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雪域」將不復見 氣候研究人員疾呼 高原暖化列入COP26議程 | 環境資訊中心

西藏「雪域」將不復見 氣候研究人員疾呼 高原暖化列入COP26議程

2021年08月23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吳宜靜 編譯;許芷榕 審校

被稱為「世界第三極」、擁有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冰層的青藏高原面臨著一場生態災難,這片剛度過中國統治70個年頭的土地,正不斷地流失千萬年相伴的冰雪。

聯合國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第六次評估報告(AR6)敲響震耳欲聾的警鐘。8月10日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CTA)向報告中的冰川議題表達支持,並向全球的領導人呼籲,青藏高原的氣候變遷問題應列入11月在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討論議程,將「山域之聲」帶向全世界。


青藏高原擁有4萬6000多條冰川,8月初公布的IPCC AR6指出,全球的冰川確定以不可逆的態勢繼續融化。圖片來源:M R via  flickr (CC BY-NC-ND 2.0)

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冰川將減少2/3

這份來自65個國家、234名科學家撰寫的第六次評估報告(簡稱AR6)警告,本世紀初以來,諸如喜馬拉雅西部的拉豪爾-斯皮提(Lahaul-Spiti)地區的冰川不斷消融,如果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興都庫什喜馬拉雅(Hindu Kush Himalayas, 簡稱HKH)[1]山脈的冰川將減少2/3。

位於印度北部山城的CTA(俗稱「西藏流亡政府」)據其掌握的研究指出,青藏高原每十年升溫約0.3℃。一位研究人員告訴記者,這意味著在過去的50年間,藏地的氣溫已上升了1.3℃,升溫幅度是全球平均的兩倍到四倍。

青藏高原有82%的冰層已經退縮,到了2050年,66%的冰川將面對融化的危機。

全球40億人口仰賴西藏高原發源的淡水

青藏高原擁有4萬6000多條冰川,孕育印度河、薩特列治河、雅魯藏布江、伊洛瓦底江、薩爾溫江、湄公河、長江和黃河等亞洲的母親河,為居住在該地區的2.4億人口提供重要的水源,是印度、中國、越南、泰國、寮國等眾多國家的命脈。


亞洲十條主要的大河發源於青藏高原,整體流域涵蓋40億人口。圖片來源:Scottish Centre for Himalayan Research

蘇格蘭喜馬拉雅研究中心主任馬丁・米爾斯(Martin Mills)博士表示,第三極與南北兩極不同之處在於,大約有19億人口直接仰賴發源西藏的河流及其流域[2]的淡水過活,而依賴這片流域的產品,例如黃河或長江流域地區生產的水稻、工業和技術,則大約涵蓋41億人——超過全球總人口的一半。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表示,保護西藏文化和環境是其畢生的職志,在《我們唯一的家園》一書中,他曾言明「若西藏高原的冰川繼續融化,我們將會面對無法想像的水資源課題,而且可能在未來成為(區域)衝突的關鍵因素。」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以保護西藏環境與文化為畢生職志。截圖自影片

青藏高原可能的未來:冰川融化、冰層崩塌

IPCC科學報告約略指出了青藏高原可能的未來——就算現在停止排放溫室氣體,或將全球升溫控制在1.5℃之內,冰川仍確定會繼續融化數十年或數百年之久。再者,由於冰層具有高度不確定性,未來仍不能排除冰層崩塌等極端事件。

由於冰川是氣候系統反應較緩慢的一環,意味著目前冰川退縮的程度,並不等同於當前的暖化程度(也就是說,冰川的退縮會比較當前的暖化還晚發生)。


AR6指出,全球冰川仍確定會繼續融化數十年或數百年之久。圖片來源:Andrea Prologo via  flickr (CC BY-NC-ND 2.0)

冰川退縮是人為因素 西藏遇上採礦、森林破壞

報告指出,人類活動非常可能是1990年代以來造成全球冰川退縮的主因。自1950年代以來,幾乎世界上所有冰川都在同步退縮,且是過去的2000年間前所未見的。

加拿大資深記者巴克利(Michael Buckley)談及1985年初訪西藏,當地有一些規模不大的採礦活動,大型水壩也還沒出現,2010年再訪時,卻發現環境變化相當驚人。他將主因指向2006年進入高原的火車,將西藏所有的礦產和自然資源運往中國各處。

英國議員麥卡錫(Kerry McCarthy)則強力中國在西藏的工業活動,例如採礦、築壩和森林砍伐,敦促中國和其他國家結束在西藏的環境破壞,並進一步表示將全力支持在COP26放大藏人的聲音。


