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育海龜和海草床 馬達加斯加永續管理海洋的社區行動 | 環境資訊中心

復育海龜和海草床 馬達加斯加永續管理海洋的社區行動

2021年06月21日
文:李育琴(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2021-2030年是聯合國宣布的「生態系復育十年」,包括農田、森林、草原和熱帶草原、山脈、泥炭地、城市地區、淡水和海洋等生態系統,急需緊急復育。由於大面積的土地退化影響著許多世界邊緣、貧困的社區,若不積極復育,聯合國預估全球將有32億人口會因生態系消失遭受衝擊。

全球環境基金(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GEF)近期通過支持一系列計畫,協助部分國家在COVID-19疫情後的自然資源復育與保護行動。GEF計畫經理豐塞卡(Gustavo Fonseca)指出,「從推廣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到提供替代收入來源支持在地社區,再到納入綠色振興的原則,這些行動不僅有助於避免未來全球疫情大流行,而且在當前的困難時期,能夠紓解在地利害關係人所面臨的困境。」

在全球十大生物多樣性熱點之一的馬達加斯加,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UNEP)所執行的計畫,是支持該國政府針對北部和西北部海岸的海龜族群和海草棲地,推動永續及包容性的管理。


在全球環境基金的支持下,馬國政府保育北部及西北部的海草棲地。圖片來源:GEF

馬達加斯加的海龜和海草床受到廣泛的人為威脅,從野生動物販運到破壞性漁法等。該項計畫將結合保育組織和在地社區,支持當地進行海洋資源永續管理,以及推動生態旅遊、永續漁業和新的綠色企業等替代性作法,在保育生物多樣性的同時,為在地居民創造獲益與福祉。

保護馬島西北部具有重要價值的海草床生態系

馬達加斯加是全球第四大島,擁有豐富且大量獨特的動植物,由於與世隔絕,島上超過 90% 的生物多樣性是地球上其他地方所沒有的。當地居民主要過著傳統農村生活,尤其在山海交會處的偏鄉,80%的居民高度仰賴自然資源而活,這使得人民在獲取糧食、燃料及金錢收入時,往往過度利用自然環境造成匱乏。


馬達加斯加為全球十大生物多樣性熱點之一。圖片來源:Jean-Philippe Déranlot

馬達加斯加廣大的海岸線布滿珊瑚礁、紅樹林、海草床、河口和沿海沼澤等地形,在北部和西北部地區,海草床所構成的生態系,對於海洋生態、漁業資源和氣候變遷因應等具有重要價值。

馬島西北部索非亞區(Sofia Region)的薩哈馬拉扎(Sahamalaza)國家公園,擁有6465公頃的海草棲地。研究發現,莫三比克北部海峽是西印度洋海草種類最多的地方,種類多達12種,而馬達加斯加西北沿海地區就有9種。UNEP的報告指出,海草床提供了造氧、穩定海底、生產有機物和固碳等多種功能,也是許多生物的食物來源、產卵區和避難所。

海草床影響著沿海居民的糧食安全。熱帶地區的沿海居民採集海草、無脊椎動物等,以獲取飲食中的蛋白質。海草床是許多海洋魚類和無脊椎動物的重要繁殖地,尤其有高商業價值的魚類棲息於此,因此漁業的產量仰賴著健康的海草床。


馬達加斯加海岸線有多種地形,紅樹林和海草床孕育重要的生態系。圖片來源:Erika Varga from Pixabay

瀕危海龜面臨野生動物販運威脅

不過,根據研究,全球海草床的分布正以每年約7%的速度消失。馬達加斯加北部和西北部海草床所受到的威脅,包括來自陸地的徑流、沿海開發、漁船拖網捕撈,以及沿海居民圍網捕撈等非永續的漁法。

當海草棲地受到威脅,影響所及是海洋瀕危物種海龜的生存。馬達加斯加的整個西海岸是綠蠵龜的遷徙路徑和築巢產卵區,這裡多樣化的海洋棲地提供了生長良好的珊瑚礁、小島嶼、廣闊的海草床和紅樹林等環境,幾個沿海的小島經常有海龜上岸產卵覓食。

IUCN瀕危動物紅皮書中的五種海龜出現於此,有極度瀕危(CR)的玳瑁和革龜,以及瀕危(EN)的綠蠵龜、赤蠵龜和欖蠵龜。然而海洋環境持續惡化,使海洋生物的棲地慢慢消失或惡化。全球暖化是海龜面臨的五大威脅之一,此外還包括漁業影響、沿海的開發及污染、病原體以及海龜販運等。

報告指出,整個印度洋西部地區的人們,長期以捕捉海龜獲取肉、蛋、龜殼、龜皮和油脂等。此外,由於國際海龜違法販運狀況持續增加,促使當地人們販賣海龜以獲取額外收入。


馬達加斯加西海岸是海龜的遷徙路徑和築巢產卵地。圖片來源:Pikwizard

設立海洋保護區與地方管理的海洋區

為保護沿海地區海洋棲地,馬達加斯加政府以設立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s,MPA)和地方管理海洋區(Locally Managed Marine Areas, LMMA)來減少對海草和海龜的威脅,以永續海洋資源。

