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印度:分化世界中的選擇 | 環境資訊中心

中國與印度:分化世界中的選擇

2007年12月03日
作者:李泰格(駐北京的環境與科學記者)

中國與印度。圖片來源:中外對話Saad.攝。聯合國在一新報告中指出,氣候變化將對全球的窮國造成災難性的影響。在印尼巴厘島的氣候變化會議到來之前,中國和印度如何認識它們的使命?

「中國和印度都是貧富差距非常大的國家,而印度的貧富差距比中國更甚。」

有位北京同行曾經給我的手機轉發了一條短信:「第七届世界厠所峰會10月31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開幕。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約有26億人用不上潔淨的厠所,其中一半以上來自印度和中國。」朋友覺得這條消息很好玩。三年前,世界厠所峰會也曾在中國首都北京舉行。

世界厠所組織(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 ,與世界貿易組織一樣簡稱WTO)今年選在印度舉行峰會,的確是找對了地方。因爲印度是世界上最缺少厠所的國家,其稀缺程度超過中國。在新德里的街道上,難覓公共厠所的影踪,却隨處可以見到站在牆根小便的男人。從某種程度上講,厠所問題折射了一個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現狀。

數以億計的印度人依然生活在貧困之中,他們沒有潔淨的厠所,沒有家用電器。印度政府在今年 10月發布的一份能源安全與氣候變化報告中提到,6億多印度人還用不上電,這一數量相當於美國和歐盟的總人口。

中國也有著類似的狀况。11月18日,在北京舉行的一次NGO氣候變化談判工作坊上,科技部全球環境辦公室副主任呂學都說,按照聯合國每人每天一美元的標準來算,中國至少有兩億以上的貧困人口,「我去過密雲水庫附近的一個村子三次,那裏的貧困狀况叫人慘不忍睹。北京的王府井和上海的外灘並不是中國的全部。」密雲水庫在北京郊外,距離中心城區不到一百公里。

正是基於這樣的現實,中國和印度政府在歷次氣候變化談判中堅持不承諾溫室氣體减排。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鄒驥教授是中國氣候變化談判代表團成員。2005年在蒙特利爾,他在談判桌上激動地對一些發達國家的代表說:「我來這兒一趟要花幾萬元人民幣,夠一戶中國農民花上好些年。我來幹什麽?受中國老百姓之託來了。你們應該去中國看看,夏天有多少人用不起空調,冬天有多少人還無法取暖……我們要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當然意味著要排放。這是必要的排放,不是奢侈的排放!」

不過,國際社會要求中國和印度承擔減排責任的呼聲越來越强烈。12月3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舉行,預計美國等發達國家將繼續對這兩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施加壓力。就連一向出言謹慎的聯合國,也呼籲中國和印度采取更積極的行動。11月27日,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布了主題爲「應對氣候變化:分化世界中的人類團結」的《2007/2008人類發展報告》。這份報告建議,發達國家在2050年之前將溫室氣體排放量削減至少80%,在2020年之前削減20%到30%;在發展中國家,主要排放國家的目標是排放量到2020年達到最高,在2050年之前削減20%。

報告的主編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人類發展報告處負責人Kevin Watkins。據《印度時報》報導,報告正式發布前約一個月,他曾在印度舉行的一次記者培訓上透露,「我們要求富裕國家深度減排80%,其它國家(包括印度和中國)也需要設定目標。富裕國家應該爲這些國家完成目標提供財政支持。」

印度一家名叫科學與環境中心的機構負責人Sunita Narain女士從該報記者口中聽說這個消息後表示驚訝:「如果聯合國這樣說,簡直是一種倒退。」在她看來,發展中國家不應該承擔減排義務,而應該在發達國家財政框架支持下像「蛙跳」一樣直接過渡到清潔能源技術。

作爲一名中國記者,我個人並不認爲中國和印度應當在現階段做出減排承諾。不過,中國和印度確實應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扮演更具有建設性的角色。

實際上,中國政府已經在溫室氣體減排方面采取了很多行動。例如,科技部全球環境辦公室副主任呂學都表示,中國政府要求2006 至2010年內單位GDP能耗降低20%,相當於節約6億噸標煤,「這樣的行動在一些西方國家看起來是不可思議、也難以做到的事情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11月17日舉行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第四次評估報告綜合報告新聞發布會上也對中國今年6月在發展中國家中率先發布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表示讚賞。

中國政府還在9月1日啓動了「節能减排全民行動」活動,要求節能減排成爲全社會的自覺行動。這一舉措無疑是英明的。但除了「自覺」之外,對一些人群,比如富人,是不是可以要求他們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戰鬥中做出更多貢獻呢?

中國和印度都是貧富差距非常大的國家,而印度的貧富差距比中國更甚。在新德里和孟買等印度城市,與現代化高樓相伴的是一個個破舊的窩棚,很多人連公共汽車都坐不起。但與此同時,一位家住孟買的印度朋友告訴我,印度富豪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正在孟買打造一座數十層高的豪宅,汽車可以開進這座豪宅之中。

據美林證券和凱捷顧問公司今年10月發布的《亞太區財富報告》,中國內地資産超過 100萬美元的達到34.5萬人,人數僅次於日本,比上年增長 7.8%;印度也有10萬以上的百萬富翁,比上年增長了 20.5%。

正如聯合國開發計劃署《2007/2008人類發展報告》所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分化的世界之中。根據《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富國和窮國在應對氣候變化的問題上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那麽,發展中國家內部的富人和窮人在應對氣候變化的問題上是否也可以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呢」?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7年11月28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