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侵擾了中華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誰侵擾了中華鱘?

2007年10月15日
作者:闞哲(《中外對話》駐上海特約記者)

發生在中國長江流域的中華鱘傷亡事件每年都在增加,工業化發展是造成這一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銳減的原因嗎?闞哲對此進行了報導。

「據瞭解,整條長江共有106座大橋,多處大型水壩,以及不計其數的江湖通道上的水閘。這些設施將流動的長江阻隔成一段段靜止的『水庫』,硬生生地阻隔了水生生物的洄游路線,也改變了長江的生態環境。」

研究部門監測表明,在上世紀80年代初以前,每年洄游到長江上游產卵的中華鱘超過3500尾,如今已不足500尾。據估計,目前野生中華鱘的繁殖群體不足1000尾。

中華鱘。圖片來源:Wikipedia

上海嘉定某水產養殖基地,一尾身長3.37米的巨型中華鱘正在空調房裏「享受」著人間的夏日清涼。儘管身上還掛著累累傷痕,但與那些無辜葬身於魚網、螺旋槳的同胞們相比,能夠被及時救治,不能不說是一種幸運。

7月17日,金山漁民的一張大網無意間將它從杭州灣水域連拉帶拽地拖上了岸,掙扎中,中華鱘表皮被大面積擦傷和刮傷。好在上海市中華鱘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及時接報,連夜將其運送至嘉定暫養基地,組織專家緊急救治。

這樣的事故並不罕見。今年以來,作為這種與恐龍同時代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最主要的繁育和棲息地,下游長江口頻頻傳來巨型中華鱘受傷或者死亡的消息。

就在一個月前,中華鱘「生生」剛剛在這裏重拾生命。1月19日晚,當「生生」被特製擔架抬入暫養基地的時候,離死亡僅一步之遙:胸鰭基部嚴重充血,腹部傷口多達27處,尾柄、尾鰭、臀鰭大面積刮傷流血,部分地方出現腐爛,呼吸微弱,各項生命指標都趨於衰竭。漁民誤捕製造了這一令人痛心的慘劇。幸運的是,此後的5個月,「生生」在專家和保護區工作人員的悉心救護下日漸康復。

「回家」的日子定在6月17日。臨行前,上海的中小學生為這條傷癒的中華鱘取名為「生生」,寓意中華鱘種群生生不息。然而,就在放流當天,寧波石浦地區又傳來兩尾體長超過3米的巨型中華鱘的死訊。人們忍不住擔心,「生生」是否真的能夠生生不息?

據不完全統計,去年11月至今,長江流域先後發生13起巨型中華鱘傷亡事件,其中僅2尾獲救存活。無獨有偶,今年1月至今,共有8起大型珍稀水生動物「落難」長江口。在「落難者」名單上,除5尾巨型中華鱘外,還有2頭江豚和1頭小抹香鯨,它們同屬國家一、二級保護動物。尤其令人揪心的是,5尾大型中華鱘身長均超過3.2米,體重超過200公斤,年齡估計都在20以上,處於生育的最佳時期。青壯年中華鱘的頻頻遇險,無疑對於整個種群延續影響巨大。

如此密集的傷亡事件,是天災還是人禍?從中華鱘的死因中,我們不難看出答案。為了繁衍後代,成年中華鱘必須從大海洄游到長江上游產卵。在1000多公里的路途中,除了要躲過星羅棋佈的魚網和高速運轉的螺旋槳,還要忍受污染的毒害,這些都成了中華鱘面前的一道道「鬼門關」。

對此,國家農業部曾明確要求在全長江流域禁漁,但要做到一禁到底,談何容易!為貪圖蠅頭小利,大量插網甚至一直插到576平方公里的長江口中華鱘自然保護區水域,給中華鱘的生存帶來極大威脅。

嚴格地說,人類每建一項工程都是對自然的「破壞」。據瞭解,整條長江共有106座大橋,多處大型水壩,以及不計其數的江湖通道上的水閘。這些設施將流動的長江阻隔成一段段靜止的「水庫」,硬生生地阻隔了水生生物的洄游路線,也改變了長江的生態環境。

另一方面,圍湖造田等人類活動幾乎佔用了長江沿岸所有灘塗濕地,而這正是水生動物最重要的產卵場、育肥場和棲息地。如此一來,從上游而來的水生動物千里迢迢游到長江口,一路上很難找到一個歇腳的地方。

今年5月2日,一尾3.26米長的中華鱘被螺旋槳一截為二,屍解結果顯示,它的胃裏居然是空的。專家推測,失去了休息的驛站和補充能量的「飯館」,中華鱘只能不停地朝前遊,直到累死、餓死,或是因為精神不振、反應遲緩而被魚網裹住或被船撞死。

儘管缺乏嚴密的科學論證,大型水生珍稀動物的集中「落難」還是引發了專家們的種種猜測。為何死亡區域和地點相對集中?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沈新強推測,長江深水航道的建設可能把許多水生生物的洄游路線規定死了,「想像一下,原本有多個岔道可以自由選擇,現在人為挖出了一條平坦大道,水生動物們也就別無選擇了,隨之而來的就是擱淺、不適,甚至死亡。」

東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程家驊則認為,應該重視環境噪音對於水生動物的影響。「鯨類、豚類等水生動物都是靠聲波來探路,並作出相應判斷的。」程家驊說,水上在建工程發出的打樁聲、機械轟鳴聲很可能混淆水生動物的聽覺,讓它們「找不著北」。

正在建設中的長江隧橋工程也引起了專家的注意。一項由上海水產大學主持的「長江隧橋工程對中華鱘洄游的環境影響監測」初步表明,大橋橋墩讓水流速度減慢,使得中華鱘的通過速度也隨之放緩,這無疑增大了其被誤傷、誤捕的幾率。

也許13起中華鱘的傷亡事件只是出於偶然,也許種種的原因還只是推測,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中華鱘的遭遇不僅凸現了珍稀水生動物的保護問題,更是長江向人類發出的生態危機警報。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7年9月28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