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線黃舟蛾幼蟲 | 環境資訊中心

紫線黃舟蛾幼蟲

2009年06月07日
作者:楊家旺

紫線黃舟蛾幼蟲。照片提供:楊家旺

2008年5月,商周出版了一本《圖解昆蟲學》,作者盧耽。這本書搭配了許多照片,讓生硬的昆蟲學柔軟許多。而且,裏頭使用的照片,多是台灣可見到的昆蟲,光是這一點就足以吸引我買下這本書。

距這本書出版約四年半前,即2003年10月11日,我到台東進行一趟昆蟲觀察。在知本森林遊樂區,我拍到了一隻毛毛蟲,牠身上的紋路像極了青筋暴怒的血管。難道,這也算是一種擬態嗎?擬態一個極端生氣,血脈突張的人,讓敵人不敢招惹。四年多來,我不曾在哪一本昆蟲圖鑑上看過照片中的這隻毛毛蟲,偶爾在一些昆蟲網站瀏覽時,也不曾巧遇牠的身影。牠,因而成了外觀極具特色,卻身份未明的毛毛蟲。直到,我買下了這本《圖解昆蟲學》。在書裏,我看見了牠的圖片。盧耽說,牠是紫線黃舟蛾的幼蟲。

有了名稱,就有了搜尋的起點,我在網路上輸入「紫線黃舟蛾」作為關鍵字,找到了許多筆資料。牠的成蟲,體色褐雜不顯眼,異於幼蟲鮮明的色彩,不是一眼就容易讓人記住的蛾。對照書上的照片,網路上的照片,以及我拍的這張照片,發現幼蟲休息時,一概以P字形模樣,將頭部迴折倚靠在體側。我一直盯著照片,思索紫線黃舟蛾採P字形姿態的可能原因?有些毛毛蟲,例如:無尾鳳蝶的終齡幼蟲,以兩顆大假眼,擬態小青蛇,恫嚇敵人;而尺蛾的幼蟲,則將自身硬挺成一根枯枝,色澤和形貌都偽裝的極妙;又如刺蛾的幼蟲,全身佈滿尖銳的棘刺,任何生物(包括人)都不敢招惹牠。那麼,紫線黃舟蛾的幼蟲呢?如果只是靠著青筋暴怒的紋身就想威嚇人,我想,只有膽小如鼠的生物會被嚇著吧!因此,我覺得P字形肯定有著什麼作用才是。

紫線黃舟蛾如此鮮明的色彩絕不是偽裝。擬態呢?可能性高,但擬態什麼呢?我盯著牠的照片,思索著,不停思索著,甚至想憑藉想像力的協助,但效果不彰。書本中的幼蟲,迴捲得像蝸牛的紋路,但擬態蝸牛有什麼好處嗎?不合理。我一度閃過會不會是擬態盤起來的蛇,但隨即放棄這個想法,因為那至少要將頭抬起來才像,況且,紋路也差太多,似乎沒這身紋樣的蛇。或許,為什麼會捲成P字形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我想太多了。當然,也可能確實存在著某一個原因,而這就需要更高明的人來解謎這神秘的P字了。至於我,宣告放棄!

台東的林野,一直是我觀察昆蟲的聖地,無論春夏秋冬,那兒總是蟲況良好。中部的野地,每到冬天,對昆蟲觀察者來說,往往只能遇見蜘蛛。蟲,就少的可憐了。台東的野外,即使冬天去走走,也能聽見蟲鳴狂響,看見群蝶紛飛。我猜想,這大概是東部的污染及人為干擾比西部來得少的緣故,再加上南部的緯度低,溫度高,自然擁有數量和種類更具優勢的蟲況。因此,位於台灣島既東且南的台東,就地理位置而言,絕對是蟲相最優的縣市了。

至今,我仍記得拍到紫線黃舟蛾幼蟲時的那份驚喜。當時,我在台東知本森林遊樂區的一棵植物葉片上看見了豹紋貓蛛,我在中部多見到細紋貓蛛和斜紋貓蛛,很少看見豹紋貓蛛,便感到很興奮。拍完豹紋貓蛛,一抬頭,是一隻長相奇特的蟹形疣突蛛,四年多來未曾看過第二次。才繞著這植物沒幾步路,就撞見了紫線黃舟蛾的幼蟲,四年多來我也未曾見過第二次。接著是一隻大紅星椿,再來是黃脛巨緣椿的若蟲,最後是一隻體型迷你的糞金龜。當時,我對昆蟲的名稱所知不多,只覺得這株植物竟有這麼多造型奇特及色彩妍麗的昆蟲,太神奇了。事後,我才慢慢從一本又一本圖鑑中慢慢確知了當時拍到的這些昆蟲的身份。一株植物就可以比擬一顆昆蟲星球了,從此我愛上台東,每年都向台東的森林展開一趟朝聖之旅,進行為期數天的昆蟲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