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手指上的灰指甲─內湖慈濟保護區開發案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手指上的灰指甲─內湖慈濟保護區開發案

2007年11月07日
作者:斷境音像工作室

台北市內湖區,大湖公園旁的這塊基地,現在仍是台北市土地分區使用管制中屬於保護區的範圍。佛教社福團體「慈濟基金會」,正準備將保護區變更成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目前,慈濟計畫在該地興建國際志工大樓。

基地後方,仍住有30多位居民,2007年10月6日,強烈颱風柯羅莎過境台北,1天之內降下200多公釐的雨水,基地下方的涵洞,無法將瞬間彙集的雨水排出,基地後方農民的作物,淹沒在排水不及的豪雨之中。為何慈濟要選擇一塊保護區的基地上,興建社會福利專用區?慈濟為了開發案,堅持了10年,為何10年前,居民公投反對,10年後,環保團體抗議之下,卻仍然堅持開發?

慈濟內湖開發案到底隱藏了什麼問題?

影片內文:

慈濟內湖開發案用地;圖片來源:苦勞網台北市內湖區, 大湖公園旁的這塊基地,現在仍是台北市土地分區使用管制中屬於保護區的範圍。

佛教社福團體「慈濟基金會」,正準備將保護區變更成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目前,慈濟計畫在該地興建國際志工大樓。

基地後方,仍住有30多位居民,2007年10月6日,強烈颱風柯羅莎過境台北,1天之內降下200多公釐的雨水,基地下方的涵洞,無法將瞬間彙集的雨水排出,基地後方農民的作物,淹沒在排水不及的豪雨之中。為何慈濟要選擇一塊保護區的基地上,興建社會福利專用區?慈濟為了開發案,堅持了10年,為何10年前,居民公投反對,10年後,環保團體抗議之下,卻仍然堅持開發?

慈濟內湖開發案到底隱藏了什麼問題?開發基地位於山坡指狀延伸地形與盆地交界處,基地原是接連大湖的兩塊小湖,又稱為「溜地」,是早期灌溉用的塘陴。

郭瓊瑩:

這邊是七星水利會台北非常重要的灌溉系統,有一個埤,很多農民世代住在這個地方。如果這邊開發了,其他就被阻絕在上面,我覺得這裡系統性的排水,並沒有完整的解絕、周延的去看待,這就是坡腳阿,都是水路的最末稍,當然就是一個環境敏感地區溜地上游屬於米粉坑溪與大溝溪的流域,由於是谷地集水區與順向坡地形,整體基地範圍都屬於環境敏感地帶。

早在民國62年,「七星農田水利會」就將該地賣給了「新陸觀光公司」,當地居民傳言,當時國民黨政要「蔣緯國」是「新陸」公司幕後的支持者。

郭坤祥:

對,聽說好像也是他們官家子弟的,所以說有時候左手搬到右手,右手又丟給左手就丟來丟去,這有時真的是很不合理。

廖信東:

當初在耕種的時候,實際這塊是一個湖泊,上面綠白色格子狀的,是我們種植的東西的地方,後來就是非法填土,非法填土之後,上游變的會淹水,下大雨連下個3、4天,就是會淹水,淹的話差不多這麼高,在這邊種什麼東西也沒辦法收成啊!你這邊辛辛苦苦播種,然後...

「新陸公司」在未經政府核可的情況下,將仍有滯洪功能的溜地,填高5到8公尺。違法經營了「翡翠湖俱樂部」。(還缺一些這方面的影像資料)

陳添賜:

對,這就是他們北基地,都是湖。他們原先低於我們的田3公尺,現在填起來高我們2公尺,所以我們變成低窪地區。

郭坤祥:

當初新陸開發公司買了這塊地之後,他有兩度申請,第一次申請是要規劃要蓋大樓、蓋住宅,然後因為這個部分當初大湖山莊有比較資深的國代,反對這樣的開發案,所以這部分就沒有完成。緊臨翡翠湖俱樂部的是「國會山莊」 是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為了安置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用都市計畫變更的方式,將同屬於保護區的山坡地變更成住宅區。民國68年,動工興建「國會山莊」,現則稱為「大湖山莊」。