加拿大資深記者麥可・巴克利指出2006年進入青藏高原的火車使得當地環境發生巨大的變化(圖為青海-西藏鐵路)。圖片來源:Henry Chen via  flickr (CC BY-SA 2.0)

變得更濕、更暖的青藏高原

面對即將到來的COP26,今(2021)年CTA舉辦了多場氣候論壇[5],了解西藏高原所受的衝擊,也冀盼將會議內容送進聯合國殿堂。

CTA環境與發展部主管滇巴・嘉參表示,過去數百年來,藏人適應高原上的乾燥寒冷氣候條件,「不幸的是,生活方式和生態系統突然受到新的氣候條件干擾,因而變得更濕、更暖。」

CTA呼籲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應正視青藏高原之於全球生態的重要性,並加強高原氣候變遷的研究。

滇巴・嘉參進一步指出,未來的可行因應之道是透過當地藏人的積極調適,以及中國政府真誠的減緩措施來催動。他們也聲明,中國政府必須尊重西藏的傳統知識和生活方式,並在青藏高原的都市化和旅遊業政策中,將氣候變遷納入考量。


環境與發展部主管滇巴・嘉參表示近年西藏發生多次土石流、洪水、雪崩等自然災害,顯示氣候氣候變遷影響的規模和速度都顯著增加。圖片來源:CTA

山域之聲將被送進COP26

除了以流亡藏人為主體的CTA,國際山區整合發展中心(ICIMOD)身為串連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八個國家[4]的政府間組織,也預計在COP26中參與多項活動,例如第二週在冰凍圈館舉辦「HKH焦點日」,並與會員國密切合作,舉辦6~8場以HKH為主題的會議。

總幹事貝瑪・嘉措(Pema Gyamtsho)強調,該地區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非常低,但迅速融化的雪和冰川、擴張冰川湖的、不可預測的降雨以及自然災害的頻率和強度,都使得山域在氣候變遷下首當其衝。

2021年2月,COP26主席Alok Sharma造訪尼泊爾,考察山域的氣候現狀與行動,並允諾會讓「山域之聲」出現在今年的氣候談判中。


COP26 主席 Alok Sharma 造訪尼泊爾,允諾讓山域的聲音出現在今年的氣候談判中。圖片來源:國際山區整合發展中心(ICIMOD)

有沒有比國際氣候談判更關鍵的事?

集結多方的科學研究與聲援,主張把青藏高原氣候變遷議題送進COP26的力量儼然成形。

達賴喇嘛強調,「氣候變遷不僅僅是一兩個國家的問題,而是一個關乎全人類和地球上每一個生物的問題。真正需要的是基於人類的一體性,強化對於全球責任感。」

德國環境記者Franz Alt曾經達賴喇嘛:「今日的宗教意謂的是什麼?」

身為佛教的傳承者,達賴喇嘛回答:「只有積極參與在實踐事物真實本質的人,才能稱自己為宗教信仰者。」


儘管寄盼青藏高原氣候變遷議題被納入COP26討論,人類的一體性和積極參與,或許是面對氣候緊急的關鍵(左:英國首相強生;右:大衛·艾登堡爵士)圖片來源:Number 10 via flickr (CC BY-NC-ND 2.0)

註釋

[1]HKH從西部的阿富汗到東部的緬甸,跨越巴基斯坦、印度、中國、尼泊爾、不丹和孟加拉國,綿延3,500公里,占地400萬平方公里。她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山脈系統之一,擁有世界上最高峰、獨特的文化、高度的生物多樣性以及豐富的自然資源。

[2]流域涵蓋的國家有印度、中國、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孟加拉、越南、泰國、寮國和柬埔寨等。

[3]因為空氣污染物如硫化物、硫氧化物等懸浮微粒,可以反射陽光,反而有助於降溫作用。

[4]阿富汗、孟加拉國、不丹、中國、印度、緬甸、尼泊爾和巴基斯坦。

[5]場次包括:6月25日至26日藏人行政中央駐倫敦辦事處在倫敦皇家地理學會舉辦為期兩天的主題為「青藏高原:應對第三極氣候危機」的線上會議;6月25日至27日舉辦第三屆西藏環境會議,主題為「了解青藏高原的生態作用以及與全球氣候變化的關係」;7月6日於倫敦舉辦「達賴喇嘛尊者對世界環境和氣候的呼籲」線上會議

作者

吳宜靜

右手按快門,也寫字。讀過歷史、勞工關係和攝影。旅行的國家數因為印度而未再增加。企圖用說得動自己的方式傳達環境訊息。

許芷榕

台灣人喜歡居住在狹稠的土地上,像台灣的山,喜歡擠在一起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