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星光燦爛的夜晚 紐西蘭立志成為全球第一個暗空國家 | 環境資訊中心

守護星光燦爛的夜晚 紐西蘭立志成為全球第一個暗空國家

2019 紐西蘭星光研討會紀實(上)

2021年08月03日
文:許舒安

筆者來到庫克山國家公園的隱士飯店擔任星空嚮導已大約十個月,與同事相約到蒂卡波(Tekapo)參加2019年紐西蘭星光研討會(New Zealand Starlight Conference)。


2019 年星光研討會之參加者於會場蒂卡波社區中心合照。圖片來源:國際著名的天文攝影師 Babak Tafreshi (第一排右一)攝。

什麼是暗空地點?

「暗空」(Dark Sky),出自於一個名為「國際暗空協會(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 IDA)」的國際非營利組織。IDA的願景是與有意願的社區一同守護夜晚黑暗的天空,使人們了解到暗空對於各種野生動植物、人體健康、能源使用、社會安全及文化保存的重要性,喚醒人們對光污染議題的重視,喚回人們對暗空的尊重與愛。

目前IDA所採用的認證標準與程序,是參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認證世界遺產的標準與程序,有其嚴謹性及國際公認性。但IDA不會主動認證某個地區,而是由該地區的申請者——通常是有高度意識及行動力、想正式保護暗空的一小群人,他們會擬定戶外照明政策、汰換舊的戶外照明,以達到IDA對於「暗空地點」的星空品質標準;並同時向鄰居及遊客推廣純淨黑暗夜空的重要性,藉此建構社區的共識。

建立社區共識之所以很關鍵,是因為在遞交申請後,IDA會派專員到該地進行一陣子的考察,經過一到三年後才會完成整個認證程序。通過暗空認證之後,則需要整個地區居民持續的努力,才能讓這片暗空被永續地守護下去。因此,居民的共識與教育非常重要。

由此可知,「國際暗空地點」需要當地人的高度參與,而獲得IDA認證的暗空地點,可以說是人與自然永續共存的一種典範。


「國際暗空協會」旨在喚醒人們對光污染議題的重視,喚回人們對暗空的尊重與愛。圖片來源:許舒安攝

紐西蘭立志成為第一個暗空國家

目前 IDA 所認證的國際暗空地點總共分為六大類:分別是國際暗空社區、國際暗空公園、國際暗空保護區、國際暗空庇護區、城市暗空地點、友善暗空發展地區。

由IDA的國際暗空地點分類可知,目前尚未存在所謂的「暗空國家」,這也是為什麼紐西蘭立志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暗空國家。

這次的研討會聚集了來自15個國家、112位不同領域的專家,共同討論與分工,一步一步讓這件事發生。


紐西蘭暗空地點地圖(圖中綠色星號為「現存國際暗空地點」;藍色星號地區「立志成為國際暗空地點」;紅色星號為本次研討會舉辦地點。圖片來源:2019 紐西蘭星光研討會講義。

  • 紐西蘭各地有志申請成為國際暗空地點的社區推動人,請參考以上紐西蘭暗空地點地圖。
  • 紐西蘭環境保護部門(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DOC)與各地區議會。
  • IDA執行長拉斯金・哈特利(Ruskin Hartley)與國際暗空地點計畫經理亞當・道爾頓(Adam Dalton)。
  • 負責任的照明設計,以及負責任的戶外照明政策專家。
  • 照明對人體健康及自然生態保育衝擊之研究人員,包括醫生、研究員、神經學家、動物行為學家等。
  • 國際知名天文攝影師,例如巴巴克・塔夫雷希(Babak Tafreshi,專業夜空攝影網站「夜晚的世界」創辦人The World at Night)、暗空保護作家保羅・波加德(Paul Bogard,《夜的盡頭》作者)。
  • 天文研究者、天文物理學家。
  • 天文旅遊業者。
  • 與暗空保護相關政策制定者,或是推廣暗空保護的人。

為什麼紐西蘭想要成為暗空國家?

研討會為時三個整天,隨著研討會的進展,筆者歸納出紐西蘭想要守護暗空的幾個重要原因:自然環境保護、毛利文化保存、天文旅遊、生命整體性的福祉。

一、自然環境保護

人造燈光干擾動物的行為

紐西蘭是一個長期受地理隔離影響的溫帶島嶼,生物多樣性相較於熱帶地區是比較低的,卻擁有非常多的特有種。舉例來說,在人類抵達紐西蘭之前,245種的鳥類,其中有71%是當地特有種,其中在地上行走覓食且沒有翅膀的鳥類,許多都屬夜行性動物,例如著名的奇異鳥 (kiwi)及稀有的鴞鸚鵡(kākāpō)都是瀕臨絕種並受高度保護的鳥類,牠們對光非常敏感,需要黑暗的環境棲息、覓食、繁衍及睡眠。

談及生態保育時,人造燈光對生態的影響很容易被忽略。但自地球有生命以來,所有的生命都依循著規律的日夜循環生活著。自人造燈光發明以來,人類正在急速地打破萬物的規律,改變動物們的行為模式以及所處的生態系,並危及牠們的生存。


紐西蘭著名的奇異鳥是瀕臨絕種並受高度保護的鳥類,牠們對光非常敏感,需要黑暗的環境棲息、覓食、繁衍及睡眠。圖片來源:HD Background(CC BY-NC 4.0)

