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台灣的自然生態,救救國家公園吧! | 環境資訊中心

救救台灣的自然生態,救救國家公園吧!

2008年05月26日
作者:陳昭倫(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

金門國家公園有著許多古雅的傳統聚落與閩式古建築。國家公園是台灣對於自然環境、文化與土地保護較為完善的公共政策。也由於「國家公園法」的實施,對於脆弱的台灣山林與海洋在面對經濟優先與強大開發壓力的情況下,還能勉強的留下一片淨土。然而,自從國家公園法從西元1972年實施以來,國家公園的設立卻也面對開發建設的挑戰與原住民權益的保障,而必須不斷的修正。

就在馬總統上任前5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卻趕忙的修訂「國家公園法」, 讓筆者百思不解的是,以保育國土,永續台灣為宗旨的營建署竟然直接提修法刪除「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間接讓一些不顧國家公園保育宗旨理念的政客有機可乘,直接在法條中將鄉鎮市長保障加入未來的審議委員會。筆者認為此項修法一旦通過,等於對國家公園內的開發敞開大門,喪失守護國土的最後一道防線。「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約有40位左右的委員,任期2年,屬於無給職的工作,除中央主管官員、國家公園所在地縣市長為當然委員,另有半數以上由專家學者及2位社會團體代表所組成。 這些委員的主要工作就是針對國家公園內的一切施作或計劃,不論送審的計劃是否已通過其他法定程序(包含環境影響評估), 都必須由此委員會通過才能實施。

如眾皆知的,在台灣許多的土地開發與建設都深深的牽涉到地方盤根錯結的利益,包括土地增值與工程利潤,更牽涉到當地政治勢力的角力。這也間接的說明為什麼這次修正案是由屏東墾丁國家公園所在地選出的立委們提出的。墾丁國家公園是台灣第一個國家公園,也是面對開放土地開發最為強烈的國家公園。雖然,第一線的國家公園管理處已盡力維護,但是審視現在墾丁國家公園內熱帶雨林與珊瑚礁消失的速度,如無常設性的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作為最後把關的一道防線,其後果將更難以想像。因此,在實務上常設性的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是有其必要性。況且國家公園的本務就是保育,任何影響保育業務的提案都必須被剔除,因此,審議國家公園的設置與其範圍內的開發案都是相當複雜與專業的業務,這也就是為何除了業務相關的中央與所在地的官員,有1/2的成員必須是專家學者與社會團體代表,以確保最後一道防線的社會良心與公理正義。

除了廢止常設的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之外,立委還因為照顧個人選區利益,提案加入「區域住民代表」,讓過度開放地方政治人物進入計畫委員會。 這對需要專業的審議機制除了有綁樁之嫌,並無其他助益。 雖然對於國家公園的管理,必須要提高民眾參與的程度,參與者有監督管理當局之權力,才能提高管理當局的決策與資訊透明度。對於住民的參與相關決策可比照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納入公共參與,但開放過多地方勢力參與決策,對保育來說並非好事。

近來,緬甸洪災與中國四川規模八級的地震不僅造成超過數10萬人的死亡,更讓我們必須認真的審視人與自然,人與環境的互動。而其中真正的問題就是「 人謀不臧,不當的開發」的工程所帶來枉死。各位立委諸公,只有尊重自然,師法自然,正視山林與海洋的照護才是台灣未來世代依存的命脈。國家公園法全面檢討時,煩請三思!

※ 請踴躍支持「國家公園法大崩解.籲請各界搶救國家公園」連署,相關訊息請點選此處
※ 部份內容刊載於2008年5月25日中國時報論壇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