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山林水土的總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失去山林水土的總統

2011年04月25日
作者:潘翰聲(綠黨發言人)

選在地球日這天,國光石化環評不做決定,改由馬總統來宣佈不支持在彰化興建,再回顧月到彰化參加反國光餐會及大城溼地體驗,自有其政治「眉角」讓評論者茶餘飯後「答嘴鼓」,但也不宜低估地球母親對個人的療癒作用。面對自然之美和底層人民的真誠,很少人會毫無感覺,但官僚與財團綿密的天羅地網,更牽絆總統高位的動能,個人自主性與社會結構束縛之間想必有一番拉扯,馬英九大可依循慣性走向鋪往地獄的坦途,而決策轉向之最後一局的驚險,足見人民的綠色選票尚有待提昇。

回首十幾年前民間反七輕運動護衛台南七股溼地之初,人們對溼地的認識比現在更貧瘠,某次中秋節烤鮮蚵活動,正當民眾還在遲疑是否真要下水體驗這黝黑的軟泥,時任立委的前縣長蘇煥智高呼「潦落去就會有感情」,大人小孩全都快樂玩起來,現在已經有台江國家公園的設立。
美國兒童與自然網絡主席理查.洛夫(Richard Louv)2008年以「失去山林的孩子」一書獲得環保的奧杜邦大獎,該書核心概念是,許多孩子在工業化的社會中成長,欠缺與自然互動的經驗,這種 「大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 導致欠缺想像力與創造力。

據說馬英九從小就被栽培要當總統,他的前半生必然是單調無趣,當彰化環保聯盟解說溼地生態,難免感嘆「沒想到60歲還可以玩泥巴」,這應是他這輩子最有意義的兒童節。而搭乘鐵牛車頂著海風並生吞鮮蚵,也該是他第一次具體瞭解海鮮食物的來源,這場震撼的環境教育,理當立即破除了技術官僚所謂溼地是荒地欠缺經濟產值的神話。因此,環境教育法最當規範的是政府高官和企業高層負責人。

活生生的人和熱血故事,不僅放到決策天平上份量加權,壓過官僚所呈報上來、躺在書面資料裡的冰冷數字,也間接宣告金錢不能作為決策的唯一向度。如果他是個有情義的漢子,又是個有智慧的領導人,就應當從此嚴肅地檢討為何資訊完整度出問題,在權力高峰不勝寒的孤獨者,再也不能倚賴揣摩上意甚至刻意蒙蔽的老面孔。

國家元首老是被推到火線而身陷窘困的境地,被網路鄉民稱為「馬囧統」實在難堪,正因身邊官僚幫他擋子彈的手法愈拙劣,愈是煽起民怨的鼓風爐。幸虧這次總統未全然偏聽,刻意將經濟部長和環保署長排除在決策核心之外,這些老是攜手想方設法突破環評審查關卡,甚至意圖修法廢棄環評制度的官員,此時不換更待何時。

馬英九必定記得4年前的Long Stay所接觸到的溫暖,在民意支持度低迷的此刻,更需要親近寶島山林水土的破繭之旅,才有連任的機會。親身走一趟貢寮和三座核電廠所在的社區,到核廢惡靈所盤據的台東蘭嶼道歉,和即將被核廢公路台26線霸凌的阿朗壹古道,是拆解政治未爆彈之前要做的準備功課,既然國光石化都敢面對,原本就訂定於環境基本法的「非核家園」也不必是在野黨的專利。

※本文原發表於「為地球嗆聲-潘翰聲」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