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那片流失的沙灘 | 環境資訊中心

回到那片流失的沙灘

2009年07月26日
作者:吳志寧(929樂團主唱)

悲傷初遇,搖滾的貢寮海灘

2004 年929樂團很幸運地入圍了海洋音樂祭,那時的海祭正當從草創小活動慢慢轉變成熱門音樂節的過程,我們很開心可以參與其中,因為角頭所主辦的活動一直都帶著濃濃地原創性與草根味!這個活動能成功,也代表原創的藝術是會被喜歡的,一如929被評審肯定而入圍。我們心中充滿了感動與期待,期待著在決賽當天要用最好的狀態表演給大家看。

記得決賽那天,正中午的會場裡,有一個與其他攤氣氛截然不同的攤位,裡面的人表情嚴肅熱血地發著傳單,勉強擠出笑容,只盼路過的人能拿取傳單,或是停下來了解。我一向是個反骨的人,大學以來也一直是參加讓學校最頭痛的兩大社團,黑森林(學運社團),以及熱音社(全校最吵的社團),所以越怪的地方,我越有興趣,就這樣我停留在攤位前面,開始讀著DM,聽著攤位小姐解說他們的理念和方向。而這位熱心解說的小姐,正是《貢寮你好嗎》紀錄片的導演崔愫欣。有趣的是,我並沒有馬上加入連署,我想到遠方演唱的會場看看,我想知道那片沙灘真的如他們所說的如此不堪嗎?

因為是入圍樂團,所以我們可以躲在舞台的後方沙灘,而那裏有一台怪手,正是核四廠施工器材的擺放位置,我好奇地和旁邊在地的工人們聊天,想聽聽他們對這片沙灘和這個活動的看法,結果得到的回答令我相當震撼。這片沙灘,我們腳下正踩著的、舞台前開心搖擺著的年輕人所踩著的,竟然都是從外地一卡車一卡車運進來的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頓時間,我忽然覺得這個搖滾盛會之於我,蒙上了一層悲傷的陰影,上萬的青年在一片用假沙覆蓋、因核四廠而萎縮的海灘,開心地讚頌著海的美,讚頌著搖滾樂,讚頌著搖滾樂與大自然的結合,這是多麼諷刺的場景!

我永遠忘不掉大學時參加了一場跨年演出,台上的藝人和公關公司都卯足全力耍逗觀眾開心,現場氣氛華麗得詭異,我和團員們都非常的難受,我還打電話給媽媽,向她訴苦,媽媽提醒我,有什麼想說的話,在心裡想好,表演的時候都可以平心靜氣的說,而那天我照做了,我說了很多,除了奢侈的玩樂,我們也該多留意身邊流浪漢之類,種種很潑跨年冷水的正經話!而且也真的沒有多少人理我!

但那晚,我永遠忘不了的是,熱音社學長最後在台上,算計好但也完全失控的,搖滾加髒話,他狂刷破音,狂罵髒話,讓在場原本開心跨年的觀眾們瞬間傻眼,我還記得學長說「新的一年,我們除了他X的流行音樂之外,我們還有創作樂團,創作新的音樂!有志青年們就一起搞吧!」

太帥了!這才是我心中的搖滾樂,不管我們在哪個位置,真正誠實地說出心中的話,這就是搖滾樂!

因此,海洋音樂祭決賽當天,我便趁著929表演的時間,說了一些心中的話,希望有多一點人能關心自己腳下踩的海灘,正面臨著什麼樣的劇變,也分享我在海祭煙火晚會時,聽見陳建年的「海洋」,因為想到這片海灘的命運而忍不住大哭的心情!當然,我知道其實還是沒有多少人理我!而那晚的盛會,也在好朋友們得獎的歡愉中,悄悄地結束。

反核,也可以很酷

2005年我看到了崔愫欣導演的紀錄片《貢寮你好嗎?》,重新勾起了我在2004年所感受到的一切,片中記錄的十幾年反核歷史,完全說明了現在貢寮海岸的命運緣起,那些為了家鄉的美麗而奮鬥的前輩,即使看不到任何改變或契機,依然奮不顧身地把自己的青春都投注在反核運動中。那種熱血深深地撼動了我,也讓我感覺到,這樣為自己深愛的土地而奮鬥,才是搖滾樂的精神,如果可以把這種精神分享給喜歡音樂的朋友,一定很酷!

