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企業還在污染淡水河?點擊污染地圖,126家污染企業現形 | 環境資訊中心

哪些企業還在污染淡水河?點擊污染地圖,126家污染企業現形

2021為淡水河做一件事調查報導 #2

2021年07月09日
轉載自CSR@天下;文:黃昭勇;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2020年,淡水河流域的重度污染河段比例,從去年的2.9%上升到6%,除了未接管的家庭污水,還有哪些企業在污染淡水河?

「沒想到離市區不到20分鐘車程的淡水河邊,還有這麼個可遠觀山、近戲水的地方,我們在台灣的經營可以有更多發展。」從香港來到北市後火車站太原路經營漫步1948民宿的Mark跟Beatrice夫婦,看著基隆河與淡水河匯流處的社子島,滿是驚艷的神情。

Mark穿著短褲、T恤,因愛玩水曬得略顯黝黑,曾經帶朋友從武陵到墾丁、三天兩夜體驗四季變化,不斷發現台灣的美。談到淡水河沿岸,他納悶,「怎麼有這麼多鐵皮屋?堤防內外的垃圾怎麼撿也撿不完!實在太可惜了。」


2021年5月9日,「為淡水河做一件事」河堤保護行動過程中,驚見島頭公園的堤防內外全都是垃圾。圖片來源:CSR@天下

這裡,是社子島的島頭公園。

5月9日正午,新冠肺炎疫情在台灣大爆發的前一個高溫週末,天下雜誌「CSR@天下」團隊與台北藝術大學老師涂維政帶領的學生們,共同號召水系公民一起淨河,收集來的垃圾原本打算在「為淡水河做一件事2021」的活動上創作藝術品,但因疫情升溫改為線上體驗活動。


2021年5月9日,CSR@天下與流域美學藝術啟動團隊,號召全台灣水系公民在母親節當天完成「河堤保護行動」,為淡水河做一件事。圖片來源:CSR@天下

Mark夫婦帶著兩個稚齡的小女兒參與活動,站在堤防上往他們熟悉的關渡自然公園看去,山、海、河形塑出多面貌的自然景觀。堤防另一頭是禁建卅多年的社子島,入眼的是一處處雜亂的鐵皮屋,有工廠、資源回收中心與垃圾堆置場。

巷弄民宅內的鐵皮屋工廠,往往是污染來源

鐵皮屋工廠並非社子島獨有。


社子島鐵皮屋遍佈。黃昭勇攝

台灣逾百萬家公司,九成以上是員工數少、資本額小的中小企業。其中,有許多是從家庭式工廠開始,鐵皮屋更是常見的廠房配備。

其實,不少上市櫃公司的生產線也設在鐵皮屋裡,也有企業的鐵皮工廠進化成為綠建築,嚴格檢視環保措施。但許多不在工業區或特定園區內、藏身於巷弄民宅河岸邊的鐵皮屋工廠,卻往往是河水的污染來源。

從社子島往淡水河上游,經洲子尾溝進入新北市,再到蘆洲的鴨母港溝;走水路,可以一直到中山一路、二路與四維路的交界。這兒有歷經十年整治、啟用沒多久的鴨母港溝礫間污水處理廠,瀑布式的水流經處理後注入大排。

鴨母港溝因為幾無坡度、流速緩慢,河川自我淨化功能難以發揮,降雨不足時、基礎流量過低,帶不走層疊堆積河床的污泥,讓河水發出惡臭,曾經名列新北四大「黑龍江」之一。這些污染的底泥,很多就是來自上游的家庭工廠廢污水。


鴨母港溝。黃昭勇攝


鴨母港溝。黃昭勇攝

事業廢水比家庭污水更棘手

礫間,顧名思義就是石礫與石礫的間隙。

鴨母港溝礫間污水處理廠就位在前述的交界處,一棟約30、40坪的二層高建築內,置放了數萬顆約拳頭大小的礫石,當污水流過,逐漸附著在礫石的微生物會形成生物膜,可將從礫間流過的家庭污水淨化。目前,每天可以處理3000噸的污水,比一個奧運標準泳池的2500噸容量還大,成為鴨母港溝的重要流量。

