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GN在台灣】環境政治走向綠色民主 關鍵在「公民自覺/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APGN在台灣】環境政治走向綠色民主 關鍵在「公民自覺/決」

2010年05月03日
本報2010年5月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賴慧玲報導

此工作坊由歐洲創制與公投研究中心(IRI-Europe)創辦人既執行長考夫曼 (Bruno Kaufmann) 召集 瑞士綠人布魯諾‧考夫曼(Bruno Kaufmann)深入研究「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並著有【直接民主指南】(Guidebook to Direct Democracy)一書,曾協助尼泊爾建立民主選舉機制。他在第二屆亞太綠人大會議題工作坊中擔任召集人,和各國與會者共同討論如何以更直接的方式實行民主主權。

環境問題日益嚴峻 民主也須與時俱進

5月1日亞太綠人大會【現代直接民主:環境政治中真正的人民權利】議題工作坊提出,傳統代議民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中由政治人物主導國家政策的方式,在未來將不可行;需要更直接、更可參與的民主工具,讓人民的共同利益真正落實在施政決策中。

此工作坊由歐洲創制與公投研究中心(IRI-Europe)創辦人既執行長考夫曼 (Bruno Kaufmann) 召集,歐盟議員、德國綠黨共同發起人傑哈德.哈夫納(Gerald Häfner)與談。參加者除來自尼泊爾、印度、澳洲、日本、韓國、台灣等環境社會運動人士之外,中科三期后里農民廖明田與陳欽全也特地北上與會,與國際友人經驗交流,希望能為司法勝訴卻陷入膠著的抗爭之路,找到更多可能性。

人民公投作主 比政府政策更好

「代議民主常只是讓人民決定由誰來掌權,而非決定重要議題。」

哈夫納直接點出間接民主的困境。他認為,面對氣候變遷與環境的衝擊,人民不該只是旁觀者,任由政治人物因特殊立場和私利做出違背眾望的錯誤決策。而「直接民主」就是讓人民在投完票之後,仍有權利和機會去制止執政者的某些政策,拿回決定權。

根據歐洲經驗,他發現當人民經由公投自己作主時,通常會做出比政府更好的決策,而透過公投前的熱烈討論,人民也可以積極參與切身的公共議題。今年三月,他在歐盟提議一項跨國公民創制權草案(Citizen's Initiative),預計今年完成立法,明年歐洲公民即可透過這項制度自行提出新法、甚至修改法律。

相關法規基礎不足 公民權利難行

創制(initiatives)、複決(referendums)與平民投票(Plebiscites)是最常見的直接民主投票程序。然而大部分制訂這些法律條款的國家,常因規定嚴格或基礎設施不足,使得這些公民權利難以行使。

以台灣為例,2004年開始實行的全民公投法規定,必須先取得超過5%總統選舉人均數的連署人數後始得提案,提案後還得交由政黨按立法院席次推派的委員審議通過後,才能推動公投。人民提案的門檻過高、具政治力操作空間是常被詬病的問題。至今,包括入聯公投案在內,歷來的全國公投案皆因為領票人未超過1/2投票權人總數而宣告無效。

人民必須覺醒 以行動取代抱怨

儘管挑戰重重,考夫曼表示,直接民權仍是解決代議政治困境最強力且必要的工具。

「人們老是對現況抱怨和生氣,但這些精力應該用來採取行動」他強調。「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民主制度,但直接民權還是比只有無力感要好。」

重點是人民必須覺醒,積極掌握法定的公民權利,開始行動。哈夫納表示,最好的民主教育就是從實際演練中學習。雖然要讓直接民權完備、落實,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但越早開始就能越早收割。

從現有制度漸進 讓大眾開始思考、參與辯論

考夫曼也認為,應該先從現有的制度開始一步一步改進,就算公投結果失敗了也沒關係。他曾經在瑞士發起反徵兵制公投,雖然僅得到5%的支持,但成功地讓大眾開始思考、辯論這項公共議題,便已達到了預期效果。當民眾意識提高後,也許再過幾年推動公投,支持率會慢慢升高,通過的希望也會增加。

中科問題 需凝聚在地共識,向政府施壓

協助后里農民翻譯的台灣環境行動網秘書長林仁惠則問道,中科營運問題迫在眉睫,是否有更快的直接民主工具?

哈夫納與考夫曼一致建議,可以直接在當地推行居民投票,以取得明確的在地共識。首先,必須召集正反兩方共同成立委員會,將兩方論點清晰地寫在文宣上,讓居民在資訊充足的情況下,經過一定時間的公開討論,最後依照個人自由意志投票選擇。這樣的投票結果雖然不具有法定效力,但卻是最真實的民意。政府若仍執意忽視,民眾可以此為有力的工具向政府抗議。在德國和義大利都有小鎮以公投向政府成功施壓的例子。

環境與公民力量相互依存

考夫曼也強調,環境與真正的公民力量是互相依存的。直接民主的路途也許坎坷,並且每個國家都有不同挑戰,但我們的民主仍然走在未完的旅途上;而要達到更落實、更完備的民主新境地,公民力量的覺醒將是關鍵。

考夫曼的話,剛好和范達娜.席娃博士回應台灣環境困境時的一番話相互唱和,她說:「要解決政治、企業團體迫害環境與濫用權利的問題,人民必須能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並起身組織這股力量。」

※ 本文為台北市大安社區大學「環境大聲公」課程實習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