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老建築(1)──高賓閣酒家的歷史風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搶救老建築(1)──高賓閣酒家的歷史風華

2010年07月07日
作者:munch

面臨拆除為機的高賓閣/鐵路醫院

建國百年前夕,卻要失去百年歷史,對於一個短視政府,歷史只不過是裝飾物,城裡點綴幾處,礙眼了,就一把丟了。在日本,也是走過都市化的年代,但是幾十年後悟透,歷史就是生活。到日本旅行,常看一條街老屋連棟,興奮的問日本政府指定那麼多文化財,當地人說只有轉角一棟是指定建物,後面大家跟著留。日本人懂,這些所剩不多的老屋是歷史,甚至是社區重生的活水源頭,更可能是未來掏出觀光客錢財的魅惑。但是台灣依舊不懂,持續拆老屋,甚至都更案以拆老屋為樂,拆的如火如荼,毫無道理。彰化市的高賓閣酒家,目前面臨拆除危機,拆了歷史老屋,說是停車場,背後卻是更大的招商利益。

高賓閣有多重歷史層次,充滿豐富故事第一次在彰化街頭看見高賓閣酒家,這棟建築奇特卻又荒廢的建物,看它的外表與格局,原本以為是戲院,問了附近居民,年輕的居民說是婚紗店,中年的居民說是醫院,老年的居民說是日本飯店。

回來查了資料,根據小西文化協會的調查,高賓閣酒家建於1937年,它和周遭許多旅館、酒肆,在日治時期以火車站為中心,形成一個熱鬧的娛樂區域,反映當時彰化棉布生意的盛景,也牽連著和美紡織業的發展,商賈來往的高賓閣,成為當時繁榮彰化的歷史見證。其間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曾經到訪,其實這些酒樓提供美食、藝妓陪侍,算是當時高等風月場所,除了商人應酬,也是吸引一些文人流連,或許外界總是以俗民文化視之,但是在歷史上總是民間社會的一項代表,充滿許多磕牙故事。

戰後,這等風月場所,大概是國民政府整治風紀的對象,業主被遣返,房屋被沒收,多數拆除、少數充公使用,更少數必須有關係,才能由台灣商人接手經營。所以,日治時期留下的建築,官署很多,宿舍也有,唯獨這類酒樓、茶店倒不多見,像台南的鶯料理,都是隱藏蔓草之間,經過多年,才被重新發現。

房屋正面如同船身,充滿海洋風味的設計政府接收後,高賓閣沒被拆除,反而被台鐵收購,從鐵道診所搖身一變成為鐵路醫院。在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鐵道部透過鐵道員工的共濟組合,在台灣台北、高雄、花蓮、彰化成立四個鐵道醫院。1946年彰化鐵道醫院毀於大火,國民政府接收之後,將接收的高賓閣交由台鐵,先成立鐵路診所,1971年擴大成立鐵路員工醫院,依照當時員工共濟組合模式,屬於彰化職工福利委員會管理。直到1984年醫院結束經營,一度轉租婚紗店,後來退組後,就荒廢至今。

2006年3月內政部營建署召開「彰化火車站北區都市更新計畫可行性分析暨策略規劃」,針對彰化火車站附近舊市區,進行都市更新,2007年都市更新規劃扇型車庫區域為景觀區,鐵路員工宿舍與鐵路醫院為商業區,2008年4月23日國民黨立委林滄敏召開「彰化火車站周遭環境交通改善公聽會」,會中要求拆除200多坪的鐵路醫院,作為停車場,促進地方商機,獲得不少商家支持,鐵路局職福會決議拆除,引發文化界搶救行動,並且要求古蹟審查。

彰化舊市區裡不乏歷史況味,有人當成老舊,有人查覺商機高賓閣的價值,在歷史意義上,不只是日治時期民間社會的娛樂建築代表,更是國府來台後,公共醫療歷史的醫學建築,一棟跨越時空的老建物,充滿不同的歷史文化層,讓建物的歷史意義相當豐厚。其次在建築美學上,高賓閣是台灣現代主義建築的代表建築之一,簡捷的屋身線條,搭配不對稱的變體女兒牆,綴上仿船艙弦窗的圓窗,遠眺如同船身形式的特殊樣貌。在建築意涵上,有別早期講求對稱莊嚴的式樣建築,開始帶有輕盈的海洋風味。

無論過往有著怎樣的歷史語彙,重要是在彰化舊市區中,高賓閣以及周遭散佈的歷史建築,可以為一個即將更新的地區,留下一些區域的重心,成為遊客在商業消費下,能夠前往拜訪的地點,這也是日本在文化觀光上,利用不同歷史建築的點,讓遊客在搜尋移動的線上,創造消費商機,然後在點與線的構成中,開創一個老舊區域的繁榮。

日本北海道札幌的時計台,孤零零的包圍在現代建築中,但是每年吸引數十萬遊客前來,並且在拜訪不同歷史建物的移動線上,商家等著遊客入甕這種地域振興的思維,讓日本社區營造的行動中,不會視社區老舊建物為毒瘤,反而欣喜有個可供利用的珍寶。但是在台灣,把寶當成瘤,漂亮的老建築,可以拆掉當停車場,未來再蓋起平庸的大商場。那麼,彰化的更新和嘉義的更新有何不同,當建築一樣,商品一致,遊客何必到彰化流連?高賓閣要拆,民間發起保存運動,它的意義絕非僅止文化的懷舊,而是為一個有故事的歷史區域,保留與眾不同的風格。

高賓閣詳細資訊:

小西文化協會

搶救彰化市舊鐵路醫院,給彰化發展一個機會,給中台灣一個歷史窗口

請加入搶救彰化高賓閣/鐵道醫院的行動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