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的海洋看點:無法與氣候變遷切割的議題 | 環境資訊中心

COP26的海洋看點:無法與氣候變遷切割的議題

2021年11月03日
文:費爾明•庫普(阿根廷記者,報導環境方面的相關問題)、林子晴(中外對話海洋的編輯助理實習生,她亦是一名常駐倫敦的獨立記者)
因COVID-19推遲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將於本月將在格拉斯哥舉行。海洋議題在氣候談判中的份量會有多大?

將海洋議題納入聯合國氣候大會的呼聲漸高。圖片來源:Rosanne Tackaberry / Alamy

世界各國領導人、公民團體和媒體將於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參加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26屆締約國大會(COP26)。該會議原定於2020年舉行,但因COVID-19疫情而推遲。

英國政府希望各國在會議上能提出更雄心勃勃的2030年減排目標,並承諾到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的總體目標。這將保證各國有可能實現保持全球平均氣溫上升不超過前工業化水準2°C,並力爭將其限制在1.5°C的目標,這是各國在2015年《巴黎協定》中所承諾的。

英國要求各國優先淘汰煤炭,加快電動汽車的普及化,動員國際氣候融資,並遏止森林砍伐。

上一次會議,即2019年的馬德里氣候大會,被宣傳為「藍色COP」,因為它試圖建立將海洋問題和聯合國氣候變遷談判結合起來的先例。

COP26氣候大會即將開幕,但目前還不完全清楚海洋問題在當前議程中的分量有多大,但海洋專家們對該領域議題佔據重要地位寄予厚望。

海洋在大會上分量有多少?

海洋問題可能出現在本屆氣候大會的正式討論和附屬活動中,由此各國在大會結束時可能就海洋-氣候議題發表一份政治宣言。

各國還將在大會上提出其最新的氣候承諾,即國家自主貢獻(NDC),其中預計將包括具體的海洋目標。

美國環境保護組織瑞爾保護協會(Rare)的政策與夥伴關係高級經理麗莎·辛德勒·默里(Lisa Schindler Murray)表示,在COP26氣候大會上,圍繞海洋-氣候行動的氣勢將繼續增長,各國將會把海洋和沿海生態系統納入到其各自的減緩和適應目標中。她還預期當地社區在海洋-氣候行動中的作用能得到更多認可。

一項由39個發達和發展中國家組成的旨在將海洋納入氣候變遷政策的倡議——「因為海洋」(Because the Ocean),將在會議的第一天發佈一項新的宣言,以強調海洋與氣候的聯繫。除了要求將海洋目標納入新修訂的國家自主貢獻之外,它們還呼籲通過COP26氣候大會和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國大會(本月的第一階段和明年春天的第二階段都在昆明舉行),採取整合的方法來同時應對氣候和生物多樣性危機。

「30×30」目標——到2030年將全球30%的海洋面積納入海洋保護區(MPA)——的呼聲越來越高。這一目標已經出現在COP15生物多樣性大會協議的初稿中,是向大會呈交的提案中最明確並得到最廣泛支援的。海洋保護區目前覆蓋了約8%的海洋,被認為是增強海岸帶生態系統的最佳方式之一,而後者可以捕獲和儲存大氣中的二氧化碳。


管理良好的海洋保護區是建立海洋韌性和固碳的最有效的工具之一。圖片來源:Hanna Tor / Alamy

英國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的凱特·道森(Kat Dawson)曾表示,COP26氣候大會上的英國海洋議程包括動員資金落實海洋行動,承認海洋健康是實現《巴黎協定》「1.5°C目標」的關鍵,支援作為海洋行動基礎的海洋科學,支持「30×30」目標,以及海洋版「以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NbS)。

為什麼海洋與氣候相關,且反之亦然?