很巧的是,2005的海洋音樂祭,我的好友薄荷葉樂團的鼓手鄭凱同,因為長期關注環保議題,因此認識了崔導演,並且計畫將這部紀錄片帶到音樂祭播放,還製作了反核的貼紙,以及蕭青陽大師設計的No NukeT恤,在現場發放和販賣,希望讓更多年輕朋友知道這個議題。那一年的活動,累積了大量的連署,也得到很不錯的反應,表演的樂團很多都穿著反核T恤上場,包括了五月天!我記得鄭凱同說,「要讓年輕人願意關心這樣的議題,一定要酷、要炫,他們才會覺得有意思」,我對這句話很有印象也很有同感;我們自己不也是很喜歡酷炫的東西嗎?

所以說,反核也可以是很酷的,就像切格瓦拉的革命一樣,辛苦但還是要很酷很帥;反核還可以是很自然的,就像現在流行騎自行車一樣,因為愛地球就是一件很酷又很自然的事啊!以前的環保運動似乎很沈重,又很嚴肅,但我發現隨著創意和藝術的加入,運動會變得像凱同說的一樣,越來越酷炫,群眾參與的意願也會大大增加。想像一下,反核遊行時,上萬人用歌唱舞蹈或是戲劇,開心熱情地向世界宣揚非核家園的畫面,哇!好酷!

因此我開始創作一首關於反核的歌,試著讓這首歌又好聽又搖滾,我以崔導演作品的片名為歌名,期待大家聽了我的歌會喜歡,進而去看這部很棒的紀錄片,而且我也夢想有一天,在海洋音樂祭表演時,我要很用力地唱這首歌,唱給好幾萬的年輕人聽!

貢寮諾努客,不能沒有你

這幾年929樂團發了兩張專輯,受邀到很多地方表演,甚至辦了小型演唱會,「貢寮你好嗎?」這首歌也有不少人喜歡,但我們還沒有到過貢寮表演。這幾年,台北縣的政權變了,海洋音樂祭的主辦單位也換了,很多景象都轉換了,但是長期努力於反核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和崔導演,依然是站在一樣的立場,堅持著他們的夢想。今 年8月他們更自費舉辦了貢寮諾努客(no nuke)活動,積極的企圖心,只為了讓更多人看見這個重要性十足的環保議題。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一直都在為台灣的環境努力,而且也是我所知道最深入和務實的環保團體,這次因為他們舉辦貢寮諾努客活動,讓我終於有機會,在貢寮演唱這首反核歌曲,而且,除了我還有很多很棒的創作歌手加入演出。當然我們最需要的是更多的你們加入,我相信隨著年輕的聲音增加,台灣的環保會越來越酷越來越有看頭,這會是一場很精采的活動,搭配鐵馬影展的紀錄片,還有農產市集,還有我們熱血的音樂演出;很官方的說,這一切真的只缺你們的加入了!

我常想,究竟要多少個十年,多少的環保團體,多少萬人的連署,才有可能改變執政者在環境政策上的方向,我知道這是許多年輕人的疑問,但我從不懷疑的是,加入那些早我們很久就在努力的前輩,跟隨他們的腳步學習,因為當你知道你做的是對的事,你就不會後悔你堅持過!

我相信,我也會更深入了解,以讓自己更確信反核是站在歷史對的一邊。當時代過度地發展水泥文化與科技時,我想選擇更環保的生活,就像騎腳踏車一樣,是很自然而且正確的。而反對核四廠興建,就是我們夢想的環保生活!不要覺得貢寮的核電廠和我們無關,除了不知道會倒到哪裡去的核廢料之外,核四廠的興建,破壞了東海岸許多美麗的自然資源,台灣珍貴的美麗海岸線,還有一息尚存的貢寮沙灘,和台灣的稀有珍寶、珊瑚礁,這些不都和我們息息相關嗎?因此我們更要加緊腳步,保護這些大自然的寶藏。

一直沒機會在貢寮唱「貢寮你好嗎?」,8月2日的諾努客演唱會,我會用盡全力大聲地唱,但我更希望你們的聲音會比我的更大更大!

 

※ 本文轉載自「2009 貢寮諾努客
※ 更多活動訊息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