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中的經濟投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恐懼中的經濟投資

2011年05月06日
作者:吳汰紝(紀錄片導演)

反核,擁核,就像台獨與不獨,似乎是非常對立的選擇。

日前為了玩起很綠的空間,上了荒野有情的廣播節目,這是個長期關注環境議題的廣播節目,宏林才剛從反核遊行中回來,從門口到錄音室,不到2分鐘,不疾不徐極為熟練的節目就開始了。

宏林談到有人質疑,不蓋核電廠那以後我們就不能吹冷氣不能搭捷運,現代文明的便利都會因為缺電而導致許多不便的情況,或者原本會成長的就業機會就硬生生的被停止了,我想到之前看壹週刊的社論,談到馬總統為了討好民眾搶救低迷的民調支持,而表態轉為停止國光石化,這將導致過去所有國家資源的浪費,抑制經濟成長……等等,許多不同的對立觀點,都在國光石化問題,加上日本核能災變而蜂擁而出,我並不是長期關注這個議題的人,但以一個單純的生長在台灣這片土地的台灣人,這樣對立的對話不只一次兩次,而這又是如此影響全民未來的議題,到底應該要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

我只知道一件事情,理性的反對是反對的同時,能夠更好的提出解決辦法。跟宏林的對話,讓我想通了這件事,他提到並不是反對經濟成長或賺錢就不好,而是應該支持賺良心錢的企業。支持蓋國光石化,就必須提出如何解決環境的損害,反對蓋核能電廠,也該提出如何讓全台能源消耗減低的具體辦法;反對國光石化的同時,也該提出如何讓台灣經濟轉型到綠能、創意、智慧產業。

說台灣資源少,我們的經濟都靠加工、代工經濟,因此我們只能選擇發展石化產業,我認為這都是恐懼之下的思考邏輯,意思就是人類永遠都不會改變不能進步,賺錢的方式又不是只有一種,而且這種賺錢的方式不見得是最好的一種,我的父親是從事食品加工廠的,如果不是他跟母親的努力,帶給我不致於太匱乏的生活,讓我能夠在20幾歲的時候,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找尋自己的方向,從事拍片志業,這是上一代給下一代支持,不同世代因為環境不同,而有不同的命運,但如果說因為上一代是靠加工賺錢,就要我也只能靠加工賺錢,抹煞我開發另一種創造的可能,世代的命運就不會改變,就得一直賺所謂的辛苦錢、勞力錢,生活品質與精神自由的程度都不會增長。

經濟轉型是個長期的問題,也必須長期規劃,國光石化問題,核能問題,只凸顯一件事情,台灣政府這近20年,長期在搞選戰,沒有在規劃台灣的未來,就算規畫了也是空的,沒有落實,才會導致,這麼多年了,還會有必須要靠石化產業振興經濟的思考與態度,或者說,讓台灣持續停留在這個階段,無法過度到另一個階段去。以為是一種投資賺錢的機會,實則是一種消耗,抱著過去的金飯碗,以求安心,這只是暫時性的看起來解決問題,非常短視的方式,這一代沒做好的事情,未來的世代還是得做。

但任何事情到了大眾媒體上,就只能簡化為:反對,或者支持。我們只能選擇,支持某個黨。被簡化成最簡單的兩個選項,這是在跟大眾互動上,必然會有的現象,媒體溝通的階層廣度越大,溝通的訊息就越簡單。這應該已經是後端的事情了,最佳狀況是政府應該是早就把該調查的都調查清楚了,該協調的也都協調好了,再公布政策,但民主政治實在是令人冒冷汗的是,無法協調,只有利益分配,一定是擺不攏,最後就是掀到檯面上,在媒體前大吵特吵。

政府應該成立一個令人能信賴的調查小組(很多政府該做的最後都是民間做),真正的調查,到底全台灣的能源消耗,最浪費的是哪幾個產業與哪些組織,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管台灣人死活,爛人就那幾個,也不是所有企業都是只想賺錢不管台灣的未來,都是一個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壞了整鍋粥,再來要旁邊拿著小碗的窮人省著點吃,根本是無濟於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