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時代--不只是寫一首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時代--不只是寫一首詩

2011年01月21日
作者:張鐵志

被鎖定的濁水溪口

島嶼最後僅存的泥灘溼地

鹹鹹吹拂的海風中

有一種聲音,悲切的吶喊

拒絕呀!拒絕煙囪集團

聯手滅絕我們

這是詩人吳晟的詩作〈煙囪王國〉,收於一本新書《濕地、石化、島嶼想像》。在朗讀過程中,他流下了激憤的淚水。

三個月之前,吳晟和許多作家、音樂人、藝術家走進了一座權力中心的空間,坐在台灣立法院的會議室中:李昂、吳明益、鴻鴻、劉克襄、李敏勇、蔡詩萍、導演林正盛、歌手陳明章、張睿銓、閃靈樂團Doris等數十人。這是「藝文界反對濁水溪口開發石化業」的記者會。參與反對的藝文界人士不只這20人,而是有幾百人參與連署。

這個月,這群文化界人士編了一本書《濕地、石化、島嶼想像》,結合了理性與感性、溫柔與憤怒、詩歌與論述,來抵抗國光石化這頭巨獸。

在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都已經告別我們而去的歷史時刻,台灣還要進行這麼一個高耗能、高汙染、高溫室氣體排放的巨大開發案,實在令人錯愕。誠如學者在書中指出,國光石化將會造成全國民眾健康風險,其產生的2.5公尺懸浮粒子會使得每年因呼吸道和血管疾病死亡的人數增加234人。此外,由於全台1/3以上的優質稻米、4成以上的新鮮蔬菜、豬肉與雞蛋、8成以上的文蛤都是由雲林彰化地區供應,這些產品都會受到嚴重汙染。而國光石化未來營運後每天需要用水量高達40萬公噸,這將造成中部地區超抽地下水更嚴重,影響國土安全。

當然,國光石化巨獸更為人所知的惡果是破壞濁水溪口近4000公頃的珍貴溼地,並且會吃掉原本就瀕臨絕種的中華白海豚,而白海豚真的沒有像政客的腦袋一樣那麼會轉彎。

以經濟效益來說,目前台灣乙烯自給率已超過9成。若以出口說,目前75%是出口到中國,但中國的石化產品自給率未來將提高到80%,所以出口利益很有限。

簡言之,國光石化開發案,是損人不利己。

過去台灣的藝文界並不乏介入社會議題的集體行動,但是如此規模的集結卻不多見,只因為這個石化政策將讓台灣的天空、土地、海洋,都遭到黑色的巨大汙染。

不少創作者們都為了守護濁水溪而寫下歌曲或詩。年輕的抗議樂隊農村武裝青年寫下〈濁水溪出代誌〉;民謠詩人陳明章則在一夜之內寫下一首歌,悲哀地吟唱著:

「思啊想啊起,八輕若蓋下去,我們的孩子連呼吸都會有問題,為什麼我們一次又一次用土地的汙染來賺那個黑錢......」

而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向關心土地與農村問題的詩人吳晟的詩。去年中的記者會上他就曾含淚朗讀〈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而我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多麼希望,我的詩句

可以鑄造成子彈

射穿貪得無厭的腦袋

或者冶煉成刀劍

刺入私慾不斷膨脹的胸膛

但我不能。我只能忍抑又忍抑

寫一首哀傷而無用的詩

吞下無比焦慮與悲憤

這是詩人最沉痛的悲痛與無奈。然而詩人們深知,他們不能僅僅寫下一首詩,依賴詩歌的火光對抗巨大的黑色之獸;他們還要提出論述,與組織行動。正如本書主編吳明益所說,他們不願意再繼續躲在文字的叢林裡、望遠景的背後,他們不願再繼續當「旁觀者」。

的確,抵抗這隻影響台灣未來新時代的巨獸,不只是濁水溪口民眾的責任,不只是這本書中這些學者和文化人的事,也不只是那成千上萬願意參與國民信託購買溼地的公民的工作。

我們都不能成為旁觀者。

※本文原發表於中國時報2011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