然而,礫間廠可以淨化家庭污水中的氮、磷等有機物,卻無法處理含有重金屬的工廠廢水。想要讓整治過後鴨母港溝愈來愈清澈,就必須要找出污染源,尤其是工業廢污水。


鴨母溝礫間廠。黃昭勇攝

以礫間廠為中心、半徑2公里的範圍,就有10、20家電鍍工廠。其中,直線距離約1公里的金沛電鍍,就是家隱身在三重中正北路巷弄內的家庭工廠。2020年,金沛因為違反水污染防治法,被新北市環保局確定裁罰4次,一整年的累計罰款逾25萬元,而該公司的實收資本額不過100萬元,目前罰款還在分期繳納中。

金沛電鍍曾經撤銷公司登記,也更換過公司負責人;與金沛的住址相差門牌號碼15號的萬昌電鍍,也曾因為違反水污法遭罰款,去年公司已解散。規模小、公司狀態改變、更換負責人等因素,都讓環保查緝與後續執行罰款相對困難。

鎖定小流域整體稽查,提高環保查核精準度

為了找出這些結構性污染源,新北市環保局運用智慧監控水質感測器、專利樹脂包等科技與全新思維進行環保稽查。


智慧監控水質感測器。黃昭勇攝

全新思維指的是現在的環保稽查會結合「檢、警、環」等共同組成、外界稱之為「環保重案組」的團隊,專打結構性污染。新北環保局簡任技正許銘志指出,過去只有環保單位前往稽查時,廠商如果拒不開門,稽查人員沒有公權力要求開門,但配合檢、警與事先準備,對這些企業就會有嚇阻力。

許銘志指出,「我們現在是7-11、24小時進行稽查,讓廠家知道不是只有上班時間會來,別想趁空檔偷排污水,」他說,稽查、罰款都只是手段,「更重要的是讓他知道哪裡錯了?可不可以改正?讓業者的違規成本拉高,才能斷絕污染源」。

2020年新北環保重案組針對鴨母港溝進行「511電鍍專案」,一舉查到9家電鍍廠違規,「光是這一天就動員了200多人,」許銘志說,這次是以小流域的範圍整體稽查,事先要準備充足的證據與資料。

小流域內的鐵皮屋工廠已存在30、40年,許多暗管、繞排甚至是在房屋興建以前就存在。這裡的許多電鍍廠都是樓上住家、一樓客廳即工廠,污水管也沒也有建立,更不會有資料。

新北環保局水保科科長曾士豪與同仁,經常穿著類似採茶裝、全身包覆防曬,在烈日下檢測水質。鴨母港溝裡的智慧監控水質感測器,可以自動監測酸鹼值、水溫、溶氧、導電度等基本數值,而且是每分鐘上傳到水科技物聯網應用平台,可以即時監控水質。


新北市環保局同仁經常著採茶裝、全身包覆,進行水質監測。黃昭勇攝


新北環保局在鴨母港溝投放樹脂包,測定污染的範圍。黃昭勇攝;阮怡婷後製

團隊從背包拿出一顆乒乓球大小的樹脂包,這個與台大教授張尊國團隊合作的技術,可以限縮污染源的排放範圍。曾士豪解釋,傳統家庭工廠多是擠在巷弄裡,不容易區分出誰是污染的製造者,但透過即時連續監測,可以鎖定污染排放的時間,再用樹脂包測定污染的範圍,對照附近工廠的營業項目、進出貨紀錄,就可以提高精確度,在環保查核行動日之前,證據就準備好了。

2020年,至少還有126家企業在污染淡水河流域

這樣的深度稽查,需要長時間的布局與分析,還無法全面執行。新北市2020年執行了25家深度查核,處分了19家,處分金額達1217萬元,罰款占查核的比例高達七成六。對比2018、2019年的環保查核資料,新北市水污染查核後成功罰款的比例分別是5.56%與3.91%,顯示環保深度查核相當精準。

2020淡水河流域企業污染地圖。資料來源:環保署、綠盟「透明足跡」網、公開資訊觀測站。資料彙整:黃昭勇。地圖製作:阮怡婷、陳亭妤。

然而,不只家庭式工廠,淡水河流域流經的桃園、新北、台北與基隆市,2020年因違反水污法遭罰款的企業超過百家、總罰款金額逾1.3億元,其中更不乏知名的上市公司與經濟部等所屬的單位。

