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來遺址保護行動雜感 | 環境資訊中心

惠來遺址保護行動雜感

2007年10月02日
作者:陳秉亨(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

被胡自強搞砸了中秋節

2007 年 9 月 21 日 ,以人民請願案的方式到台中市議會呼籲市府對惠來遺址提出積極作為,黃國書與劉國隆議員在會中也為遺址賣力請命,但是非常遺憾,台中市長胡志強先生擺出「就是不公告,要不然你能怎樣」的態度,還諷刺我們「抗議人數太少」。台中市府就是如此無視於屬於台中的珍貴文化,加上某些在地的文史社團因領文化局的經費不願加入,我們的力量就是這麼小,讓我陷入深深的挫折感之中,會後趁著中秋節前夕,驅車前往高雄拜會長期支持並贊助學會事務的兩位理事楊博名先生與蘇振輝先生,以及新成立的友會「地球公民協會」。

可能看出我的無力感,拜會結束之際,自年少艱辛創業有成的蘇振輝先生一再鼓勵:「一定要堅持下去」,但是非常慚愧,我卻讓無力感蔓延整個中秋假期。三天的假期中,在家裡狂打電動「三國 OROCHI 」,在虛擬的世界中逃避現實,之所以喜歡打電動還有動畫,唯一的理由就是「正義的一方總是會獲勝」。

假期完後,又看到新聞中藍綠惡鬥的醜態,想起樂生院,想起惠來遺址,想起中華白海豚,這些足以反映台灣人是如何對待人權、文化與環境的指標都瀕臨瓦解,心中更加憂鬱,本想寫電子報卻一直猶豫,在讓人如此心煩的亂象中,何必要讓幾乎算是「狗吠高鐵」的文章讓各位朋友更心煩。一想到會害大家心情更沉重,就非常的難過。百源竟然看出我的心情,問:「心情不好嗎?你看起來好像要說什麼,但是說不出來。」極為鬱結的心情,隨手翻閱「印順導師傳」,裡面有稱讚印順導師的弟子,也是長期投入社運的「昭慧」法師的一句話:「願同弱少鬥強權」,心中湧起一陣熱血,再次有了繼續戰鬥的勇氣。

請給台中一個「偉大」的機會

胡志強先生對於惠來遺址的輕忽態度,套用友會台灣環盟何宗勳秘書長的口頭禪──簡直讓人「驚駭莫名」。在議員質詢時,胡志強先生表示:「如果惠來遺址可以吸引國際觀光,我早就做了」;「全台灣有一千六百處的遺址,惠來遺址並不特別」,完全貶低這個曾經登上中文版「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的遺址的價值。請問胡先生,台中市除了東南亞最大的合法酒家與太陽餅之外,還有什麼能讓全國人民印象深刻的?

惠來遺址,在短短兩、三公尺的文化層,橫跨了四千年歷史,從史前文明到漢人開拓台中盆地,站在遺址現場只要往下挖一公分的泥土,就能見證台中盆地發展 13 年的歷史,人類窮極有限的一生,在遺址現場也不過是淺淺六公分的塵土。在遺址現場感受生命長河之浩瀚,並思考我們能為其他生命做些什麼貢獻,實在是件非常迷人的事情。本以為歷經生死大關的胡志強先生,對於生命的價值會有更深沉的看法,所以議會當日對於胡志強有非常高的期待,沒想到……唉!

比起特種行業,惠來遺址博物館更能彰顯重劃區內豪宅的價值;圖片提供:陳秉亨惠來遺址挖出的人骨為俯身葬,為中部地區先住民非常特殊的習俗,縱使全台有一千六百處的遺址,也只有惠來遺址能代表台中市的發展的歷史,在台中市處心積慮要「升格」的此時, 若是用心經營惠來遺址,台中市就能立刻「升格」成為擁有四千年歷史的偉大城市。 更何況七期重劃區內有許多標榜「奢華」、「豪宅」的高級建案,試想,這些 購買高級住宅的頂級消費者會希望他們小孩住在代表偉大城市歷史的遺址公園旁,還是住在緊鄰特種行業的地區

問題不是問題,在於沒有心

讓胡先生不作為的主要理由,就是號稱位處黃金地段的遺址地值三十億;當記者訪問文化局官員這個問題的時候,虧官員還能說出:「文化是無價的,所以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然而在市議會質詢的時候,胡先生卻講得明白:「沒有三十億,就沒有遺址。」但是這個問題,早在去年行動時就請教過逢甲都計系劉曜華教授,他就指出藉由容積率的轉移,就可以為遺址地價問題作為解套。以台中市政府如此熱衷土地「重劃」的此刻,把遺址的小小容積率分散到幅員遼闊的其他重劃區可說輕而易舉,加上這個方法在文資法中有法源依據,地主與台中市府根本不會有任何損失。

從靈學的角度,搶走祖先的住處而蓋的旅館、百貨與台中市政能安寧嗎?圖片提供:陳秉亨另一個令人「驚駭莫名」的理由是,某些地方民代宣稱這些先住民的「墳墓」會影響地方發展。我倒是要問問這些腦殘民代,如果你在這個地方「住了」四千年,然後莫名奇妙為了發展特種行業被「異地保存」,你能不火大嗎?根據個人來自電視靈異節目的粗淺靈學常識, 不現址保存才會惹惱先住民的英靈吧! 學習電視上那些鐵口直斷的「靈學大師」說法,台中市市長車禍、議長被綁架、遺址上面的衣蝶百貨面臨倒閉,難道不是因為得罪這些住了四千年的祖先?如果從這角度來探討,更是應該及早建立遺址博物館。

 還是呼籲台中市胡市長,落實競選承諾

當天會議,胡市長非常聰明的表示:「我有說要興建惠來博物館,但是沒有說原地保留……」,胡市長可能忘記了,在他的市政地圖中,惠來遺址博物館的位置就是畫在遺址現場。縱使胡市長不願意原地保存,五年來不見遺址保護的政策,相對之下如空中樓閣的「古根漢博物館」光規劃就花了九千萬,而惠來遺址五年來才只有一千萬的經費,光是古根漢的規劃經費,就可以讓惠來遺址考古人員研究 45 年。

又再想到三、四十年的中正紀念堂被列為古蹟,還有國家對極具紀念價值的樂生療養院的粗暴行徑,心中就萬分嘆息。最近政壇藍綠正進行一場詭異的「本土化」大戰,台中市再也沒有比惠來遺址的保護更「本土」的行動了。為了彰顯國民黨本土化的政策以及胡市長的誠信,我們還是要再次呼籲胡市長,落實對於惠來遺址的市政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