民國86年,慈濟向新陸觀光購得土地,準備興建兒童醫院。根據新新聞雜誌606期的報導指出,當時台北市都發局副局長李繁彥先生說,「保護區是可以開發的。」

廖本全:

再來是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講得很清楚,保護區是做什麼用?為國土保安、水土保持、維護天然資源及保護生態功能而劃定之分區。所以我就問台北市政府「你為什麼會同意?」當然台北市政府一定會告訴你說「我沒有同意!我們現在在都委會我們尊重委員的決議。」可是問題是我們從這個一系列的脈絡裡頭,可以讀出台北市政心裡在想什麼!

慈濟購地不久後,溫妮颱風侵台,在汐止開挖山坡地與順向坡興建的林肯大郡因此崩塌,大湖山莊當時嚴重積水,社區裡卓家三口溺斃喪生。溫泥風災後, 內湖當地居民舉辦公投抗議慈濟興建醫院,建議興建水保公園, 居民抗議後,慈濟醫院的規劃因而轉到台北縣新店動工。

但是,違法填土的基地,政府並沒有處理! 基地環境敏感的特質也並沒有消失!週遭的積水問題當然也沒有改善。

民國90年, 納莉颱風來襲,台北市災情慘重。當時大湖公園水閘門因人為疏失無法開啟又再度造成大湖山莊嚴重水患,淹水狀況超過溫泥颱風的淹水高度。並且也同樣造成人民傷亡。為了防止災害再度發生,大湖山莊上游以生態工法整治了米粉坑溪與大溝溪,雖然大湖山莊淹水情況已經改善,但,今年6月的一場豪大雨以及秋颱柯羅莎,還是造成基地後方低窪農地淹水。

農民淹水問題無法解決, 而慈濟內湖社會福利專用區開發案,正準備在台北市都市審查會議中闖關。除了環境敏感問題以外,社會各界遇到慈濟的開發案也同樣非常敏感。 當有媒體記者報導慈濟開發相關問題時,卻往往會因為種種因素,讓新聞無法見報。

媒體記者:

有負面的影響時後他們會用兩種方式先消音跟消毒,,一個是打電話到報社高層,除了對記者小動作之外,會打電話給報社的高層,或者是電視台的高層、媒體的高層。第二個動作就是親自拜會,可能是社長、可能是董事長,可能是電視台台長,廣播電台台長等等不一定。這兩個動作非常有效,只要他去電說明了之後,通常這則新聞隔天的命運就是,「再見」!

慈濟志業,眾人肯定,但是成就志業的開發案與對待環境的態度,似乎不能混為一談。雖然基地的問題並非慈濟所造成,但台北市政府無力解決當初違法填土問題,卻採用個案變更方式讓社福團體開發當地。在法律上、政府與慈濟都能找到適法管道,在技術上、人造工程或許能抵擋自然災害,慈濟開發案倘若過關,屬於環境敏感地帶的大湖地區,再度發生不可預期的自然災害,慈濟志工們必須救援國際志工大樓, 這,不是上演一齣社會福利荒謬劇嗎!?

10年前、台北縣汐止「林肯大郡」倒塌, 6年前、台北市天母也有保護區變更住宅區的「六之六」案例, 最近,辛亥隧道上的「中埔山」也有開發案,這些案例,都一再挑戰著政府與開發單位,如何誠實的面對「環境正義」與「人民權益」的問題!不管是社福團體或商業開發單位,都不該只是為了開發案,力求突破都市計畫審查或閃避環境影響評估。

政府是否能替人民生命嚴格把關?公民大眾是否有瞭解週遭公共議題的機會?我們希望藉由慈濟內湖開發案,再度檢視政府與民間社福團體的問題。

灰指甲的造成並非一時一日,治療灰指甲也不能急就章,因為自己的忽略與漠視,我們也可能是灰指甲感染的病原。

不論開發案通過與否?或許!我們能再花點時間,再用點氣力,參與,並且瞭解生活周圍的公共議題,讓自己的聲音不會再度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