人造燈光干擾植物光合作用

動物需要睡眠休息,植物也是。然而,夜晚特定波段的人造燈光會促使植物在應該休息的時間進行光合作用。在庫克山國家公園,蜜蜂及蝴蝶並不多見,許多的植物都仰賴飛蛾授粉。由於飛蛾有趨光性,如果在公園內沒有採取燈光管制,身為重要授粉者的飛蛾就會死在燈光之下。

幸運的是,庫克山國家公園位在全世界最大的奧拉基麥肯錫國際暗空保護區(Aoraki-Mackenzie International Dark Sky Reserve),在保護暗空的同時,不但保護了飛蛾,也間接保護了園區內的特有種高山植物。除此之外,也讓登山健行的人們能夠欣賞美麗高山風景和生態。

在研討會當中,來自澳洲的動物行為學家及在政府部門擬定生態保護區戶外照明規範的負責人指出,有許多關於「人造燈光對於生態衝擊」的研究被發表,研究物種包括:海龜、海鳥、無尾熊,以及袋鼠等眾多特有有袋類動物。


奧拉基麥肯錫國際暗空保護區銀河。圖片來源:許舒安攝

研究的結果顯示:不同的生物對不同波長的光有敏感反應,且各種生物看光的視角或視野不同,因此在擬定戶外照明規範時,應跳脫人類的觀點,改以動植物的角度去看待人造燈光。

令人驚訝的是,紐西蘭在相關的學術研究部分極度缺乏,環境保護部門也幾乎沒有相關的政策或規範。因此,參與者也針對如何推動這方面的政策及研究發展進行討論。

二、毛利文化保存(Māori culture)

研討會第一天晚上,來自紐西蘭南島最大的毛利部落(即Ngāi Tahu)的一位女士維多利亞・坎貝爾(Victoria Campbell)給予我們一場精彩的演講:毛利民族與星星的連結 (毛利語:Tātai whetū ki te raki)。

她提到,毛利的宇宙觀相信:宇宙中有原始的生命力,從中創造出相互擁抱的天空之父 Ranginui及大地之母Papatūānuku,他們的孩子便是毛利民族所信仰的神。這些神有各自的職責——光之神、森林之神、海洋之神、風之神、戰爭之神⋯⋯而人類則是森林之神Tāne Mahuta所創造出來的。因此他們相信,人是宇宙及自然的孩子,世界上的萬物都來自宇宙的塵埃。萬物同源,尊敬宇宙及大自然的一切,對他們而言是非常自然的事。對他們來說,宇宙就是他們生命的根。

隨著歷史的演進,毛利民族自中國東南沿海地帶,沿著太平洋航海,進行探索和遷移。他們所使用的,就是他們身而為「人」的身體感受所觀察到的自然變化,以及祖先日日夜夜凝視星空所獲得的經驗與傳承下來的知識,這些訊息的來源主要是洋流、風、雲、海鳥、太陽、夜空⋯⋯。


昴宿星團的毛利名稱為 Matariki,是毛利星空文化中最重要的星團,每一顆星星分別象徵風、雨、海洋、淡水、耕作⋯⋯等自然元素。圖片來源:wikipedia(CC BY-SA 4.0)

在夜晚的茫茫大海上,他們前往陌生的未來,星星和月亮成為判斷時間及方位的工具,即使是15、16世紀偉大的歐洲航海探險家,到訪散落在太平洋中的小島時 ,當時的他們都不願相信——在此之前居然有人能夠不使用任何科技,橫跨遼闊的太平洋。

當毛利民族定居在紐西蘭這個陌生的島嶼時,他們的生活型態開始轉變,從漂浪遷徙轉為定居,捕獵、種植作物、採集食物成為新的生活重心。他們會以星星的位置判斷適宜種植或收穫特定作物的時節;並將天空作為畫布或地圖,將天上的星星連線成特殊的星座,以此對後代子孫解釋捕獵鰻魚、鼠類或各種鳥類的過程,以及遵守大自然守則和部落社會倫理的重要性。

紐西蘭的文化主要還是由西方文化及毛利文化所交織成的「雙文化」。對於主要透過口述來傳承智慧經驗的毛利民族來說,星空是他們生命的根源,也是他們文化的根,是記載著他們世世代代文化及智慧的古老故事書。因此,保存黑暗的夜空,就得以保存他們實踐與傳承傳統文化的權益。

然而,毛利民族所珍視的「夜空神聖性」與西方「商業化旅遊」的觀念,已在某些想要發展天文旅遊的地區發生衝突。如何在尊重毛利民族文化的前提下,進行永續的生態旅遊,將是所有要發展天文旅遊的地區,都必須謹慎思考與溝通討論的議題。


毛利星座。圖片來源:許舒安 提供(截圖自虛擬星象儀軟體 Stellarium2 之毛利星座)

※ 本文作者|許舒安

2015年起旅居紐西蘭,曾於國際星空保護區任職星空嚮導,在這片帶給人平靜能量的大地上,被燦爛的星空擁抱著,專注於重建地球人與星空宇宙的連結。

於2020年跟著宇宙的流動,回到家鄉台灣後,依然懷著住進身體裡的星光,在星光稀微的城市裡、心跳穩定的海灘上、星垂平野闊的鄉野中,或者縱走於守護這座島嶼的群山之際,牽起地上的人們與天上的星空,明白自身與一切從來都是宇宙星塵,無時無刻都是互為彼此的共同整體存在,將感受到的星空連結,深根回日常生活之中。

作者

台灣暗空協會 TDA

「始於星空,直面光害」。台灣暗空組織將致力於推動光害防治及暗夜保護的立法,終止以節能為名推動藍光LED的政策,讓低色溫的光源普及。並向全台灣推廣並傳達節能與暗空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