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孩子的求學路 | 環境資訊中心

部落孩子的求學路

2010年12月19日
作者:杜雅蒙(TUBA部落工作者) 照片提供:部落客報到

南下的巴士,透過車窗看到夕陽把大肚溪照耀的金 閃閃,我卻只感覺到自己面對未來的茫然與懼怕。

電話那頭傳來姊姊說起yagu上了高職之後窘困的生活,我差點又哭了。想起自己以前讀書的苦,窮的時候一個星期三餐都吃一條土司,或者特價包的味味麵,有錢的時候才可以吃學校的自助餐。學校的老師注意到我連續幾個冬天穿著同一件薄外套,甚至還買了一件羊毛厚外套送給我,自此我還得到了如果沒錢吃飯,可以打電話給老師,假裝剛好在老師附近,而能一起吃飯的特權。我比yagu幸運,有努力工作的父母親在精神上和經濟上盡力支持,還遇到貴人老師幫助,但yagu 卻沒有。

Yagu的父親長期酗酒沒有能力照顧家庭,導致與Yagu的母親離異,Yagu才九個月大就由奶奶照顧,到國中時奶奶過世,才將照顧的棒子接續交給了我們這群她的姑姑。yagu是我的姪女,但其實她就像是我最小的妹妹一樣,跟著我們一起生活、鬧脾氣、爭寵,當然奶奶還是最疼愛她,臨終時還交代我們要把yagu當作自己最小的妹妹照顧。

Yagu是我部落裡少數願意繼續升學的國中生。今年從鄉內唯一的國中畢業,繼續就讀縣內某高職的美容美髮科系。部落裡有許多國中都念不完的學生,像是 Kayal和Byacing這一對兄妹,就沒有把國中念完。Kayal喜歡到山上打獵、放陷阱,Byacing則是因為第一次上國中時就被一群學姐為圍毆,對於上學是充滿了害怕,後來乾脆不讀了,連帶影響部落幾位同齡的朋友,高興就去上學,不高興就不去。面對這樣中輟在家的少女,甚至會覺得會不會她們結婚嫁人了,身為家人的煩惱會不會比較少一點?總之,比起部落裡其他的女生,Yagu是上進的。

Yagu國中三年在學校獲得原民會補助的獎學金,都由學校存在yagu的郵局帳戶,原以為這一小筆錢可以用來支付高職第一年的學費,但卻在她父親酒醉後誤喝農藥的烏龍事件裡,全變成她父親的住院開銷以及支付她父親健保的欠款,都還不夠......。她上了高職之後,我們也開始煩惱她的學費、生活費及住宿等花費。首先要面對的就是上學通勤的問題,部落離學校大約是一小時半到兩個小時的車程,如果不算家人送她到部落有公車行經的站牌(大約距離家裡是3公里),她需要轉兩班公車才能到達學校。為了節省交通費及通勤的時間,她決定跟同學一起合租了一間小房間,即便許多的生活物資從可以從家裡帶,但還有她的學費、生活費要打理,這些絕對不是她那整日醉酒的父親所能承擔及願意承擔的。所以她的生活費就由我們幾個來樂捐。據說,Yagu每天的生活費是100元,我都在想她這麼瘦小的原因會不會是他三餐不夠營養所造成。

我始終在想,如果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以前老人家那樣的時代多好,這一切都不用煩惱。男人上山打獵、女人下田工作,不用繳電費、電話費,不用瓦斯,不用讀書, 不用學雜費,學校就在部落裡。這樣Kayal就會是部落的勇士,Byacing可以跟她奶奶一起安心的上山工作,部落的孩子也不需要離開部落到都市裡求學。但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想起以前大學畢業時南下台南研究所報到時,父親送我到中壢車站交代我說,一定要找到一個 半工半讀的工作,這樣就不會吃太多苦。南下的巴士,從車窗內看到夕陽把大肚溪照耀的金閃閃的,我卻只感覺到自己面對未來的茫然與懼怕。這麼多年的南來北 往,看過金黃色的大肚溪,想起每次經過台中熱鬧的朝馬轉運站內只能買一顆6元的茶葉蛋當晚餐,希望親愛的Yagu也能承受我們當年所承受的苦,及擁有面對 未來的勇氣。

 

本文轉載自《部落客報到:部落孩子的求學路!

※本文亦刊登於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