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世界襲產」環境部前潑紅漆 泰國崗卡章森林申襲成功 克倫族人被迫遷離 | 環境資訊中心

「染血的世界襲產」環境部前潑紅漆 泰國崗卡章森林申襲成功 克倫族人被迫遷離

2021年08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今年7月底,在中、俄等國的支持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不顧人權專家的顧慮,將泰國崗卡章森林(Kaeng Krachan Forest Complex)列入世界襲產名錄。

世居在森林中、位處泰緬邊境的克倫族(Karen),卻長期遭受泰國政府迫遷騷擾,甚至有族人因為反迫遷而遇害。在決議作成的前幾個小時,聲援克倫族的群眾聚集在首都曼谷的自然資源與環境部前,以「染血的世界襲產」為題宣讀聲明,反對這片森林被列入世界襲產,並在現場潑灑紅色油漆。

跨喜馬拉雅、中南半島、蘇門答臘生物相 崗卡章森林物種豐富

UNESCO世界襲產委員會今年7月底以視訊方式舉行第44屆大會。期間由21個會員國代表以12比9的票數,決議將橫跨泰國叻丕府(Ratchaburi)、佛丕府(Phetchaburi)與巴蜀府(Prachuap Khiri Khan)等行政區的崗卡章森林正式列為世界襲產。

UNESCO指出,位於喜馬拉雅、中南半島與蘇門答臘動植物區系之間的崗卡章,生物多樣性豐富,大多是由半常綠林/乾燥常綠林與濕潤常綠林組成,其中也有一些混合落葉林、高山森林與龍腦香科植物森林。UNESCO表示,崗卡章有許多瀕危動植物,包含極度瀕危的暹羅鱷(Siamese crocodile,學名:Crocodylus siamensis),因此將崗卡章森林列為自然襲產。然而,這項決議因為原住民人權問題而備受爭議。


泰國崗卡章森林生物多樣性豐富。圖為鬱烏葉猴(Trachypithecus obscurus)。圖片來源:Tontan Travel(CC BY-SA 2.0)

泰國自然資源與環境部長西爾帕阿爾卡(Varawut Silpa-archa)說,世襲委員會的這項決定,是送給泰國人的「一份大禮」。他感謝所有行政單位、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與副總理巴威上將(Gen Prawit Wongsuwon)的協助。

泰國總理帕拉育在臉書上也寫道,「從今以後,泰國政府將會復育這片森林,並提升當地人的民生發展與人權」、「所有人都將一起共管這片森林,這樣他們才會對這裡有歸屬感。」


泰國政府歡慶崗卡章森林申襲成功。圖為泰國總理帕拉育(攝於2017年)。圖片來源:World Travel & Tourism Council(CC BY 2.0)

但是泰國官員都沒有提到居住在當地,且至少兩次成為政府迫遷受害者的少數民族。

難以為繼的歲月靜好 反迫遷克倫族人被消失後遇害

克倫族世居在崗卡章森林中的邦克羅伊村(Bang Kloi)。根據1912年的軍事地圖,他們已經在同個地點生活至少100年。但1981年才將當地劃為國家公園的泰國政府,卻多次要求族人遷村。甚至在2011年,時任崗卡章國家公園主任的柴瓦特(Chaiwat Limlikhit-aksorn)等人,遭指控洗劫村民財產並放火燒村。


泰國在1981年成立崗卡章國家公園。圖片來源:Ian Gratton(CC BY 2.0)

當時國家公園與野生動植物保育部提出以小塊農地為補償,以法律規定保護區內不得建造永久建物為名,要求族人遷離森林保留區。但族人拒絕搬離傳統領地。

將近600名世居在這片林地的邦克羅伊村民被迫遷離,其中數十名拒絕搬遷的村民遭政府起訴。2016年,法院雖然要求政府賠償失去家園的村民,卻裁定官員沒有違法之虞。

當地克倫族人昭力(Abisit "Jawree" Charoensuk)告訴《BBC》,他們在這片森林與自然和諧共存,他們視自然、水資源、森林等萬物為神祇,敬之重之。他們以環境友善的方式輪耕作物、在溪流裡捕魚、在森林裡獵捕小動物。他們出售稻米與婦女編織的衣物。


崗卡章森林以其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獲UNESCO列入世界襲產名錄。圖片來源:Peter Prokosch(GRID-Arendal