海洋保護區的設立,為海龜保育帶來具體成果。生態觀光成為當地萌芽的產業之一,熱愛潛水的國際遊客紛紛來到西北部的小島嶼,享受與海龜同游的體驗。為實現愛知目標擴大保護區劃設,2015年地球日,馬達加斯加政府共同發表「雪梨承諾」(The Sydney Promise),將海洋保護區面積擴大二倍,有些即採用了「地方管理的海洋區」模式。

這項計畫將如何進一步保護及復育海草床和海龜棲地呢?全球環境基金指出,其一是推動在地居民復育海草或海藻,培訓居民成為環保大使,定期監測海草棲地,鼓勵民眾改變沿岸破壞性的圍網式漁法、減少沿岸逕流污染海域等,透過社區永續管理海草棲地,維護綠蠵龜和海草床的整體生物多樣性。

海草對於馬達加斯加國內的社區而言,具有相當的文化價值,而位在哈拉島(Nosy Hara)海洋公園的沃西拉瓦(Vohilava)社區,每年祭祖祈福儀式時,海龜也扮演著重要角色,這是當地的自然與文化資源。因此,計畫也將透過發展生態旅遊,提供居民替代性收入來源。

在馬國政府部門和相關保育組織的合作下,希望示範如何藉由海龜和海草棲地的永續管理,創造經濟和生計效益,促使當地社區行為改變,並且積極參與海龜和海草的復育。

非營利組織帶來創新作法  保育更能創造收入 

合作夥伴有海洋保育組織「藍色創投」(Blue Ventures)、馬達加斯加行動(Madagascar Action)、馬達加斯加社區中心保育組織(Community Centred Conservation,C3)和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WCS)等。他們擁有豐富的在地合作經驗,透過以社區為基礎的調查和管理工作,發展相關保育管理方法,同時能將知識和技能傳遞給在地組織團體。

創新的作法包括發展微型金融和保險,幫助過去自給生活的社區,採用永續漁業進入市場。經過調查和評估,可發展的社區事業包括生態旅遊、旅宿、水產養殖、養蜂、永續農業、製鹽、觀賞魚養殖、蠟染和縫紉、工藝品製作等。

自2003年以來,非營利組織「藍色創投」就在地方管理的海洋區「維隆德里克」(Velondriaka)進行相關計畫,與當地社區一起監測海草並展開社會推廣活動,希望減少破壞性的捕撈法。其作法,是透過保護生物多樣性同時讓地方獲益。


藍色創投在馬島協助地方管理的海洋區推動封閉期,最後帶來章魚豐收的成果。圖片來源:Blue Ventures

十多年前,藍色創投支持社區嘗試關閉當地的珊瑚礁數個月,禁捕章魚,而當關閉期結束後,居民的章魚捕撈量和收入都倍增,創造了漁業豐收的榮景。這項作法吸引了周邊其他社區的仿效,進而催生馬達加斯加第一個地方管理的海洋區,引發一系列的草根海洋保護革命,至今馬達加斯加已有64個地方管理海洋區,17%的海床是由地方自主管理。

另一非營利組織C3則在國際組織支持下,在地方管理的海洋區,培訓社區成員進行基礎海龜和海草調查,並任命社區居民成為「環保大使」和年輕的「初級生態警衛」,一起製作環保教材、舉辦村莊推廣活動,傳播保育的資訊。

他們在社區中,針對漁業法規、氣候變遷、物種和棲地等議題,進行密集的推廣活動,馬達加斯加C3主席拉科圖里米諾(Lalarisoa Rakotoarimino)說,「只有讓在地社區充分了解海洋保護區的目的和目標,才能真正激勵和動員社區一起來維護保護區。」

地方管理的海洋區,著重在地方的自主管理,藉以永續經營海洋資源,因此C3透過整體評估既有的海洋保護區功能,例如傳統知識和禁忌、治理、社會經濟和生物多樣性、財務永續性等,發展在地社區治理和實施管理計畫的能力。


馬達加斯加C3在當地社區建立社會企業,以替代性收入取代過去非永續的漁法造成棲地破壞。圖片來源:C3 madagascar

藉由建立社區企業,減少社區居民對捕魚收入的依賴,同時培訓環保大使,負責教育在地居民,推廣永續發展和環境保護的觀念。C3指出,在過去兩年,當地漁業違規行為已減少90%,且不再出現儒艮或海龜死亡事件。他們所經營的社區企業包括生態旅遊和養鴨等,如今也蓬勃發展,這些替代性作法皆有助於減輕珊瑚礁和海草的壓力和威脅。

UNEP計畫經理盧克(Victoria Luque)表示,「氣候變遷加劇了生物多樣性流失和人畜共通疾病的增加,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利用這個意識,我們希望召集在地社區、決策者、科學家和企業共同參與創新方案,並採取果斷的行動保護此指標性物種及其棲地,進而保護人類和地球。」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