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獁象牙貿易:滅絕物種與現存大象之間的微妙關係 | 環境資訊中心

猛獁象牙貿易:滅絕物種與現存大象之間的微妙關係

2021年06月03日
文:帕維爾·特瑞帕夫(Pavel Toropov,過去十年一直在中國從事戶外產業相關工作, 他擁有生態學博士學位,為《南華早報》、《國家地理雜誌》和《跑者世界》及其他出版機構撰寫文章)
在嚴格的出口限制和中國象牙禁令影響之下,開採俄羅斯猛獁象牙的盈利空間大幅下滑。

雅庫茨克的一位手工藝者正在用猛獁象牙進行雕刻創作。數十年來,西伯利亞象牙行業一直很賺錢,但如今卻開始走下坡路,主要是因為中國在2018年頒布了象牙貿易禁令。圖片來源:Sergei Karpukhin / Alamy

薩哈(雅庫特)共和國(Yakutia)位於西伯利亞東部,隸屬於俄羅斯聯邦,石油、天然氣和鑽石資源儲量豐富。但是,雅庫特族居民德米特里(Dmitry)卻表示,城市以外地區以及原住民聚居區的經濟狀況其實非常糟糕。「打獵和捕魚是當地僅有的謀生方式。現在,甚至連捕魚都必須獲得許可。不過,還好我們還有『kost '』!」

『kost '』在俄語裡是「骨頭」的意思,而德米特里(化名)指的其實是猛獁象牙。收集和出口猛獁象牙讓當地人獲得了最需要的現金收益。不久前,德米特里還曾開過一家貿易公司,專門向中國大陸和香港出口猛獁象牙。

全球反象牙貿易行動給德米特里這樣的猛獁象牙商人帶來了不小的影響。由於訂單驟減,猛獁象牙的價格也隨之崩盤。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香港辦事處負責生態保護的戴維·奧爾森(David Olson)向我們解釋了兩種象牙的差異:「完整的猛獁象牙與現代大象象牙的形狀有明顯區別。而且,猛獁象牙的橫截面有快速生長形成的圖案。有時,猛獁象牙中某些特定礦物質還會在紫外線燈照射下有螢光反應。但是,如果將其切割成小塊或做成小飾品時,可能就不那麼容易分辨了。」

亞歷山大(Alexander)是一位來自薩哈共和國的專業象牙雕刻師,主要製作紀念品和禮物,比如隨身碟或微縮帝國風暴兵頭盔樣式的袖扣。他說,儘管猛獁象牙和現代象牙差別很大。但是,取自核心部位的高品質猛獁象牙也能用來冒充普通象牙,除了專家一般人看不出來。

儘管如此,環保工作者仍然擔心,滅絕許久的猛獁象可能還是會讓它們的現代表親走向滅亡。

「開採」猛獁象牙

距今不到5000年前,如今的俄羅斯聯邦境內的最後一批猛獁象徹底滅絕。當時猛獁象的主要棲息地——廣闊的北方草原受氣候變化影響而消失。猛獁象也隨之消亡。猛獁象的體型與非洲象類似,但是它們的獠牙更長且下端呈螺旋狀,有些像開瓶器——這種特殊形狀被認為是猛獁象在冰河時代冬季進食時最好的除雪裝置。

數十萬年來,隨著西伯利亞猛獁象的滅絕,大量的象牙被封存在了永久凍土層中。


1915年的一副長毛猛獁象插圖。氣候變化導致猛獁象在西伯利亞的主要棲息地消失,象牙也被封存在了永凍層中。圖片來源:Alamy

如今,全球變暖使得永凍層解凍,不少猛獁象牙也「浮出表面」。此外,人們也開始發掘開採永凍層中的猛獁象牙。

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猛獁象牙都來自薩哈共和國。據俄羅斯媒體報導,2018年之前,猛獁象牙每年出口超過100噸,其中90%運往中國。這是因為中國市場規模巨大,而且象牙和骨雕歷史悠久。儘管俄羅斯對猛獁象牙的開采和出口進行了監管,但是仍然有三分之一的交易存在某種形式的違規。

多年來,在中國市場需求的刺激下,俄羅斯的猛獁象牙出口熱情日漸高漲。2012年,甚至有官方提議將猛獁象牙與石油、天然氣一道並列為俄羅斯的儲備資源。

為了牢牢把握蒸蒸日上的對華貿易,將其統籌到同一個官方銷售渠道內,薩哈共和國政府在2018年宣布計劃對中俄之間的猛獁象牙開采出口進行壟斷。但是到目前為止,這些計劃還未取得任何實質進展。

俄羅斯法律允許直接收集已經暴露在地面上的象牙。但是,在西伯利亞尋找猛獁象牙的人們卻沒有把這項規定當回事。他們用大型水泵衝擊永久凍土層,使其融化,然後挖掘藏在其中的象牙。

德米特里說:「環保人士很不滿,說這樣會污染河流。但是與天然氣和石油生產商在這裡的所作所為相比,這樣的環境損害簡直不值一提。」薩哈共和國是全球主要的化石燃料出口地之一。德米特里補充道,不少象牙開採商背負重債購買了一個開採季所需的燃料和設備,但是「產量」卻很有限,最終賠得精光。

開採方會將象牙出售給象牙商人。在俄文互聯網上,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家將猛獁象牙從俄羅斯合法出口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貿易公司。

