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帕契古老智慧的傳承――《追蹤師》系列導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阿帕契古老智慧的傳承――《追蹤師》系列導讀

2008年03月09日
作者:達娃

Tracker School湯姆.布朗二世(Tom Brown, Jr.)是美國最著名的野外生活專家,也是最受矚目的追蹤師、野外求生教練,著有16本關於傳承及野外求生技巧的書,全球銷售超過百萬冊。他於1978年創建了追蹤師學校(Tracker School),是專注於教授追蹤、自然與野外求生技能的學校。

這位土生土長於美國紐澤西州的白人少年,自從8歲那年,在自家後院松林荒原的河岸邊,遇見了來自美國西南部印第安阿帕契族立邦部落(Lipan Apache)的長者潛近狼(Stalking Wolf)後,便開始接受阿帕契族古老生活智慧的教導。

潛近狼所屬的阿帕契族,在1850-1900年代間,為了捍衛現今為於德州、亞利桑納州及新墨西哥州境內生活的土地,不願受當時白人政府的安排,被遣送至沙漠山區荒涼的保留區,與白人軍隊發生激烈戰爭。這場日後被稱為阿帕契戰爭,使得與白人軍隊對戰25年的印第安戰士領袖傑洛尼莫(Geronimo)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阿帕契戰士英雄。

誕生於1870年代的潛近狼,生逢這個動盪的年代,父母皆喪生於戰爭中。潛近狼的祖父草原狼及部落的長老,為了保護並延續族人的生命、傳統與智慧,遂帶著一小群族人及小孩,躲避軍隊的搜尋,在荒涼的山區定居生活。潛近狼在草原狼及部落長老的教育下成長,成為部落的靈醫(shaman)與斥侯(scout)。

身為斥侯的使命,是在無形無影中保護族人的生命。20歲時,潛近狼在祖靈對他顯現的靈境(vision)中受到指示,他將離開族人,展開60年的孤獨生活,在大地間遊蕩、尋找老師、學習各地原生住民的古老生活方式。在60餘年的流浪生涯中,潛近狼跟隨著造物者的呼喚與指引,足跡遍布北美,更延伸到南美洲。63年後,他在紐澤西州的河岸上,遇見了靈境預言中那個撿拾「會說話的石頭」的白人小孩,知道自己生命的終年,將用來把所他在旅程上獲得的古老生命智慧,以及阿帕契族千年文化的精髓傳授給這個孩子,由他繼續將這古老的生命智慧傳授到現代社會中。湯姆.布朗二世便是那個在河岸邊撿拾化石的白人小孩。

湯姆尊稱潛近狼為祖父(Grandfather),祖父給予湯姆的是美國中西部印第安部落的草原狼式教導(coyote teaching)。草原狼在美國西南印第安文化中,具有狡猾欺騙的意象,牠生活於「中間」,在「是」的同時,也是「非」;牠突破疆界的規範、打破規則、違反習慣;牠引發干擾與混亂,但又從中賦予創造的可能性。運用這樣的意象,草原狼導師從不直接回覆答案,而用問題來回答問題,激發學生深入課題,尋找相關的或隱藏其中的更多課題。草原狼導師藉由引發「不舒適感」,製造干擾與混亂,來激發學生質疑自己所相信的,並渴望自己探索答案。我們會在湯姆的書中看到這樣的對話:

湯姆:怎麼搭建避難所?
祖父:去問松鼠。
湯姆:怎麼鑽弓取火?
祖父:摩擦你的兩隻手。
湯姆:怎樣精進追蹤狐狸的技術?
祖父:追蹤老鼠。

草原狼導師讓學習變得刺激,讓學生渴望「知道」。由草原狼教育而成的學子,最後將可不再倚靠老師,仍能永恆不斷地學習,因為他自己也將變成一匹草原狼。草原狼導師給予的課題,永遠比表面所見更為深入,甚至深達生命的所有領域。

《少年小樹之歌》這樣的印第安祖父之於湯姆,就猶如著名小說《少年小樹之歌》The Education of Little Tree)中,小樹所擁有那對能與天地對話、與萬物共存、能為小樹指引出生命教誨的爺爺和奶奶,且更甚於此。

