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社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反社會

2002年10月03日
作者:亞倫.聖鄧寧(Alan Thein Durning,守望北美洲大西北環境生態組織執行長)

第四個錯誤:反社會

   出處:【你,還在開車嗎?】新自然主義股份有限公司    都市的蔓延會侵蝕到文明社會。它加遽社會和經濟不平等的問題,瓦解社區守望相助的團結力。市郊的發展,使得擁有車輛成為生活的必需,使原來的低收入戶更變成了貧戶。它將客戶大量的從市內的小雜貨店搶走,造成零售食品漲價,再度加重貧窮戶的生活負擔。另外,也從市中心搶走各式各樣的工作機會、投資資本,以及稅收基礎。

更因為這樣的轉移,流失大量的事業領袖、成功人士,留下的整個地區,既缺乏行為榜樣,本地商業、社區義工、業主、家長會的贊助人,甚至也喪失了對未來的希望。這些被棄置的社區,從此便受制於因貧窮而來的後遺症,包括依賴公共福利金、青少年懷孕、暴力犯罪,以及失學等。這些現象因而使得任何能夠負擔得起的人口加速外流,完成惡性循環的最後一環。

承受這種社會不平現象的,還不只是窮人而已,還殃及任何不能開車的人,包括孩童、部分老人,及行動不便的殘障人士。住在這種郊區,對於老年人來說,就像是判了他們隔離和不能活動的徒刑一樣。根據美國退休人士協會剖析低人口密度的都市計劃:「雖然老年人開車的意願及能力逐日衰減,但他們被迫在採購日常用品或看醫生這樣基本的日常事務上,都必須極度的依賴汽車。」同樣的,住在廣闊市郊的孩童,因為交通情形與距離因素,無法走路或騎自行車到學校或朋友家,父母們便身不由己的成了司機。

市郊的發展削弱了社區意識;而所謂社區意識就是不管個人背景有多大差異,全部都屬於社區一體的觀念。它限制了不同階級、年齡及種族之間的交流,依照人們的經濟地位,用地理位置將社區分隔開來,從公寓大廈、連幢房屋,以及獨門獨院的住宅屋從來不混在一起可以看出。這使得富人與貧窮市民永遠隔絕,而窮人也永遠孤立於富人的社會網絡之外。實質的分離,嚴重地破壞共屬一體的同胞感情。

市郊的發展,即使對於相同階級的鄰居情誼也一樣有害。當每個人鎮日駕車進出,那麼與鄰居閒聊的機會必然減少。現在美國人花在汽車裡的時間每週是八小時。社區裡可供社區共享的空間也所剩無幾,可供行走漫步的公共領域,早就被汽車和為汽車設計的結構所吞沒。馬路、停車場、車庫,及其他汽車設施林林總總加起來,佔去了大西北城市都市空間的四分之一。

都市市郊的景觀完全無法吸引人們駐足,以及可讓社區意識發展的公共領域。市郊的設計完全是為了高速的消費。一些流連於公共領域時所得到的美感,例如建築上的細節,造型的微妙巧思都無足輕重。唯一重要的是,如何能讓汽車的駕駛人,大老遠就認出商店的招牌,及時能轉入商店所在的巷道。這樣潛在的危機,便是讓業主遠在天邊的大型連鎖商店,取代當地有許多人脈的小型商業;而這種傾向,更加速了財富的集中,或者也可以說,財富的豪奪。

郊區的發展對於社區認同亦是一大阻礙。社區的認同,通常要靠居民對其獨特的資產有共同的認知,例如歷史性的建築物或廣場。然而讓我們輕鬆便宜地就可以搬進座落於高速公路旁的草莓色辦公室園區卻是不太可能發生的。(2002-10-03)

出處:【你,還在開車嗎?】新自然主義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