 93)和當地抗議團體與民眾,從去年(2020)開始已經多次向巴黎行政法院提起訴訟。

MNLE 93主席馬里・巴蒂(Jean-Marie Baty)說,興建永久性的奧運媒體村將損害當地居民權益,建議政府可以採用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COP21)的模式,建立臨時的媒體村。


古爾納夫公園為當地清淨空氣的「綠肺」以及居民休憩運動的場所。圖片來源:Julien_Flickr(CC BY-NC-ND 2.0)

配合大巴黎城市發展的奧運建設

對此,當地政府和承辦商表示,所有程序都按照規則執行且公開透明,更表示施工完成後,未來公園總面積其實是增加的——因為當地政府經過跟法國防部艱苦的談判,成功地收回了一塊占地約 13公頃、曾被用於儲存碳氫化合物的污染地,此土地會在奧運前清理完畢,作為射擊比賽場地,之後也會被納入公園的一部分。

而且此奧運工程乃是結合大巴黎地區發展計畫,未來將成為新興城鎮,除了解決當地房源供不應求的現象之外,更將藉由新公園地,串連體育館、學校與舊城鎮。

在地與國際賽事的衝突

其實,這已經不是巴黎奧運建設第一次傳出爭議,因為本次許多奧運場館興建地,包括93省聖旺、聖但尼島等都是大巴黎地區較貧困的區域。當地有20間公司、3間學校、旅館、學生宿舍以及外籍勞工宿舍皆因奧運選手村的工程而被迫遷移。工程期間更有300人需擠到狹小空間居住,讓居民們覺得相當受辱。另外,也政府缺乏政策溝通,這些本來就相對弱勢的團體,在奧運強列光環下的抗議始終無效。


為舉辦奧運賽事,大巴黎地區較貧困人口面臨迫遷,紛爭層出不窮。圖片來源:nicolas michaud_Flickr (CC BY-NC-ND 2.0)

奧運賽事紛爭層出不窮,從2016巴西的民生經濟問題、到2020東奧高額新建主場館與更換設計團體的爭議,再到巴黎奧運場館建設問題。在在顯示舉辦大型國際賽事時,兼顧當地人民的居住權、環境權與經濟的重要性。

號稱生態永續的巴黎奧運,到底能否對法國社會、社區有所助益,或只是另一次大型勞民傷財的國際慶典,仍須繼續觀察。

作者

趙偉婷

趙偉婷(Weiting),一個在法蘭西打滾多年的偽法國人,受高盧文化薰陶,熱愛繪畫、戲劇、美食。誤打誤撞的念到博士班,目前畢業於巴黎政治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