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養大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豢養大貓

2009年10月28日
作者:簡‧麥克賈克(前《獨立報》記者)

老虎養殖的擁躉認為,老虎器官買賣的合法化能夠發揮有效抑制盜獵行為的作用。但是,一份最新的報告卻對這些觀點提出了質疑,並且認為其經濟論證存在嚴重缺陷。

通過飼養的方式拯救老虎,也許會變得如同養貓一樣:是一項成功道路上充滿著無盡變數的艱難使命。這種方式將一種慣於獨來獨往的肉食動物變成了中國消費者的家畜。然而此舉卻得到了人們的一致好評,認為這種方式將瀕危老虎(東北虎)從滅絕的邊緣拯救回來。野生老虎越來越稀少,其數量從1900年的約10萬隻銳減到如今的3千隻左右。

在計畫於2009年10月26日至30日在尼泊爾召開的全球老虎保護戰略研討會上,環境調查局(EIA)將公佈一份最新報告,報告對老虎養殖的擁躉從供應經濟學角度所提出的一些論點提出了質疑。

支持老虎養殖的人,如新德里自由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巴朗‧米塔等,近年來一直認為,自由市場中有充足的老虎器官供買賣,能夠發揮抑制偷獵者及跨境倒賣牟取暴利的作用。他們宣稱,這種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能夠保護數量逐漸減少的野生虎。生活在亞洲和西伯利亞的沼澤和叢林中的野生虎不得不在炸藥、陷阱、毒餌的夾縫中尋求生存,因此,它們的數量正在逐漸減少。其中里海虎和巴厘虎兩個亞種已經滅絕。

從19世紀80年代起,中國的一些官員就積極推動老虎養殖。當時傳統中醫中所使用的老虎器官買賣是合法的。而今天,儘管在世界銀行和聯合國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再三呼籲下,中國政府似乎仍然不願逐步取締老虎器官買賣。

管理混亂以及越南和泰國的一些商業老虎飼養場存在的近親繁育等現象,使進一步商業化老虎養殖所存在的風險更加具有爭議性。而在越南、泰國等地的一些旅遊景點, 人們對幼虎進行密集化飼養,通常讓母豬來哺育幼虎。據報導,在黑市上,虎骨零售價達到每公斤800美元到1200美元。一頭成年虎的幹骨重5~10公 斤。與它那與眾不同的皮毛相比,走私虎骨要容易得多。

一位來自太平洋沿海地區對虎製品貿易頗有研究的經濟學家告訴中外對話,一些支援老虎豢養的生物經濟學模型「不僅從科學的角度存在漏洞,而且為了獲得的理想的結果,還存在著偽造資料的現象」。他還補充道,「虎骨是 典型的高值低產商品。偷獵一頭老虎的成本要遠遠低於多年飼養一頭虎的成本。」儘管引用的統計資料之間各不相同,但是獵殺一頭野生虎只需花費大約20美元,而飼養一頭虎從小到大的成本則高達4000美元。他指出,不論哪種情況,「都能夠獲得巨額的潛在利潤,尤其是當新的產品不斷湧現在市場上的時候。以虎骨酒為例,商家幾乎是可以無限制地對其進行勾兌。」

2007年12月,負責管理野生動植物事務的中國國家林業局悄然批准「合法取得的虎豹皮及產品」在其境內進行貿易。此舉引起了自然資源保護者們的警覺。野生生物貿易監控網,TRAFFIC最近警告說,如此語焉不詳的官方文件會使中國的老虎豢養機構有漏洞可鑽。

TRAFFIC中國專案協調人,上海野生動物法醫實驗室主任徐宏發告訴倫敦《泰晤士報》:「我認為,老虎豢養者有可能會利用這些措辭為虎骨酒披上合法的外衣。他們會說文件中所指並不僅限於老虎的皮毛。」

虎骨酒這種強效補劑是將虎骨浸泡在黃酒中長達9年才得以製成。在中國的權貴眼中,它是一種珍稀的饋贈佳品,並且被看做是一種可以與魚翅羹媲美的美味。儘管銷售虎骨酒的處罰相當嚴厲,但在中國的黑市上,依然可以買到這種豪華盛宴不可或缺的美酒佳釀。據報導,每半升虎骨酒的售價高達180美元。

