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山上的消息 (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來自山上的消息 (上)

2004年06月17日
作者:黃泰華(烏來關懷聯盟‧台大自然保育社)

烏來的環境孕育各種豐富的生命。(圖片/台大自然保育社提供)早已習慣從台大旋入新烏路至烏來,短短30分鐘的路程,讓這些曾經歷過的故事,變得與生活不可分割,初始那種出門旅遊的心情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潛藏在蒼翠山岳間或自然體驗的新發現、或與在地友人更深一層的互識、或永無止盡的大小議題;時而獵奇驚喜、時而平靜窩心、時而劍拔弩張……



從烏來三峽聯外道路開發案環評標於去年(2003年)7月份由光宇顧問公司得標後,我們比平日例行性的上山更加把勁,花了相當多的精神去拜訪當地居民,以了解當地朋友對這即將展開的大型山區道路工程看法如何。我們和當地朋友聊起了家鄉的山林野溪、環境的變遷……由於地方上的政治勢力盤根錯節,在不確知環境議題是否背後牽涉到龐大利益的情形下,為保護我們久居當地的朋友,在以下文中將不提及身分姓名。



一位熱心的Yaki

在跟當地居民聊起這條預定道路時,我心中的成見一直覺得居民們一定都贊成開發,畢竟在大多數人的心裡,「道路建設」與「經濟繁榮」是劃上等號的。加上開馬路對居民生活的影響並不像蓋垃圾場般令人側目,所以當我們跟居民表達反對開發此條路線的立場時,似乎有點難以啟齒。然而,經過長時間與許多當地朋友聊起此事後,才發現是我們多慮了,許多在地朋友都有他們特別的看法。



去年耶誕節,我們發出的聯外道路議題新聞稿登上聯合報地方版頭版。那幾天接到許多民眾支持的關心電話,其中有好幾通來自當地居民。其中一通來自一位當地的Yaki(婆婆),熱心的婆婆說在她年輕的時候,現在新烏路的對岸是沿著新店溪的舊台車道,數十年來從後山部落(福山、信賢)山區砍出來的木材,就是順著這台車道運出烏來,到新店渡船頭那裡轉為河運……婆婆建議我們不妨提出復舊此條充滿回憶的古台車道,成為另一種觀光道路。



其實,我們在烏來當地也聽到許多朋友提起這條舊台車道。現在這條路一直到新店屈尺、龜山對岸都是荒廢的單線柏油馬路,再往烏來則是古道原貌的加九寮步道,都有寬闊的路基,可以考慮在現有道路上規劃輕軌台車復舊、滑雪椅輸送帶等對原地貌改變較少的設施,配合新店捷運站及碧潭渡船頭,讓遊客們能沿著山林野溪轉乘各種交通工具進入烏來。



在地人的心聲



環境破壞的後果將由這些孩子承受。(圖片/台大自然保育社提供)「有經費的話,就做對大家有幫助的事,把烏來的大眾接駁做精緻一點,或把新店到烏來的舊台車道再利用,對全鄉才有幫助,比起開一條莫名其妙的路翻山越嶺到三峽去來得好太多了。」一位住烏來後山、相當了解家鄉狀況的當地朋友表示。



「如果規劃的路線是舊台車道,烏來的榮景有可能創造以往日子般的高峰。」另一位當地民宿老闆娘說道。

對於發展願景的想像,在很多當地朋友的腦海裡早有最適合當地的軟硬體,只是當我提起這條將耗資數億甚至逾十數億的公共工程時,對在地發展頗有想像的居民們大多仍蒙在鼓裡,不清楚哪裡要開路,也想不通幹嘛要大費周章開破壞性這麼大又沒實質用途的山路。

「如果又開一條路使烏來變得四通八達,我會覺得失去安全感。我們小時候家鄉是相當美麗的,部落裡沒有許多硬梆梆的駁坎擋土牆。」烏來一位正在進行泰雅傳統紡織的媽媽放下手邊的工作,侃侃而談她的感覺。

在一次用餐中,認識一位豪氣萬丈的烏來泰雅獵人老闆。開始時,他也是一如許多居民,聊起當地的環境就相當無奈。我試著問他是否知道有關開路的事,結果他激昂地說:「你們想怎麼搞就怎麼搞,都不來問我們土生土長的人意見如何!祖先留給我的地長了幾十年的杉木,你們路線亂穿把我好好的土地切成那麼多塊!免談喔!三峽跟我們這邊各有各的發展,你們幹嘛開這路來破壞兩邊的特色?」



在獵人先生弄清楚我不是來要他賣地之後,馬上愉快的聊開了,還說我們的生態觀察都是小兒科,要帶我去他那邊看看,大開眼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