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魔戒《東谷沙飛傳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魔戒《東谷沙飛傳奇》

2008年04月06日
作者:乜寇‧索克魯曼

常人會問我如何產生小說的構想,我想主要有兩個重要因素,一是因為電影《魔戒》的刺激,二是因為在自己的部落――望鄉部落的成長經驗。第一次接觸電影《魔戒》時,就立即被魔幻的故事題材所吸引,中土世界、精靈、哈比人、矮人、巫師、魔獸、善惡之戰等等,加上電影特效打造出來的偉大場景,讓我發自內心地激賞作者托爾金的想像力與創意。我不知道是看了多少遍,也閱讀了相關的書籍,在電影中,我彷彿看見了小時候,從部落耆老口中所傳述的神話傳說的影子般,神話人物活靈活現的出現在我的眼中,而部落的正前方正是古代大洪水傳說中提供萬物避難的所在――東谷沙飛,這讓我的想像開始有了著力處,我反問自己:是否也可以書寫一部屬於自己的《魔戒》?於是就此展開了《東谷沙飛傳奇》的奇幻撰寫之旅。

東谷沙飛

望鄉部落是一處可以天天開門眺望東谷沙飛的地方,「東谷沙飛」即是玉山主峰的布農語音譯,Tongku(東谷)為「山峰」之意,Saveq(沙飛)為古語,有堆積或覆蓋之意,尤其指東谷沙飛經常積雪的現象。從布農族大洪水傳說的脈絡來看,也有人說Saveq有避難或躲避之意,所以東古沙飛可以說是「提供避難的山峰」。大洪水傳說版本眾多,大致是說古時出現一條巨大的蟒蛇(或鰻魚)堵住了流水,引發了空前的洪水,彼時的人們一山逃過一山,大水則是一山淹過一山,最後整個世界都被淹沒在大水之下,唯獨被古人視為世界最高的山峰――東谷沙飛浮在水面上,幸運逃至東谷沙飛的人類與動物才倖免於難;其後又有蟾蜍、紅嘴黑鵯等動物為人類啣取火種的英勇事蹟發展,最後一隻巨大的螃蟹潛入水中將大蟒蛇攔腰剪半,洪水才得以宣洩;也有說在洪水氾濫之前,台灣原是一塊大平地,沒有高山,之後由於大洪水沖刷了大量的土石,台灣高山縱谷的地形、地貌才終於成型,我認為這可說是布農族台灣造山運動的神話故事版本。

如此的傳說奠定了東谷沙飛在布農社會的神聖地位,也成為我鋪陳小說架構的想像基礎。在這樣的想像基礎之下,語言(母語)――尤其是指傳統動植物名以及山川名――更是非常重要的想像媒介,它讓我得以輕鬆地往來於現代與傳說時空之間,幫助我看見古老時代先人所想像的那未受外力干預的世界――那自然自主的傳統領域,這也是為何我不用「玉山」的用意,首先,玉山並不存在於布農語言中,我無法從我的母語看見玉山,因此玉山也不存在於布農人的想像世界中,玉山對於布農文化而言正面意義便不大;也就是說,從文化的意義看來,玉山兩字無法展現東谷沙飛的靈魂與神聖價值,我更無法以玉山兩字想像古時大洪水傳說的故事意含。然而,一旦使用了「東谷沙飛」,土地就開始跟我們訴說它的故事,我們也將窺見潛藏於這概念之後的那神祕的世界,我稱之為「東谷沙飛世界」,那是充滿了傳奇、詩歌、禁忌、精靈、鬼怪與善惡交戰的魔幻空間,這就是我想像的開始。

望鄉部落

對我而言,民族的神話傳說不僅僅是古老時代非文字文學的表現,那更是獨特的世界觀,更深刻的說,那或許是屬於該民族自己的自然科學,因為在那裡面,充滿了人與人與自然交往的各樣知識,即使沒有現代所謂的科學性,但卻是以深具實踐性與生活化的方式存在並傳承著,這樣的非文字文學,在古老的年代,足以滿足先人內在世界的想像,同時也解釋了對外在世界的疑惑;只是,到了現代,神話故事還是如此嗎?它還能繼續滿足我們的心靈嗎?還是它只是屬於古老的、舊時代的想像呢?更根本的問題是:神話故事的意義在哪裡?站在我的部落眺望東谷沙飛之時,我經常如此自問,我知道故事必須要再繼續說下去,就像部落耆老堅守民族任務,將故事傳述給我們一樣,只是或許說故事的方式要更具創意,也必須要在新的時代脈絡之下,找到新的再現方式。我知道如此做必然很危險,也唯恐曲解了傳說故事的原意,但我認為這是值得嘗試的,最重要的是,是否我們可以掌握到說神話故事的主體性呢!在《東谷沙飛傳奇》小說文本中,我隻字不用「布農」二字,只在註解裡以「布農語」作為詮釋,其意義只在於表明,此小說僅僅是一部奠基於我對布農傳統知識的認知――包括神話傳說、古調歌謠、禁忌禮俗――之上的想像作品,僅僅只是筆者站在自己的部落眺望東古沙飛之時,對整個部落空間的奇幻想像。

在此,我願意與讀者分享一個書寫經驗。有時在夜間書寫到有關精靈的部份時,會突然感覺到在書房這裡,似乎還有另一個我看不見的力量,有時那感覺讓我很有壓迫感,就會想起小時候長輩說精靈會抓走人的故事;有時我彷彿看見迅速竄出又即刻消失的影子,便以為那是精靈,然後背脊發顫、疙瘩全身,此時我會立即擱筆,或放音樂,或大聲歌唱,轉換思緒甩開那看不見的壓迫來源,唯恐精靈真的來把我抓走,之後我整夜輾轉難眠、心靈交戰,腦袋滿滿都是從小聽來的精靈鬼怪圖像,一直到天亮。這樣的經驗讓我思想過去的人們,是如何與山中精靈交往?精靈到底又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著?現在是否仍存在?我雖然得不著答案,但至少我相信它們是存在的,就像它們存在於我們的語言之中一樣。

《東谷沙飛傳奇》歷時2年的撰寫時間,終於完成了,這是我個人第一部長篇小說創作,我發自內心地感謝在天上的父的祝福與帶領,也要感謝的人很多,當中包括了我文學啟蒙老師――徐素蘭老師,帶領我走入文學的世界;感謝山海雜誌社的夥伴以及原住民文學作家前輩們,在文學這條路上的良師益友;也要感謝我的部落與族人,望鄉部落是我們的家,我們是一家人,共同打造了部落的記憶與想像,族人的名諱多被我書寫於小說中;最感念的是給予我豐富書寫想像與地方知識的部落耆老們以及我的父親Tiang等;最後我要感謝我的親密愛人Grace,無怨無悔地陪伴著我走過孤獨的創作旅程,盼望在天上的父能夠祝福這一切。

東谷沙飛傳奇部落格

《東谷沙飛傳奇》    《東谷沙飛傳奇

  • 作者:乜寇‧索克魯曼
  • 出版社:印刻 
  • 出版日期:2008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