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枯葉又擬態蠍子的蜘蛛 | 環境資訊中心

偽裝枯葉又擬態蠍子的蜘蛛

2009年08月23日
作者:楊家旺

偽裝枯葉又擬態蠍子的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一九六四年夏天過後,藍迪上了幾個月的課,發現大學真的不適合他。他深深覺得地球上只有高山能當他的老師。」這是《山中最後一季》這本書裏的一段文字,書裏的主人翁叫藍迪。藍迪是一位資深的巡山員,後來發生山難死了。這不是虛構的故事,是真實的故事。這位叫藍迪的巡山員,生性註定他只合適待在山林裏。從這個角度來看,他死在山中,或許可說是他的一個願望實現。他一個人在山林裏的孤獨身影其實並不孤單,因為山林裏的花蟲鳥獸皆是他的朋友,他在日記裏寫道:「其實我自己一個人反而比較不寂寞。」

「藍迪不但能看出微小事物的美,更被其中的細緻深深吸引。他決定隔年在高山待上一整個夏天,效法繆爾拋開一切,背包上肩,沿著內華達山脊隨興漫遊,沒有一絲匆忙,也沒有半點阻礙。」對於昆蟲觀察者來說,一定也很希望自己能待在山林裏多一些時間,多發現一些昆蟲,感受牠們的微小之美,多拍一些照片,詳細觀察牠們的細緻之處,並能見證多一些昆蟲的有趣行為。我也希望自己能有一整個夏天待在出林裏,每日晨起,便拎著相機,漫步尋蟲。午餐簡單吃,午后乘著林風浮在睡夢中。醒後,在黃昏裏等待蜘蛛織網。夜色來臨時,取出手電筒,伴著蟲鳴蛙響,觀察夜間昆蟲。這樣簡單的一天,值得日復一日地重複,並且持續一整個夏天。這對昆蟲觀察者來說,就如巡山員藍迪的感覺一樣,肯定是一種幸福。

類似這樣的幸福,我在冬天實現過一點點。冬天的台東並不冷,適合觀察昆蟲,一連五天,我每日晨起,吃完早餐便隱入林道,尋昆蟲,觀察昆蟲,給昆蟲拍拍照。五天的節奏單一,但不單調,實際上是無比充實且豐富的。畢竟,一枚蟲卵就如同一顆星球,一隻昆蟲就好比一個宇宙。

2008年1月28日,我在姑婆芋的巨葉下發現了黑尾曳尾蛛(Arachnura melanura),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見牠。不過,說來奇妙,數年來不曾在野外見過牠,第一次遇見後竟在半年內一再看見牠。同年的四月在霧峰,五月在大雪山,七月在太平,堪稱接二連三地遇見牠,那一陣子可說是只要到野外就能見到牠的蹤影。

黑尾曳尾蛛是一種外觀造型極為特殊的蜘蛛,牠的長相和一般人對蜘蛛的認知有極大的差異。牠像一片枯葉,體色從黃到褐,紋路像葉脈,卻又每一隻黑尾曳尾蛛的顏色和紋路皆不同,就如同沒有兩片枯葉是相同的一樣道理。就這點來看,牠確實是偽裝高手。如果天敵眼不尖,經驗不老道,肯定無法查知可食的蜘蛛獵物竟擺在眼前。

不過,黑尾曳尾蛛的妙處不只表現在偽裝上,如同中文名稱,牠的一大特徵在腹部尾端,黑色的小三叉,如蠍子的尾螫般捲起、搖曳著,大概很具威嚇敵人的效果。和黑尾曳尾蛛同為Arachnura這一屬的蜘蛛們,幾乎都擁有蠍一般的蠍尾,所以英文俗稱牠們為Scorpion-tailed spider。我很少見到其他像黑尾曳尾蛛這樣兼具偽裝(枯葉)與擬態(蠍子)的昆蟲或蜘蛛。因為這樣的同時存在似乎挺矛盾的,一方面好像希望天敵看不見牠,所以偽成枯葉,另一方面又像是希望天敵看見牠,所以擺出嚇人的蠍尾。牠真的是矛盾的化身,不過竟矛盾得如此完美。完美得令任何昆蟲觀察家都必然為之讚歎。

偽裝枯葉又擬態蠍子的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像牠這樣一種小生物,正是昆蟲觀察家在林間漫步時,所最喜愛的禮物,只要靜靜地坐著,觀察牠,拍牠幾張照片,甚至,選擇與牠共進午餐,就是昆蟲觀察家這一天最美好的時光了。台灣擁有這樣一種美妙的蜘蛛,若有更多人願意去大自然裏欣賞牠、觀察牠。我相信,台灣將會有更多的休閒場域被營造成自然生態的樣貌,而非更機械或更電子的樣貌。不過,這或許必須在教育裏,擺進更多關於自然觀察與自然美欣賞的元素,才可能營造出真正符合台灣生態之美的環境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