對祖父潛近狼與湯姆而言,「求生」自身就是一門哲學。經過多年脫離社會支援,而與土地結合、共同生活的過程中,祖父引導湯姆體驗的,是在擁有「求生」能力後,將可領悟到的「天人合一」。湯姆打了個比方,指出現代人的求生與祖父的求生的差異:「我看見現代人進入荒野時,讓我想到太空人登陸月球的景象,他背負了一行囊的必需品,就是要與社會連接的救生索。月球上的太空人和森林裡的現代人,都極度仰賴這條生命線,缺了它,必死無疑;此外,他還要披上厚重的衣物、鞋、防寒防水的外套,更不能缺帳篷,這一切都是為了要『保護』他不受壯麗燦爛的自然元素與力量的侵襲,但求生並不只是一種保險策略。精鍊的求生技術能使你放鬆地進入大地之中,學習與她的律動節奏一起移動,融入一切萬物的平衡與和諧之中。」

在祖父潛近狼教導下的湯姆,在追尋「與大地合而為一」的過程中,不僅感受到並且能夠融入於「在萬物中移動的靈」這種「天人合一」的境界,可以在「靈境追尋」(Vision Quest)中、在「神聖的寂靜」(Scare Silence)中達成,在此境界中,人可以與靈的世界溝通。

「靈的世界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也不是用語言和我們溝通。它透過夢境、靈境、歌聲、象徵與感覺對我們說話。儘管無法解釋自己是怎麼做的,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接觸靈的世界。放下用頭腦思考的需要,就能領悟到性靈的純淨。人是二元的,同時生活在肉體與性靈之中……不論是否理解,和這些靈的世界長期來一直保持著聯繫,那個肉體之外的世界,一直嘗試著對你訴說,你認得祂們的聲音,但你不知道祂們在何時、又是如何對你說了話。」潛近狼說。

《巫士唐望的教誨》這樣的世界、這樣的導師,又令人聯想到《巫士唐望的教誨》The Teaching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作者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為了收集人類學資料,於墨西哥遇見了印第安老巫士唐望,從此展開長達10年的巫術學徒生涯,唐望的精神教導使卡斯塔尼達進入了心靈祕境的探索之旅。在印第安巫士的藥草與修練模式的指引下,巫士得以看見人類與自然的界線,看見生命能量的基本型態,並透過巫術,將生命能量轉化為巫士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巨大力量,這就是巫士所擁有的神祕精神力,是一門玄之又玄的修練之道。

潛近狼之於湯姆,即如唐望之於卡斯塔尼達。在印第安傳統的靈境追尋中,人可與靈的世界溝通,當內心達到神聖的寂靜,便能化為無形,進入如薄紗迷霧般的靈的世界。然而,潛近狼不同於巫士唐望之處,乃在於潛近狼對生命存有純粹的狂喜,帶著對「在萬物中移動的靈」的體會,成為那靈的自身,行走於現實世界之中。潛近狼說:「要在現代社會過性靈生活,是人所能選擇最困難的道路。這是痛苦、孤獨、背信的道路,但這也是要使我們的靈境化為現實的唯一途徑。生命中真正的追尋,是在身為人的界線下,生活在大地的哲學中。

我們不需要教堂、廟宇來追尋寧靜,因為我們擁有荒野自然的殿堂;我們不需要精神領袖,因為我們的心和創造者就是我們唯一的領袖。我們為數稀少,也幾乎沒有人能說我們的語言、了解我們的生活,因此,我們單獨走在這條路上,因為每個靈境、每個追尋,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必須走在社會之中,否則我們的靈境將會死去。無法實現其靈境的人,便是個活死人。」

在潛近狼的教導下,湯姆成為斥侯、追蹤師和靈醫。潛近狼步入他的山之旅、生命的終途後,湯姆便傳承了潛近狼的藥靈袋,成為藥靈追蹤師(Medicine Tracker)。

