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多氯聯苯住在身體裡 | 環境資訊中心

當多氯聯苯住在身體裡

2009年05月16日
作者:陳曼麗(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常務董事、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理事)

如果你的身體裡有多氯聯苯,我相信你一定嚇壞了,而且希望趕快把它趕出去,因為多氯聯苯是戴奧辛的一種。

《油症──與毒共存》宣傳海報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在30年前,也就是1979年,在台灣中部地方發生了米糠油中毒事件,受害者多達兩千餘人。經過調查方知引起中毒的元素居然是「多氯聯苯」,日本曾經在1968年發生同樣的事件。其實,在製作米糠油時並不會產生多氯聯苯的成品,但因為在製程中會用到多氯聯苯當熱媒劑,於是油管破了一個小洞時,多氯聯苯就神不知鬼不覺滲透到油脂中。後來,這一批米糠油上市,不知情的消費者買回家食用,多氯聯苯就這樣進住到消費者的身體裡了!

起初,大家都不知道。但是有一個學校--私立惠明學校,這是以收容15歲以下視覺障礙的孩子為主的基督教學校,他們發現在學校裡的師生員工的臉上身上都冒出一粒粒的小膿包,有點像青春痘,擠破之後會有臭臭的味道。由於會癢會痛,於是老師經常幫學生擠痘子。這群視力不佳的孩子,看不見自己的長相,但是他們會摸到臉上、脖子上、腋下、胯下一個個坑洞。

機警的校長立即宣布停用現有的食物,因為校方已經知道是「中毒」,但是到底是哪一種毒,並不清楚。懷著罪惡感的總務主任聽到在台中彰化有發生類似癥狀的病例時,趕快跑去查證,他們相互比對彼此所食用的食物,終發現他們都是食用同一個品牌的米糠油,於是主任趕緊向衛生署報告:禍源出自米糠油。衛生署化驗後,證實是類似世紀之毒戴奧辛的多氯聯苯劇毒。在此同時,有些醫生教授也發現台灣的症狀和日本的案例,一模一樣,肯定是多氯聯苯中毒。至此真相大白!

經歷30年的歲月

當政府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登記受害者的名單,以利事後追蹤。但是有些外在症狀不明顯的民眾,或資訊不夠的民眾,卻沒有去登記。或者受害者去登記,政府也不認定。有一個家庭,一家七口同桌吃飯,其中三個人有被認定,另外四個人就沒被認定。因此惠明學校150名師生,可能是最大的一個團體。惠明學校照顧的孩子,15歲就會離開去別的地方深造或就業。因為老校長陳淑靜女士的用心,總希望能持續連結這些受到傷害的孩子們。

經歷30年,第一代的多氯聯苯受害者有些已經凋零,有些人利用養生保健、排毒餐、練氣功等方法,自力救濟。有些人生下第二代,他們的子女身上有多氯聯苯,中毒的母親因為透過生產經過胎盤和餵母乳而將身上的多氯聯苯垂直移轉到孩子身上。政府現在認定的方式是:曾被認定的第一代所生出的第二代才會被認定;如果第一代當初沒被認定,第二代是不能算的。所以,依衛生署現有的資料,第一代和第二代共有1,489人,分佈以台中和彰化地區為主。

其實,這30年的歲月中,有些人因為讀書、就業、結婚而分散到各處居住,所以可能在全台灣每個縣市都有多氯聯苯的受害者。因為政府並未對這些人提供良善的照顧,所以她們也不特別想要現身告訴別人他/她們曾經受過多氯聯苯的入侵。現在有健保制度,這些人可以根據政府所發的「油症卡」減免50元的掛號費用。因為多氯聯苯中毒以致他們身體免疫不好,經常生病,有些醫院的醫生和護理人員不清楚他們的身體狀況,對他們的態度並不好。

成立受害者支持團體

日本有一群人,因為關心水俁病而發現多氯聯苯的油症受害者,他們組成了「油症受害者支持團體」,現在已經幫助受害者在國會立法,而於2007年6月日本國會無異議通過「油症被害者救濟法」。台灣的受害者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生活著,因為病痛纏身,他們大多沒有穩定的工作,經濟情況並不是很好。

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和主婦聯盟合作社在十多年前曾經因推動共同購買而結識到日本的支持團體成員,並且數度陪同他們拜訪惠明學校,因此對此事漸有較深入的瞭解。在2008年蔡崇隆導演完成「油症‧與毒共存」紀錄片,並在社團、校園、公共電視播放,引起很大的迴響。有些觀眾說:「我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記憶裡有這件新聞事件的印象,而不知事情並未了結。」

因著這樣的機緣,有一群人想要仿造日本的經驗,籌劃成立「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團體」。希望以眾人的力量幫助他們在醫療照顧、法律服務、關懷行動、民眾教育、以及國際交流方面,提供更完善的協助。甚至有些受害者沒有受到認定,也能夠得到應有的認定。

社會是不完美的,總是會有一些不幸的事件發生,同時也會有一些良善的行為會產生,這就是社會向上提升的力量。在多氯聯苯事件之後,有一群人成立了「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建立消費者保護的機制。現在支持團體成立,期待能結合更多醫學、法學、有心關懷的民眾,一起發揮力量,不但幫助第一代,也能幫助第二代、第三代...,這是一條長遠的路去對抗綿延子孫後代的多氯聯苯。

※ 本文刊登於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綠主張會刊》第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