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忽視的鋁渣難題 廢鋁渣流竄全台如何解? | 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

不能忽視的鋁渣難題 廢鋁渣流竄全台如何解?

2022年06月29日
公視記者 廖羿雯 陳慶鍾

鋁金屬耐熱耐腐蝕,強度高、導電性好,從門窗、天花板,到飛機、汽車,都是不可或缺的材料。每年煉鋁產業為國內創造約1000億元的產值,卻也帶來難解的廢棄物,鋁渣。

「味道好難聞,別人也問說裡面放什麼怎麼這麼難聞!」台南市關廟區居民程先生表示,他原本將空廠房出租給莊姓業者存放油品,不料莊姓業者卻又把廠房出借給許姓業者。去(2021)年8月合約到期前,程先生才發現裡面被堆置了444袋太空包,全是鋁渣和煉鋁集塵灰。

合約到期前程先生才發現,出租廠房被堆置400多袋太空包,全是鋁渣和煉鋁集塵灰。
合約到期前程先生才發現,出租廠房被堆置400多袋太空包,全是鋁渣和煉鋁集塵灰。

合約到期前程先生才發現,出租廠房被堆置400多袋太空包,全是鋁渣和煉鋁集塵灰。
合約到期前程先生才發現,出租廠房被堆置400多袋太空包,全是鋁渣和煉鋁集塵灰。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指出,本案採集到的煉鋁集塵灰,鋅、銅等重金屬濃度很高,還驗出戴奧辛濃度403皮克,是焚化爐底渣再利用標準的四倍,一旦沒有妥善處理,將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

台灣的鋁金屬,主要由進口原料或回收含鋁廢料煉製而成。二次熔煉後剩下的廢鋁渣,含鋁量已經低到沒有經濟效益,國內每年大約會產出1.1萬噸的廢鋁渣和煉鋁集塵灰,過去多以掩埋處理。

然而除了台南關廟事件,多年來,鋁渣棄置案不斷在各地發生。

多年來,鋁渣棄置案不斷在台灣各地發生。
多年來,鋁渣棄置案不斷在台灣各地發生。

為什麼廢鋁渣無法進入合法管道去化,反而四處流竄?

長期研究廢鋁渣再利用、中華醫事科技大學環境與安全衛生工程系教授郭益銘表示,廢鋁渣成分複雜,遇到水會生成氨氣、硫化氫、甲烷等氣體,有些可燃、有些很臭,以前還有掩埋場裡的鋁渣發生自燃,如今掩埋場和處理業者都不太願意收受。

而且全國掩埋場容量已經瀕臨上限,種種因素下,鋁渣的處理費用,已經漲到一公噸要價約1萬5000到3萬元。許多廠商在成本與利潤的考量下,最後採取非法棄置。

依照《廢棄物清理法》規定,一般事業廢棄物從產出、清除、處理到再利用,業者都得事先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並主動申報種類和數量。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副處長許智倫說明,國內的廢棄物後端管理系統會依這些資料,判別廢棄物的數量是否有異常。而且廢棄物在產源、清除處理業者與再利用機構間運送,須使用裝設GPS的車輛,出入收受都得上網通報,「整個程序是有聯單跟軌跡的。」

全國掩埋場容量瀕臨上限,鋁渣處理費用漲價,廠商在成本與利潤考量下,最後非法棄置。
全國掩埋場容量瀕臨上限,鋁渣處理費用漲價,廠商在成本與利潤考量下,最後非法棄置。

然而當業者申報不實,系統難以掌握確切量體,鋁渣就有機會被亂丟。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晁瑞光說,其實野外經常能看到連車牌都沒有的小發財車,在搬運廢棄物,根本無法追蹤。郭益銘也指出:「有時候廠商是不是百分百誠實,說老實話,我們也沒那麼多人去稽核。」

還有越來越多的廢棄物棄置案,把循環再利用當成擋箭牌。

就像座落於台南市後壁區農地中的廠房,堆置了兩三層樓高的太空包。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認為,這也是一起鋁渣棄置案。可是業者向台南市環保局聲稱,這些是要用來當作原料的氧化鋁,不是鋁渣。

主要差異在於,當這些灰土是廢棄物時,環保單位就能以貯存設施不符合法規、或非法堆置事業廢棄物的事實,來開罰。但如果是一般的產業原料氧化鋁,或是要進入再利用程序的事業廢棄物,就需要更多事證,來釐清棄置事實。

「目前它是廢棄物還是產品,我們還在認定中,要等檢驗結果。」台南市環保局事業廢棄物管理科股長馬進吉解釋:「業者有表示,要蓋工廠把這些東西去化掉,實際上可不可行,還要看他有沒有進一步作為。」

但環保團體強調,不論是廢棄物還是原料,如果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就應該當成廢棄物處置。晁瑞光也批評:「廠房、袋子都破爛了,東西流滿地,還說那是原物料,那叫欺騙社會大眾,在替業者辯解,不是站在老百姓這邊。」

另外,廢棄物加進製程後,可能導致產品品質不穩定,而目前對於再利用產品的把關機制,仍不完善,產品很大機會根本賣不出去

郭益銘說明,早期發展鋁渣再利用,要如何快速去除鋁渣裡,會跟水反應的物質,是最主要的挑戰,這幾年有了鋁渣安定化的技術後,「去化到哪裡」成了另一個問題。國內有不少團隊都在研究,如何將鋁渣做成磁磚、耐火磚、紅磚或其他材料。

國內有不少團隊都在研究,如何將鋁渣做成磁磚、耐火磚、紅磚或其他材料。
國內有不少團隊都在研究,如何將鋁渣做成磁磚、耐火磚、紅磚或其他材料。

黃煥彰強調,想要發展真正的資源循環再利用,政府應該建立一套更有效的稽查制度,讓廢棄物從產源、清運、再利用到售出,都能清楚被查核,「沒有好好管理,受害的就是一般老百姓和我們的土地。」

晁瑞光呼籲,政府在扶植產業發展時,應使用總量概念,「我有多少產業,就要有多少量能可以處理廢棄物,而不是像現在生產歸生產、廢棄物歸廢棄物,兩者脫勾,最後就是亂七八糟。」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不能忽視的鋁渣難題】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