依據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簡稱綠盟)串接各地環保局的污染企業列管與查核資料網站——透明足跡,位在淡水河流域四大都市、累積污染罰款超過10筆,且2020年有因為違法水污染防治法遭罰款的企業共126家。其中,桃園市的順麟印染蘆竹廠與經濟部觀音工業區服務中心,2020年遭罰款次數都是13次,累計罰款金額分別為2069萬元與1726萬元,都是屬於污染情節重大的「慣犯」。

綠盟常務理事賴偉傑指出,過去企業、組織的污染與裁罰資訊不公開,這其實是政府治理上的一大問題。綠盟爭取多年,終於讓環保單位願意公開部分資訊,讓民眾可以透過海量的數據資料庫監督。他說,像是把淡水河流域的38個測站跟遭裁罰企業的資訊結合,也有助釐清污染源,對症下藥。

5年遭罰款52次,印染廠成水質殺手

位在蘆竹區的順麟印染雖然不直接影響淡水河流域,但對於整個水體的傷害相當大。根據透明足跡數據,順麟近五年至少有52次因違反污染防治法遭罰款的紀錄。這家印染廠成立30年,2019年開始即有多筆罰款未繳,甚至由法院裁定強制執行,但廠商仍持續有污染行為,累計罰款2000多萬元,已接近實收資本額4800萬元的一半。

觀音工業區污水處理廠原本由服務中心環保組操作、營運,因近年工業區內部分廠商轉型為高科技產業,排放廢水量激增,因此改採公辦民營的方式委外經營,目前是由力麗集團旗下力麒關係企業元山林開發事業經營。

由於區內廢水量超出原設計處理容量,觀音工業區污水處理廠遭罰款的次數更高達155次,2020年10月28日的稽查,桃園市環保局更註記「違規情節重大」,一次性罰款513萬元,迄今也有多筆罰款未繳納。

觀音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最近一次罰款金額排第三名,前兩名分別為上市公司金像電子中壢廠與中環公司林口一廠。

金像電子中壢廠去年4月,因為沒有妥善收集廢(污)水致排入廠內雨水溝,雨水溝又沒有依規定分流收集廢(污)水,經桃園環保局採樣送驗,檢測結果重金屬銅16mg/L,是總量管制區重金屬銅含量需低於1.5mg/L的10倍以上,因此遭一次性罰款658.8萬元。

中環林口廠則是被環保局查到廠區外面有不明廢水管線,與中環廠區內的雨水管相連並排放廢水,且在稽查檢測過程,發現鎳含量超過放流水標準的20倍,受到重罰。由於罰款金額高達近650萬元,中環是以分期方式繳納罰款。

罰款有感後,企業就知道要善盡社會責任?

提高稽核頻率與精準度,搭配重罰嚴懲,都是要讓污染的企業「有感」,在權衡罰款金額與防治污染的成本後,願意投入污染防治,甚或考慮關廠。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北區大隊長張乃仁指出,環保法規修法後提高罰款額度,過去水污染一次最多罰60萬,現在視情節可以罰到500~600萬,就會有廠商願意投入設備改善,也有評估後就停止營業。他說,環保署跟地方政府環保局密切合作,甚至也跟水利單位聯繫,2020年針對新北市樹林地區、潭底溝流域內的電鍍及金屬表面處理業共稽查2300多次,處罰了108家次,裁處金額超過7700萬元。

從數據趨勢來看,淡水河流域內的四大城市,因為違反水污染防治遭罰款的企業家次,從2017年的近千家次降到2019年的600多家次;年度罰款金額也從2.5億元降到1億餘元。

但2020年在深度查核下,從已知的數據看起來,總罰款金額可能又會超過1.5億元。只靠稽查、裁罰的改變速度還是不夠,需要企業發揮社會責任(CSR),更需要大企業帶領供應鏈廠商改變。

「你們希望淡水河可以變得多乾淨?做得到嗎?」Mark在社子島提出的問題,始終在採訪團隊腦中迴盪。


黃昭勇攝


圖片來源:CSR@天下

除了讓淡水河脫離重度污染,不會走到水邊就聞到臭臭的味道,也不會一眼看過去有黑色、褐色的髒水,我們更期待淡水河流域內的每一條支流,都可以有清澈的水流、日益豐富的生態,讓水系公民可以真正的與母親河快樂共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