海洋為我們提供食物、貿易、能源和生計。它覆蓋了地球表面的70%以上,吸收了約23%的人為二氧化碳排放。它還通過吸收90%以上由人為溫室氣體排放而帶來的多餘熱量來調節氣候。

但我們不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由於全球暖化,海洋正在慢慢失去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這意味著更多的二氧化碳會留在大氣中,從而使地球進一步暖化。

全球暖化給海洋帶來了巨大挑戰。除了酸化,它還導致了海洋生態系統格局的變化,對物種數量、多樣性和分佈產生了嚴重影響,也給人類帶來了重大的社會和經濟後果。


升溫的海水導致珊瑚白化,繼而威脅眾多依賴這些棲息地的海洋生物的生存。圖片來源:Lion Yang / Greenpeace

愛丁堡大學海洋生物學教授默里·羅伯茨(Murray Roberts)說,人們對海洋及其在氣候系統中的作用認識不足。他補充說:「現在它們的溫度大大升高,並且因為吸收了過多二氧化碳而酸化,因而具腐蝕性。海洋的基礎開始崩潰。」

海洋保護是否得到了足夠重視?

在臨近COP26氣候大會之際,各國政府和海洋組織已經在一系列會議上提高了海洋保護問題的關注度,包括聯合國在6月組織的一次高階辯論,以及同月舉行的一場關於《港口國措施協定》(PSMA)的會議。

何為《港口國措施協定》(PSMA)?
這是一項聯合國條約,要求各國對非法漁船關閉港口,並共用即時資訊以實現此目地。

所有會議發出的資訊都是一樣的,呼籲在疫情造成的延誤之後,在海洋上採取具有「變革性」和可操作性的解決方案。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十四項「水下生命」(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14:Life Below Water)中包括減少海洋污染、保護和恢復海洋生態系統、打擊非法捕撈,以及終止助長過度捕撈的補貼。

在最近的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UN Global Compact)高階會議上,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承認氣候危機和海洋危機之間存在著「不可分割的關聯」。他表示,美國將支持「30×30」目標和「航運業零排放使命行動」(Zero-Emission Shipping Mission)。「航運業零排放使命行動」的目標是到2030年至少有5%的全球遠洋船舶使用無排放燃料。

聯合國秘書長海洋問題特使彼得·湯姆森(Peter Thomson)在最近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COP26氣候大會是世界「加強海洋在應對氣候變遷中作用的最佳機會」。他還公開致信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執行秘書派特裡夏·埃斯皮諾薩(Patricia Espinosa),要求在COP26氣候大會上就海洋問題採取行動。

非政府組織希望在格拉斯哥看到什麼?

世界自然基金會海洋事務代理全球實踐主管吉斯蘭·盧埃林(Ghislaine Llewellyn)表示,一個成功的COP26氣候大會將把海洋融入氣候解決方案,並確保足夠規模的投資和承諾來解決氣候危機。

與此同時,海洋保護協會(Ocean Conservancy)氣候政策主任安娜·瑪麗·蘿拉(Anna-Marie Laura)表示,海洋必須被更好地融入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的進程,COP26氣候大會的結果之一應該是建立一個海洋與氣候對話機制。她補充道:「居住在沿海和低地島嶼上的億萬人口無法承受海洋仍然被作為一個附帶議題。」

對綠色和平組織英國分部的海洋活動家路易莎·卡森(Louisa Casson)來說,參加COP26氣候大會的各國政府必須「毫不懈怠地加強氣候行動,保護海洋,就像是保護我們生命的根基那樣,因為事實也的確如此」。她補充說,氣候危機就是一場海洋危機,海洋暖化目前正將整個生態系統推向崩潰邊緣。

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全球海洋政策協調員卡洛琳娜·哈辛(Carolina Hazin)說:「各國不能在將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的生態系統條款付諸實施時忽視海洋。我們希望參加COP26氣候大會的各國代表們能將海洋生物多樣性充分融入到各自的氣候承諾中,而且回國後也會採取行動兌現這些承諾。」

非政府組織「危險海洋」(Seas at Risk)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所有國家都必須「立即採取負責任的行動」,首先「大幅」減少排放,並承認海洋行動就是氣候行動。他們還說:「海洋只有在自身具有韌性,具有繁榮和多樣的海洋生物和健康的生態系統的時候,才能在氣候變遷面前保護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