與此同時,從桂林到黑龍江省的老虎豢養戶們,將那些在打鬥中死去,或是因為長得過大難於控制而被殺掉的老虎屍體冷凍後囤積起來,他們迫切地希望能夠收回投資。

與美國動物園和私人機構中豢養的上萬頭圈養老虎,以及中國的十幾家老虎養殖場飼養的5千多頭「馴化虎」相比,中國境內的40多頭野生虎數量少得可憐。而且, 如果虎產品的需求增長的話,這些野生虎還面臨著絕跡的可能。世界各地的野生成年育齡虎的數量還不到3千頭。而它們目前的棲息地面積僅為過去的7%。曾幾何時,它們的棲息地從印度南部延伸到俄羅斯遠東地區,從蘇門答臘到緬甸北部地方。這種巨大的貓科動物在印度的數量最為眾多。印度今年的老虎普查工作也已經展開。

因為中印兩國早在1995年就關於保護老虎問題簽有雙邊協議。因此,印度直截了當地就放鬆虎製品交易的限制向中國政府提出抗議。世界銀行全球老虎保護專案負責人凱沙夫‧瓦瑪在聯合國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第58屆會議上宣佈:「在對經濟學觀點進行充分權衡之後, 我們呼籲,CITES公約國支援有關野生虎產品的禁令,支援所有國家繼續在其境內禁止野生虎交易。」

西方媒體聲稱用虎鞭製成的壯陽藥或者虎腦膏能夠治療痤瘡。這些報導令許多中醫大夫苦不堪言。由於這些土方有很大的迷信成分,並不是基於醫學理論。因此,絕大多數中醫大夫對這些土方不屑一顧。如果虎骨衍生品合法化,中國大約有1億左右的關節炎患者可能需要使用虎骨衍生品來對關節炎進行輔助治療。儘管如此,目前中國政府規定使用中草藥來替代虎製品,並且已經將含有虎骨成分的傳統驗方從教科書中刪除。

三藩市美國傳統中醫大學董事長黃立新說道:「我可以明確地說,中醫界沒有人會希望重新放開虎製品貿易。對虎製品的需求為零。老虎養殖的議案只不過是一些人的生財之道而已,而不是為了拯救病患。這一議案讓公眾感到困惑。使用虎製品將會威脅到野生虎的生存。我們如何才能對盜獵、倒賣以及生產行為進行監控?」過去的16年間,倒賣虎皮虎骨的行為一直被看做是違法行為。如今,在中國的老虎飼養場準備用豢養的老虎的虎皮和虎骨獲利之時,或許,我們應該進行一下反思了。

環境調查局的阿拉斯代爾卡梅倫認為,放開虎製品交易自由市場的荒唐言論以及人工馴養虎的器官交易合法化將會「對野生虎造成災難性的影響」。他認為,一旦馴養虎製品上市,必然會產生一個野生虎價格高昂的平行市場。養虎人不願意報告庫存缺口,從而幫助剔除野生虎製品或者幫助禁止野生虎製品的使用。實際上,這麼做還會吸引犯罪人員通過新的合法管道處理違禁的野生虎器官。

環境調查局的報告中著重討論了近期一些經濟學研究所做的錯誤估計。報告指出,這些研究存在著對老虎生物學以及秘密走私網路缺乏瞭解,供求模型過於簡單化的問題。而那些認為老虎豢養是促進老虎保護一條可行途徑的混沌不清數學模型,也正面臨著越來越多的抨擊。畢竟,在一個等式的兩邊尋求平衡並非易事。

大不列顛哥倫比亞 維多利亞大學的經濟學家柯納利斯‧範庫騰承認,他在「缺乏資料的情況下」推導出了公式。事後他才想到,這麼做存在著缺陷。而且,並「沒有實驗證據證明其存在」。目前,他正在對文章進行修改。「在腐敗橫行的市場上,你很難看清事物的本質。」他說,「從道德的角度講,我是反對圈養老虎的,就像我反對大規模豬肉生產一樣。但是,如果社會姑息了後者,那你如何才能嚴懲中國人,制止老虎養殖?放開貿易未必會帶來災難。棲息地的破壞和獵物的減少才是老虎所面臨的真正威脅。」

環境調查局的報告呼籲社會對經濟推理模型採取謹慎的態度,並且致力於降低對老虎器官的需求而非促進其貿易。而自1993年以來,虎製品貿易一直呈下降趨勢。報告還敦促大量繁育大型貓科動物的老虎養殖場依照《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所做出的決議,對所有的老虎器官進行匯總、申報和銷毀。此外,由於森林中仍然棲息著數千頭野生虎,環境調查局建議,野生動物保護人士能夠關注他們取得的成功,並且繼續提升人們對老虎處境的關注。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9年10月20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