德米特里說,夏天結束的時候,中國商人會深入西伯利亞會見「專業」的象牙開採隊(brigadas),而那時後者已經在野外發掘了好幾個月。

「開採隊會告訴中國商人,比如品質最好的象牙(kost')會開出一公斤40000盧布(540美元)的價格。而中國商人則會還價說,『15000盧布一公斤,我全要了』。開採隊常常急需資金來支付前期成本,所以會當場廉價批量出售猛獁象牙。」

接下來最大的障礙就是將象牙帶出俄羅斯。

德米特里笑著說:「俄羅斯沒有大象。但是要想出口象牙,你還是得拿到一份證書,證明要出口的象牙是猛獁象牙,而不是普通象牙。」

「象牙出口之前還必須接受專家檢查,確定其不是文化遺產或具有科學價值。出口方還必須說明象牙的具體採集地點、在森林中使用的運輸工具以及後續出口的具體航班等信息……一次裝運的全部流程大約需要兩個月。」

他補充說,現在管控越來越嚴了。2020年11月,俄羅斯海關因為申報材料有誤沒收了四噸猛獁象牙。被沒收的那批出口象牙品質很高且具有文化價值,但是出口商並未如實填報信息。

猛獁象牙的品質可能會有很大差異,因為每個猛獁象牙在地下都有幾千年的獨特歷史。

德米特里解釋:「猛獁象牙會被分為A、B、C、D四個等級。D級代表象牙已腐爛。在俄羅斯,A級象牙產品的價格為每公斤20000至25000盧布(約合260至330美元),B級為每公斤10000至15000盧布。完好無損的象牙可以賣到很高的價錢。但是,來自同一隻猛獁象的成對象牙才是最值錢的,一般都會拍賣出售。」

注定消失的產業

2018年中國頒布象牙貿易禁令後,猛獁象牙需求驟減,德米特里不得不關閉了自己在香港的猛獁象牙生意。這項禁令被嚴格執行。全國也展開嚴厲的打擊活動。象牙商店和雕刻作坊大量關閉。象牙價格隨之下跌,中國買家的熱情逐漸冷卻。

德米特里解釋說,這項禁令也影響了猛獁象牙貿易。「在中國,這類交易現在受到嚴密監控,人們購買猛獁象牙時也會非常小心。比如我們在淘寶賣貨時顧客會問,『確定不是普通象牙嗎?買這個會犯法嗎?』」


2015年,香港一家雕刻和珠寶工廠的工人舉著一個普通象牙,站在一堆猛獁象牙中間。過去,香港的象牙生意利潤豐厚,但是2018年中國禁止象牙貿易之後,許多商店和作坊都倒閉了。圖片來源:Bobby Yip / Alamy

根據《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數據,2014年,頂級猛獁象牙在中國市場的價格曾經達到每公斤1900美元的高點。德米特里說,現在一公斤的價格已經降到300至460美元。

根據德米特里的說法,價格達到頂點之後的首次回落主要是因為中國商人大量前往薩哈共和國採購象牙,導致市場供過於求。

一些人曾預計,隨著象牙禁令的實施,合法猛獁象牙貿易會取代非法象牙貿易,從而消納被壓抑的需求並推動價格回升。德米特里並不認同這個看法。他表示,猛獁象牙並不像象牙那樣具有吸引力:「這其實跟風水有關,猛獁象已經滅絕了,所以寓意不好。普通象牙是雪白的,而猛獁象牙總會有點發黃。猛獁象牙加工的時候,聞起來甚至會有一點齲齒的味道!只要還有普通象牙,人們就肯定會買普通象牙。猛獁象牙只是給狂熱愛好者準備的。」


2009年,中國廣州一家古董店展出的象牙製品。普通象牙比猛獁猛象牙更受中國消費者的青睞。圖片來源:ames Pomfret / Alamy

對猛獁象牙商人來說,還有更糟糕的消息,因為西伯利亞猛獁象牙供應即將停止。去年10月,薩哈共和國政府宣布了一項全新的法律:從2021年起,猛獁象牙,包括那些從體重超過100公斤的動物身上取下的牙齒,以及所有完整或總長超過3米的長牙都將被視為具有文化價值和科學價值,並嚴禁出口。這令象牙開採商痛苦不堪,因為這項法律幾乎囊括了所有具有出口價值的猛獁象牙。

保護和復活

控制猛獁象牙供應對保護大象族群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

奧爾森說:「我們知道,之前曾經有人篡改信息,利用合法猛獁象牙貿易的貨運憑單來運輸剛被殺害的非洲象的象牙。隨著象牙禁令的實施,我們正在嘗試評估這類非法行為可能增加的幅度。」

永凍層中發掘出來的不僅有象牙和骨頭,有時也會有完整的長毛猛獁象殘骸。有些甚至保存得非常好,以至於通過DNA復活原始物種的做法似乎也不再是科幻小說中的場景。目前,一些科學家正在努力通過生物複製技術復活這個古老物種。

去年,長毛猛獁象(Mammuthus primigenius)又差一點與現存物種一道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件二中。由於越來越多的人擔心會有不法分子將象牙製品偽裝成猛獁象牙製品進行交易,以色列正式提議將長毛猛獁象列入CITES嚴格控制貿易物種清單。

不過,這個提案並未獲得通過。CITES委員會認為,沒有充足證據證明存在象牙被偽裝成猛獁象牙的情況,並補充說將猛獁象列入清單可能還會導致猛獁象牙走私,引發「此前沒有的執法問題」,「分流」現有大象族群的保護資源。

如果這項提議獲得通過,那麼長毛猛獁象將成為史上首個受《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保護的已滅絕物種。當今自然界面臨的無奈狀況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