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夢遊】跟著兔子走的愛麗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兔夢遊】跟著兔子走的愛麗絲

2011年02月08日
作者:蔡錫昌

愛莉絲夢遊仙境中的古怪白兔穿衣戴帽的詭異白兔出現在河畔邊,一蹦蹦地走著、跳著,而在會殺死貓的好奇心驅使下,故事中的愛麗絲尾隨著怪兔,不慎掉落到無底兔子洞中。在這神奇世界中,顯然好奇心過度旺盛的愛麗絲在無節制的莫名饑火驅策下,不由分說地吃掉或喝掉各種變身食品或飲料,體驗到各種尺度都顯得詭異無比的世界。

究竟這樣的一則故事對於未來綠生活有怎樣的啟示呢?筆者想了想,覺得或許啟示可以從兩點來看:一是我們應當「創造更多的兔子洞」,另一則是我們應當「更敏感於創造並體驗更多不同尺度的神奇新世界」。不過,以上當然純屬妄想,看看就好。

首先來談談「創造更多的兔子洞」這件事,或應該說「創造有更多兔子洞的環境」的這件事,畢竟要有兔子洞的存在,就要先有讓兔子願意生活的環境。在面對這個世界時,人類已經很習慣地用人類自我中心的態度來處理各種衣食住行育樂相關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們的自我中心態度恰恰變成妨礙我們發展綠生活的絆腳石。

拿我們生活的大城市來說好了,滿滿的車輛與滿滿的水泥建築已經成為見怪不怪的正常現象,以人均綠地面積來說台北人每個人所有的面積只有區區的5.16平方公尺,而在板橋雙和地區更只剩下0.52平方公尺、約莫就只有辦張報紙的大小,長期生活在這種光景下的我們,體驗自然的經驗當然貧瘠得讓人覺得再正常不過了。因此我們會對於非常態的新穎綠建築、花博以及假假的植生牆等仿自然的人工物體趨之若騖,反倒是自家城鎮或自家社區的營造就繼續擺著原樣不動,也可以說我們的生活環境對於想來此生活的非人類生物來說是非常不友善的。

芝加哥市政府的屋頂花園或許,應該是要創造更多的「兔子洞」。所謂的「兔子洞」並不是真的兔子洞或是什麼大建設,而就只是讓都市的水泥建築叢林中,有更多讓人可以親近自然的綠地罷了,並讓自然可以把更多元的生命帶入這些小小的綠地裡面。而在都市內寸土寸金的狀況下,國外已經把綠地這個概念,從平地拉抬到屋頂上面,也就是所謂的綠屋頂,而芝加哥市政府大樓的屋頂就是一個為人津津樂道的案例。

芝加哥市長Daley接受專訪時曾表示,「屋頂被大家視為負債(閒置空間),我認為可以變成環境的資產」,並且綠屋頂的設置除了可避免屋頂直曬,幫助建築物降溫,下雨時薔i以減少雨水逕流,協助貯水,降低能源與水資源的消耗。在屋頂創造更多的這樣有助於營造更多「兔子」前來「挖洞」的環境,除了能改善我們灰撲撲的都市樣貌外,或許也會讓人更有機會與自然和諧共處。

 18世紀挪威農村建築物上面長出漂亮的野草接著是「更敏感於創造並體驗更多不同尺度的神奇新世界」這件事,人類生活尺度是我們經驗中已經習而以為常的唯一尺度,除非是科學家之類的特殊族群,否則應該看到的都是房子是房子、桌子是桌子、椅子是椅子之類清一色的景觀。故事中的愛麗絲藉由亂喝一堆藥水而可以自由放大縮小,但並除了眼前物體變大或變小的敘述外,並沒有特別再去說她究竟看到的東西有什麼不同,這人覺得有幾分可惜,不過這個可惜地方後來有不少部電影都以類似的題材加以發展,雖然大都以被意外縮小的主人翁在自己前院的草皮中被昆蟲或是寵物追殺之類的情節為主,好看好玩但沒有啟發。

當我們在看待綠地時,並不就只是土上面有草、有樹這麼簡單,還有一大堆以微尺度存在的各種生命,而這些生命都被鑲嵌在網絡當中彼此依存,偏偏就是沒有電影來敘述這個神奇的部分。

自然界中很少有真的無法使用的廢棄物,就像C2C的作者們說的,我們應當效法自然,創造一個密閉循環系統來滿足人們的各樣需求,而要做到這點我想就真的要對不同尺度底下的新奇世界保持敏感與好奇。以上就是一個從愛麗絲夢遊仙境發展出來的狂想曲,讓我們從走訪兔子洞開始到感受不同尺度的世界,希望藉此能充實未來人們對於綠生活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