「追蹤時,我們拿起的是一條線索。線索的遠端有個生命在移動、生存,並且與我們眼底的足跡相連。那動物的一舉一動,仍存在於足跡之中,存在於最細微的外在與內在的細節裡。我們一旦開始追蹤,就會逐漸變成我們所追蹤的那隻動物本身。我們的知覺便從那動物身上開始向外擴展,我們於是成為那動物接觸、互動與玩耍的大地。我們將感受到周遭萬物的流動與影響,我們的知覺將從自己的意識擴展到那動物的心智中,最後到達宇宙之內。追蹤與知覺永遠無法分離;少了一個,另一個只能是半個故事、不完整的圖片,是不完整的領悟與理解。讓我們能與偉大的意識連結、將我們擴展到無限之境的,便是那動物的足跡。」

卡斯塔尼達是巫士唐望修行之道的最後傳人。當卡斯塔尼達完成他的戰士之旅後,這扇通往心靈祕境之門便已關閉,湯姆則繼續生活並實現其靈境,並將之帶入現實世界。潛近狼離去後,湯姆在美國荒野中赤手空拳流浪了10年,精進祖父傳授的技術與教導。當湯姆回到「文明」之後,卻因為找不到志同道合者而感到失落與迷惑。直到當地一位認識湯姆的警長,請他幫忙追蹤一位失蹤的智障青年,湯姆找到了他,也在尋找他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願景。接下來的幾年,湯姆與法律執行單位合作,協助搜尋了許多失蹤人口,包括遭綁架的兒童、迷失的獵人、健行者及逃犯,「追蹤師」的名號遂不脛而走。

祖父潛近狼曾預言湯姆將會「教導」,把古老的生命智慧,以及邁向和「在萬物中移動的靈」同在的精神道路,傳遞給現代人。湯姆最後於1978年,一切因緣的起點,也就是他所鍾愛的松林荒原,成立了追蹤師學校,一所傳授追蹤、自然與野外求生的學校。在這片屬於好藥靈(good medicine)的荒野中,湯姆將祖父潛近狼於生命旅途所學,及他所傳承的阿帕契印第安文化,傳授給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

但一如湯姆寫給準學員的信中所說,這是一所不同於一般教授野外求生技能的學校,因為「必須準備好以不同視野來觀看生活與周遭事物……我相信假使你希望能與大地『合而為一』,所需的就不只是良好的求生技能,也需要在更完整的生命哲學與技能的結合下努力發展。因此,每堂課都包含了3個主要課題:追蹤、自然觀察與知覺……假使你要的是專注於在挑戰性的求生與自我否定的學校,世界上有許多重視『向極限推進』的求生學校,建議你加入那些學校;但你若希望與大地更為親近,想追尋能與天地造物生活在和諧平衡中的技術與哲學,那麼請來加入我們。」

在草原狼導師的引導之下,希望閱讀本書的讀者,也能開始對自己所堅信的信念提出疑問,並在問題之中,尋找到聯繫萬物的生命脈絡,亦即「在萬物中移動的靈」。

《追蹤師1──松林少年的追尋》
The Sarch
作者:湯姆.布朗二世(Tom Brown, Jr.)
譯者:達娃
出版社:
野人
出版日期:2007年8月29日

靜靜的坐著,在空無一物的地方,教孩子用鼻子去聞、眼睛去看;在萬籟俱寂的地方,教孩子用耳朵去聽;印第安人是這樣教導孩子。一個不會靜靜坐著的孩子,無法變成成熟的大人。~ Luther Standing Bear

《追蹤師1──松林少年的追尋》 The Search

《追蹤師2──追蹤師的足跡》
The Tracker
作者:湯姆.布朗二世(Tom Brown, Jr.)
譯者:達娃
出版社:
野人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2日

一切都是有意義的,萬物互相連結。我們是整體的一部分。每一部份都有其位置。一切萬物在該來的時候來。該走的時候走。~ 潛近狼

 《追蹤師2──追蹤師的足跡》  The Tracker

《追蹤師3──草原狼導師》
Grandfather

作者:湯姆.布朗二世(Tom Brown, Jr.)
譯者:謝維玲
出版社:
野人
出版日期:2007年12月5日

我們必須走進社會,否則靈境將會死去,一個無法實現靈境的人,便是一個活死人。~ 潛近狼

 《追蹤師3──草原狼導師》  Grandfa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