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愛蜘蛛的吸血鬼 | 環境資訊中心

偏愛蜘蛛的吸血鬼

2009年07月12日
作者:楊家旺

照片提供:楊家旺

我特愛BBC《矮樹叢裏的生物》(LIFE IN THE UNDERGROWTH)這套DVD,一共五集,每集五十分鐘。我已看過許多次,而且我非常肯定,任何一位昆蟲觀察家都會愛上這套影片。甚至,我相信許多怕蟲厭蟲之人,看過這些片子後,很可能會從此愛上昆蟲。

影片的第四集,出現了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片段,一隻寄生蜂幼蟲伏在一隻銀腹蜘蛛的腹部,就像我拍到的照片一樣,只是我拍到的蜘蛛是塵蛛,而非銀腹蛛。影片中的那隻蛆一般的蜂類幼蟲,大約在蜘蛛的腹部待上兩個星期,每天如吸血鬼一般,索要蜘蛛的體液作為養份。最後,欲化蛹時,蜂類幼蟲便分泌一種賀爾蒙,讓蜘蛛的神經錯亂,讓蜘蛛織不出一張完整而美麗的圓網。這意謂著蜘蛛即將邁入死亡,因為寄生蜂幼蟲,將會一口氣狂飲蜘蛛的體液,直到搾乾牠為止。而後,這蜂類幼蟲將繼續利用殘缺的蛛網,牠將織一個繭,並在繭裏化蛹,這繭就掛在蛛網上。一段時間後,破蛹時刻來臨了,將會有一隻美麗的寄生蜂,從繭裏鑽出。鑽出絲繭的寄生蜂,將積極尋找配偶,交配後的雌蜂也會積極尋找一隻合適的蜘蛛,並在牠的腹部產下一顆卵,展開新一輪的,以蜘蛛為寄主的生活史。

看過《矮樹叢裏的生物》後,我一直渴望自己也能擁有機會拍到這樣畫面的機會。終於,2009年05月03日,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正舉辦第十一期解說員培訓,我美其名受邀分享昆蟲觀察的經驗,但實質上卻是與學員們一同在大坑五號步道尋找昆蟲,彼此分享發現的昆蟲。透過大家的眼力,當天發現了許多美妙的昆蟲。當我待在一張蜘蛛前,正欲分享關於蜘蛛的兩三事時,意外地,也可說幸運地,生平第一次在野外發現了寄生蜂幼蟲伏在蜘蛛腹背吸飲體液的畫面。

由於寄生蜂是伏在體外,而非待在體內進行吸飲,故稱之為「外寄生」。我試圖在朱耀沂《蜘蛛博物學》裏尋找關於我所拍攝畫面的相關資料,可惜並沒找到。翻閱陳世煌《台灣常見蜘蛛圖鑑》,倒是有一段敘述提到了:「有些姬蜂(Ichneumonidae姬蜂科)和寄生蠅會在蜘蛛身上產卵,行外寄生。這些蜂類和寄生蠅均以蜘蛛的組織為食,直到化蛹前,蜘蛛才被完全吸乾而死。」這段敘述和《矮樹叢裏的生物》所播片段相符,可惜沒有照片。倒是陳仁杰的《台灣蜘蛛觀察入門》一書裏有張照片,正是寄生蜂伏在銀腹蛛背上吸食體液的畫面,並且,有一段完整的文字描述。

與台中荒野十一期解說員培訓的伙伴到大坑五號的昆蟲觀察,幸運的事還不止於此,在拍攝到寄生蜂幼蟲吸食蜘蛛體液的前段路程,我們觀察到一張美麗蛛網上有一白色的絲繭。一開始不太明白這個發現所代表的意義,直到後來發現蜘蛛腹背的寄生蜂幼蟲時,才意會到蛛網上的美麗絲繭應該就是一隻寄生蜂幼蟲將蜘蛛體液吸食殆盡後,直接在網心處吐絲結繭所形成的一幅畫面。

透過半透明的白色絲繭,隱約可見裏頭捲曲的幼蟲形體。我還記得觀察時,幼蟲在繭裏仍會蠕動,應是剛織好絲繭,準備化蛹吧!這種寄生蜂顯然和《矮樹叢裏的生物》所介紹的寄生蜂行為略有不同,我所拍攝的這隻寄生蜂,並沒有讓蜘蛛神經錯亂地織一張不完整的破網,而是保留蜘蛛美麗的圓網,牠自己,似乎也懂得審美,選擇在網心處結繭,讓自己的繭與蜘蛛美麗的圓網,共同織就一幅美麗的圖畫。

蜘蛛與昆蟲的關係,確實充滿了許多的愛恨糾葛。許多蜘蛛以昆蟲為食,有些昆蟲則以蜘蛛為食。牠們相互依存,同時相互競爭。他們合力譜出一張複雜,同時也是完整的食物網,共同維繫著生態系的穩定與平衡。

照片提供:楊家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