只不過這一切,都在政府放火毀村、強迫他們遷村後徹底改變。

2014年因為反迫遷而「被失蹤」、後來發現已遭殺害的比利(Porlajee "Billy" Rakchongcharoen),在2011年時告訴記者,「我們被迫搬到無法耕種稻米的土地上生活。我們失去維生的能力,其中有些族人因為沒有泰國公民身份,也沒辦法到都市裡找工作。」這也是克倫族人迫切希望回到故土的原因。

比利與其他克倫族人因此開始反迫遷行動,但他和前為泰黨(Pheu Thai)議員候選人塔克洛姆(Tatklom Ob-om),都在抗爭中喪命。

比利遇害的案件仍在審理中,其中一名嫌疑人就是崗卡章國家公園在2008年至2014年間的主任柴瓦特。至於塔克洛姆的案件則無任何進展。

人權專家籲尊重原民權利 應延後世界襲產申請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OHCHR)在世襲委員會審理崗卡章案之前,發布新聞稿表示,居住在國家公園範圍內的克倫族人,持續遭到政府迫遷,且2021年以來,泰國政府對克倫族人的騷擾升級——超過80位族人被逮捕,其中有28人(包含7名婦女與1名孩童)遭指控不法「侵佔」他們在國家公園內的傳統領地。

人權專家擔憂,一旦申襲成功,泰國政府將永久剝奪克倫族人在傳統領地上,從事以輪耕為基礎的傳統生產活動的權利,也將削弱克倫族人守護森林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角色。


崗卡章森林生物多樣性豐富,人權專家也呼籲泰國政府應正視當地原住民對保育的貢獻。圖片來源:Thai National Parks(CC BY-SA 2.0)

此外,泰國政府也一直拒絕獨立監管人進入這座與緬甸接壤的國家公園。

替UNESCO評估自然襲產狀態的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曾明確建議,在充分解決人權問題之前,不應通過世界襲產申請。IUCN同時也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保育組織,其不定期發佈的保育狀態評估資料,也被認為極具參考價值與權威。

聯合國人權專家也呼籲,世襲委員會代表應擔起責任,尊重與保護原住民族權利,「在泰國政府充分解決所有問題,且獨立監管人得以進入園區之前,必須延遲通過崗卡章森林的申請」,尤其「這次泰國申襲是否成功,將可能影響亞洲各地保護區,在政策上是否正視原住民族的權利。」

世襲委員會遭批「橡皮圖章」 無視人權議題向大國折腰

UNESCO世襲委員會過去在2016年與2019年,曾兩度否決泰國的申請。2019年,世襲委員會要求泰國政府先處理人權侵害議題,再送件審查。然而今年在中國與俄羅斯等國的支持之下,世襲委員會正式通過泰國申請。

泰國人權運動者批評,世襲委員會欠缺對克倫族議題的理解。

曾經被起訴侵佔國家公園領地的邦克羅伊村民帕諾蓬(Panompon Vanasirikhun)說,UNESCO的這項決議對他們來說如同噩耗。

「在崗卡章列入世襲名錄後,我很擔心狀況會在泰國當局的管理下變得更糟糕。他們在完全不給我們機會說出事實的情況下,作成這項決議」,帕諾蓬告訴網路媒體《BenarNews》。

「挽救邦克羅伊」聯盟(Save Bang Kloi)成員帕查拉(Phatchara Kamchamnarn)說,這項決議是國際政治遊說的結果。

他告訴《BenarNews》,「世界襲產委員會已經變成橡皮圖章,他們向有權力的國家折腰,順著他們的意作成決議。他們無視《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所闡明的原住民權利。」

UNESCO發言人則說,世襲委員會有在大會上與成員國代表討論上述議題,「這也曾經是UNESCO建議推遲通過申請的重要原因,即決議草案上所述明的,今年先不列入名錄的建議」,然而,「世界襲產委員會是具有獨立議決權的機構,他們最後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世襲委員會中,一位中國代表則表示,基於當地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科學報告,中國全力支持崗卡章森林列入世界襲產名錄。他說,世襲委員會是以科學資料,評估這座森林在生態上的重要性;至於人權議題,他則說,「我們有其他機構負責處理。」

參考資料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環境資訊中心英文編譯,目前主要負責東南亞環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