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對吳剛的懲罰─談種樹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停止對吳剛的懲罰─談種樹

2007年09月20日
作者:詹雲翔

我們應該種小樹,也要尊重老樹。圖片來源:貢寮鄉尖山腳街榕樹,吳志學攝台北的秋天,也許看不到火紅的楓葉,不過還是有欒樹的一樹金黃點綴台北的街頭,中秋之後,還會有紅楬色的欒樹果實登場。 時序進入了秋高氣爽的季節,太陽其實還是很毒辣,只是從樹的不同風貌,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到這個城市的秋天真的來了。

樹對於城市而言是個重要的景緻,它可能是東京表參道上的櫸樹,也可以是巴黎鐵塔兩旁的梧桐,當然它也會是仁愛路上綿延的大王椰子。

有著「老樹爸爸」稱號的廖守義,民國84年,省政府農林廳開始調查及統計各縣市的樹,長年生活在大台北地區,從小對樹有著特別情感的廖守義,認為各縣市能夠如此愛樹,保護及尊重老樹,台北市當然不能就這樣排除在外,因此開始了紀錄老樹、老樹導覽等工作。

「老樹爸爸」廖守義「每棵樹都有它的故事」,一直致力於照顧以及紀錄老樹的廖守義是這麼說的,他舉例說前一陣子才幫它慶生的那棵在貓空救千宮門口的老榕樹,就是一棵有著150多歲的老樹。不僅僅是這棵老榕樹,在台北還有許許多多,也許是校園內的,古道旁的樹,甚至有樹齡比校齡長的樹有很多故事可以去發挖和紀錄。這是件很有意義的事,在環境上以及文化上都是。也因此廖守義不斷強調,老樹是需要保護和尊重的;保護的方法可以是不時去注意周遭樹木是否有病蟲害的問題,或者是在天災(如颱風)來臨時撥出一點關心給周圍的樹木們;如果發現身旁的樹因為病蟲害或天然災害遭到損傷,立即通知相關單位處理;而尊重的老樹方法可以是定期為老樹慶生,了解並持續把老樹的故事流傳給下一代。

從愛樹以及關懷樹這個立足點,廖守義在1995年起開始推展老樹導覽,更逐漸開始推廣到社區導覽、鄉土導覽、文化導覽、遊學導覽、觀光導覽,並進而開始培訓城市導覽員,為未來的城市灑下更多的關心樹以及愛樹的種子。

「我們應該種小樹,也要尊重老樹」廖守義也說:「每個人的一生應該至少在自己的土地上種一棵樹」。身為「老樹爸爸」的他,也會關心老樹的前身,也就是小樹的培養。

廖守義提到「預約小森林」的概念:「每個人的一生至少應該種上一棵樹,如果沒有土地種樹,我們還是可以用盆栽的方式種小樹,等到有地可種樹的時候再移植到土地上就可以了。」在寸土寸金的台北,盆栽不但可以培育樹的新生命,更可以美化室內的環境,是種小樹的好方式,而且可以種的樹種類繁多,以秋季而言,欒樹、青楓、苦楝等都很適合。

傳說中,吳剛遭天帝懲罰到月宮砍伐桂樹,日復一日,吳剛每砍下一刀,桂樹會神奇的自動癒合,所以吳剛的工作始終無法達成,必須不斷的砍下去。只不過在21世紀的現在,哪來的隨砍隨合的桂樹呢!所以中秋節到了,不如一起來愛樹及種樹,我們可以走一趟敦化北路感受欒樹黃花的美麗,或者走到木柵路上去觀賞美人樹樹頭綻放的紅色小花;當然,我們更可以試著在家裡種上一盆小樹,讓即將來臨的冬天還能保有一小片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