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寶島應先營造美麗空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美麗寶島應先營造美麗空間

2004年07月28日
作者:李永展(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計畫研究所教授)

在維也納出席「人與環境國際會議」後,順道走訪匈牙利及德國,這3個國家從高所得的德國到所得比台灣還低的匈牙利,對於美學空間的營造,實在值得台灣借鏡──不管是歷史街區的傳統城鎮意象,還是新發展區的都市風貌,都令人對台灣擠髒亂醜的空間感到羞愧。

歐洲空間美學 有尊嚴又有享受

以奧地利為例,首都維也納舊市區為世界遺產,其建築之美及街道設計之巧思,值得一再品味;而為突顯美麗的天際線,舊市區建築高度規定不得超過維也納地標──史蒂芬大教堂;至於雍容典雅的市政廳則是招待外賓、炫耀維也納風情最好的場景,宴會廳內磅礡的燈飾及肅穆的迴廊,讓人不得不羨慕維也納維護歷史建築的用心。

匈牙利雖然直到今年5月1日才加入歐盟,但首都布達佩斯有歐陸最早的地下鐵、歐洲最大的溫泉設施──新巴洛克風格的塞切尼溫泉會館,而老城區也有與維也納一樣吸引人的新藝術風格建築。此外,如果有人說馬賽克瓷磚的建築立面一定很醜,那麼到布達佩斯的土耳其銀行及藝術宮一趟,就知道有沒有用心其實是最大的差別!

德國Freising小鎮的廣告招牌則令人驚喜悸動,每個招牌都是藝術品,小巧精緻而有創意;而街道的設計讓人隨時有意外的喜悅──寫意的窗景、潔淨的街屋、友善的石板路。小鎮生活看似單調,但自有韻律:人們白天勤奮工作,傍晚休息享受,晚上吃過飯,就在人行道旁的咖啡館喝咖啡、吃冰淇淋、閒聊。而路旁的建築物,對著行人訴說好幾百年來同樣的故事:空間美學是可以一代傳一代的。小鎮寬敞的街道,通常只有一丁點車道,剩下的全還給行人,好讓人們可以坐著喝咖啡、站著話家常、累了坐下去、起身散散步。這樣的生活有尊嚴、有享受、又有故事可以流傳,真好!

台灣空間美學 罄竹難書的爛帳?

歐洲大城小鎮經驗告訴我們,內涵更寬廣的城鎮建築,是更民主且進步的美學空間觀點,其立意是用好奇心對待各種建築,無論它們是宗教意涵的、有不朽價值的、或適於居住的。歐洲美學空間告訴我們,必須謹慎區別不同風格或形式上的慣例,不帶任何歧視,也必須尊重各種文明的建築成就;要記住,最重要的不是那個城鎮有華麗高大的建築,而是建築與環境之間相聯繫的方式,以及建築與城鎮的延續特色:對歷史、社會、文化、使用地方材料及方法等之尊重。

歐洲空間美學也告訴我們,建築應有整合的倫理觀,它把我們從日常的平凡中召喚出來,使我們回想起那種支配我們作為社會成員的生活之價值觀;它召喚我們嚮往一個更美好的、更接近理想的生活。如果建築的任務之一是保留一點烏托邦,那麼我們必須留下一根刺,來刺醒人們對烏托邦的渴望,使我們充滿對更美好世界的想像。

長久以來,經濟成長掛帥的台灣經驗,迫使我們面對空間營造中權力的疏失、專業的傲慢、以及市民的漠視,我們當然無法一夕之間改寫台灣的空間美學,但我們還是要勇於對抗這些逆勢,雖然不一定會立竿見影,但即使一敗塗地,只要我們勇於嘗試,還是會引起人們的重視。

聰明的台灣人,可否慢下腳步仔細想一想,除了經濟奇蹟外,我們要留下什麼樣的城鎮空間給後代子孫,是一本罄竹難書的爛帳?還是一頁頁環境美學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