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向殘酷的犀牛盜獵犯宣戰 | 環境資訊中心

南非向殘酷的犀牛盜獵犯宣戰

2010年12月03日
本報2010 年12月3日綜合外電報導,戴蘊思編譯;蔡麗伶審校

人們在犀牛角植入晶片。圖片節錄自:Siphiwe Sibeko/Reuters。南非正與盜獵者展開一場越演越烈的血戰。為了應付亞洲計畫行犯罪組織對犀牛角飆漲的需求,盜獵者在1年中殺了多出1倍的犀牛。

盜獵者今年殺的犀牛已攀升至261頭,是2009年整年數量的1倍。目前南非的國家軍隊被緊急要求巡邏野生動物公園,一些犀牛的主人也被迫僱用退伍的保全。

官員已宣誓會以「子彈對子彈」,將此戰與南非大城裡的暴力犯罪齊頭比較。過去3個月內,至少兩名可疑盜獵犯在槍戰中被警方射殺,包含在世界聞名的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 Park)。11月8日一名被控非法販賣犀牛角的男子自殺身亡;另一名盜獵犯被射擊,很可能永久殘廢。

這股趨勢可歸咎於越南和中國對犀牛角的需求突然激增,認為其在藥物上價值不斐的錯誤觀念。據說一名越南政府部長,在用了犀牛角後癌症就痊癒了,因此助漲了黑市的價格。根據國際犀牛基金會的資料,犀牛角1公斤要價35000英鎊,比黃金還貴上許多。

南非是全世界90%的犀牛的家,估計有23000頭。但現在每個月就失去20頭,南非國家公園公布的損失數量261頭是2009年122頭的1倍,遠遠超過2008年的83頭。保育人士警告,目前的流失率會超過出生率。

如此大量的屠殺遭到南非總統祖馬(Jacob Zuma)和圖圖主教的譴責(Desmond Tutu)。民眾抗議、媒體遊行,甚至專職的獵人協會也跳出來疾呼。一頭被射殺9次的極度瀕臨絕種的黑犀牛被移轉到約翰尼斯堡動物園(Johannesburg zoo)時,成了全國焦點。

「這真是一場血淋淋又無望取勝的仗。」林波波省(Limpopo )的因克威谷公園經理卡茲(Riaan Kotze)表示,因克威谷(Inkwe Valley)公園在過去1年內已經損失了5頭犀牛,其中兩頭在近距離內被一發子彈射中頸部。「附近大多的農人都把他們的犀牛賣了,以擺脫問題。這是安全問題,有些農人在自己的牧場被攻擊,只是為了確認他們保險箱裡有沒有犀牛角。」

35歲的卡茲不想僱用私人保全公司,部分原因是每月每名武裝保全就要價3萬蘭特(約14萬台幣)。他反而增加自家管理員的訓練頻率,但他們不被允許射擊盜獵者,除非是出於自衛。

他補充道:「唯一的希望是警方和政府最終能覺醒並投入更多經費和資源。他們逮捕了幾名盜獵者,但是要全面阻止還得花很多時間。」

專家表示,盜獵者背後有黑幫支援,犯罪手法越來越純熟且精密,利用直昇機、專用麻醉槍讓犯罪過程毫無聲響;防彈衣、夜視配備和佣兵。一旦犀牛角被砍下,犀牛便被拋下流血致死。

犯罪組織是南非和其他國籍的人混雜組成,不易辨識。上個月警方逮捕11名主要盜獵集團的嫌犯時,其中還包含兩名獸醫和國家公園的農人,讓人驚訝。

南非國家公園署(SANParks)的發言人(Wanda Mkutshulwa)表示:「過去3年裡,我們被組織型犯罪滲透。涉入的組織利用精密的配備犯案。」

有些人現在害怕保全和罪犯之間的叢林戰。

上個月在克魯格國家公園,一座有名的國際觀光景點,兩名武裝盜獵嫌疑犯被公園管理員目擊並射殺。一名當場死亡另一名稍後被捕並送往醫院。

國家公園署的總經理馬邦達(Mabunda)博士表示,「我們向潛在的盜獵者嚴重警告,我們和他們一樣做好萬全的準備,我們會以牙還牙,這都是為了保護我們的自然資源。」

今年約119名嫌疑犯被逮捕,包含在克魯格國家公園的45位。但是有儘管夜間直升機和夜間目鏡等新裝備,管理員還是缺乏人力和資源應付廣袤的土地。

南非政府上個月對此議題召開緊急高峰會,募集國際刑警的支援。另一個衝突擴大的徵兆在於南非國防部長(Lindiwe Sisulu)16日宣佈國家公園署要求軍隊的緊急支援。「盜獵犀牛犯法,我們必須立即制止,那太殘忍太野蠻了。國家公園署已經緊急要求我們支援。」

在其他防禦措施中,有些公園人員已將GPS晶片植入犀牛角以便用衛星追蹤。越來越多私人公園求助於退伍軍官經營的保全公司。

一些犀牛主人已經開始把犀牛角鋸斷以去掉價值。其中一個案例因為建議在犀牛角內注入毒藥作為制止手段而引發國際公憤。

曼徹斯特大學的杜分教授(Rosaleen Duff)專門研究野生動物保衛戰術學,她表示「我們得非常小心在野生公園僱用私人保全公司。不管是私人還是國家雇用的管理員都非常辛苦,往往面臨武裝盜獵者。但是我們必須退一步想想廣一點的層面。我們還不清楚私人保全是以誰的授權保衛野生動物。舉例來說,如果他們射殺了盜獵嫌疑犯,是誰給他們公權力殺的? 她補充,「我們得小心私人公司,他們是以利益為出發,因此可能採取更暴力的手段反擊嫌疑犯。」

※ 參考資料:guardian報導

※ 本文與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