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在各國包裝米發現微塑膠 微波即食飯含量最高 | 環境資訊中心

科學家在各國包裝米發現微塑膠 微波即食飯含量最高

2021年05月24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儘管難以接受,但現在飲食購物清單上的各品項,可能都包括少量微塑膠。澳洲新研究發現,各國的包裝米都含有微塑膠,無論米是在泰國、印度、巴基斯坦還是澳洲種的。

微塑膠無處不在,澳洲新研究發現,各國的包裝米都含有微塑膠。照片來源:Niko Hörkkö(CC BY-NC-ND 2.0)

過去研究在茶、鹽、海藻、牛奶、海鮮、蜂蜜、糖、啤酒、蔬菜和軟性飲料等各種食物中發現微塑膠,即小於5mm的塑膠碎片或纖維。自來水中也有,瓶裝水更多。

在陸地和海洋環境中,大多數科學家見過的地方都發現了微塑膠,包括那些最偏遠的地方。微塑膠威脅著野生動植物,甚至造成死亡。

但是這些無所不在的塑膠到底如何影響人體健康?澳洲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環境污染專家泰勒(Mark Taylor)教授說:「沒人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是缺乏證據並不表示問題不存在。」

科學家分析發現 來自各國的米也摻了微塑膠

上週澳洲科學家的一份分析指出,從昆士蘭州超市和雜貨店購買的米,結果在每件樣本中都發現微塑膠,無論米是在泰國、印度、巴基斯坦還是澳洲種的,是用塑膠還是紙包裝的,都有。

洗米可以洗掉一些微塑膠。但是這項研究使用特殊的過濾水洗,大多數家庭只能自來水,而其中含有微量塑膠。微波即食的米飯所含微塑膠最多,但整體而言量很少。

研究顯示,每100公克未經清洗的米飯,通常含有3.7毫克的微塑膠,清洗後則含有2.8毫克,即食米每100公克含13.3毫克塑膠。一粒米重約30毫克。

研究主要作者、昆士蘭環境健康科學聯盟(Queensland Alliance for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的歐布萊恩(Jake O’Brien)博士說,微波即食樣本中的塑膠含量較高,很可能是因為包裝前進行的額外處理,而不是來自塑膠包裝本身。

根據這份研究,米有很多機會摻進塑膠,從土壤、撿拾、儲存、運輸和加工機器,再到包裝和處理。

以澳洲人的米平均消費量而言,每年大約會吃下1公克塑膠。

過去研究顯示 微塑膠同樣存在於室內空氣、人體 甚至胎盤中

歐布萊恩在蝦、牡蠣和沙丁魚中發現微量塑膠,污水處理廠剩餘的固體污泥中也有。這種污泥又叫做生物固形物(biosolids),被廣泛用於農田上的肥料和土壤改良劑。有科學家已經在研究,這種應用是否會讓家用微塑膠大量進入農業土壤。

微塑膠不僅存在食物中。麥覺理大學月初發表的研究發現,室內空氣中塵埃的樣本,40%是微塑膠。

人類糞便中有微塑膠,顯然人體內有。義大利科學家在醫院設立無塑膠分娩室,然後檢查胎盤,竟然也有微塑膠。

進行灰塵研究的泰勒表示,現在很難說吸入塑膠會對健康造成什麼問題,當然這並不代表未來的研究不會發現問題。

學者:很難釐清微塑膠是否對人體有害,但劑量決定毒性

阿德萊德大學毒理學家穆斯格雷夫(Ian Musgrave)教授說,因為人體暴露於太多其他各種物質了,很難釐清微塑膠是否對人體有害。「這非常困難,因為我們生活在有很多其他物質的環境中。不過有一個大原則,就是劑量決定毒性。」

多項研究顯示,海鳥和魚類等許多海洋動物都在攝食微塑膠,但要分離維塑膠和所有其他污染跟壓力的影響是困難的。

同樣地,越來越多研究指出微塑膠對實驗小鼠的影響,一些科學家說,如果劑量足夠高,微塑膠會影響生殖。

德國科學家2019年的研究檢查了34種家用塑膠產品,從淋浴拖鞋、裝水果的塑膠盤、優格杯和菜瓜布。

許多產品都含有有毒化合物,但穆斯格雷夫說,這些產品在酒精溶液中浸泡了一個小時,這個過程不會在人體中發生。但他認為,塵土飛揚的環境通常有害,纖維(無論是塑膠還是其物質的纖維)也會引起呼吸問題,來自道路輪胎磨損的橡膠和微塑膠顆粒也值得憂心。

澳洲紐西蘭食品標準局表示,「有關潛在暴露和健康風險的科學證據越來越多,但是我們目前的觀點是,食品供應鏈中的塑膠污染不太可能對消費者造成任何立即的健康風險。」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