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腳蛛的懼與愛 | 環境資訊中心

高腳蛛的懼與愛

2011年06月26日
作者:楊家旺

橘黃色腹尾是紅尾蛛蜂(Tachypompilus analis)的顯明特徵,雌蜂有四節橘黃色,雄蜂有五節橘黃色,當然,以上的四張照片都是四節的雌蜂,因為只有雌蜂才會獵捕高腳蛛(Heteropodidae)。

2005年07月28日,我在后里第一次遇見紅尾蛛蜂拖著已被祂麻醉的獵物,一隻白額高腳蛛(Heteropoda venatoria),白額高腳蛛的眼域和大顎之間,清楚可見一條白色橫線,這是中文名稱的由來了(請參見圖一)。追蹤這隻拖著獵物準備橫過馬路的紅尾蛛蜂並沒有成功,因為祂先是被一輛汽車嚇到(不過這倒不會讓祂放棄獵物),之後卻是獵物被螞蟻盯上(通常這就無解了,祂必須放棄到手的獵物),確實祂在飛離後,不再回返,放棄了這隻已被祂麻醉的白額高腳蛛。

2007年09月24日,行經太平山區的路上,我突然停下來,因為路面有一被車輪壓扁的屍體殘跡,很明顯,是一隻正拖著高腳蛛(我無法從扁屍中看出是哪一種高腳蛛)的紅尾蛛蜂。

2008年12月27日,大潭仔的柏油路面,一隻紅尾蛛蜂拉著一隻橙顎高腳蛛(Heteropoda pingtungensis)走走停停。祂的行動方式總是拉著獵物倒退走一小段路,再飛離一會兒,像是探勘,也像是思考著要走哪一條路線,而後又飛回來,再拉著獵物倒行一小段路。我可以動作輕緩地靠祂很近,祂不太在意我的觀察,只專注於自己的工作,我以為這次一定可以追蹤祂直到祂將獵物埋進土裏。但最終我還是失去祂了,當祂從一個斜坡拉著獵物走下去後,我就無法繼續追蹤祂了。

2010年02月07日,知本林道上遇見的紅尾蛛蜂也拖著一隻橙顎高腳蛛,祂準備將獵物埋在水泥護牆的水管裏,水管裏有淺淺的土層,土層是沙質的,很好挖掘,但太淺的土層似乎無法掘深到祂滿意的程度,最後,大約是觀察了一個多小時,我放棄了。

四次的觀察經驗,讓我明白了紅尾蛛蜂對高腳蛛的偏愛,我不曾看過祂獵捕其他類的蜘蛛。在台灣,高腳蛛無疑是紅尾蛛蜂的最愛,且很可能是唯一的最愛。相反的,紅尾蛛蜂成了高腳蛛懼怕的對象,只是我不知道是否稱得上高腳蛛懼怕名單裏的第一名。

高腳蛛作為八腳獵人的一員,祂也是許多昆蟲所懼怕的對象。換言之,祂獵捕其他昆蟲,也被某些昆蟲獵捕,聽起來很公平,也很合理,這正是食物鏈得以強韌、食物網得以複雜堅固的原因。

白額高腳蛛,一種與居家最有關連性的蜘蛛,關於祂與人類的關係與歷史,以及那些愛恨情仇,許多人已寫過文章,例如趙世民的那篇〈我家沒有蟑螂〉,提到家裏養著白額高腳蛛以克蟑,並將祂們依序命名為克蟑一號、克蟑二號……。陳仁杰在《台灣蜘蛛觀察入門》的作者序裏,也以不要打白額高腳蛛作為標題。白額高腳蛛,台語被稱為旯犽(ㄌㄚˊ  ㄧㄚˊ ),在一代代的家居口傳裏,祂是一種會灑尿的蜘蛛,造成人們的嘴角潰爛或皮膚起水泡。趙世民告訴我們,嘴角的潰爛是一種病毒引起的口腔型皰疹;陳仁杰則告訴我們皮膚的水泡是夜裏隱翅蟲爬行皮膚時被打死後造成的紅腫發炎,因為隱翅蟲體液含有一種毒素的緣故。

所以,在長久的一段歷史裏,白額高腳蛛替病毒和隱翅蟲背負了罪名,蒙受了不白之冤,承擔了不該死的慘死。如果人類早些明白祂是如何的好幫手、好朋友,也不必花冤枉錢買殺蟲劑來克蟑了,更何況噴灑殺蟲劑的後果往往是自己受害,無可避免地自己也吸入了不少殺蟲劑。

我不大贊同養鍬形蟲、竹節蟲之類的昆蟲,但是我卻不反對居家養上一兩隻白額高腳蛛。從過往的歷史來看,祂似乎還滿喜歡居家的環境,況且,飼養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放任祂自由行走。別擔心,祂看到人會比人看到祂還害怕,祂會躲你看不見的角落,只偶爾出來與你打招呼,最重要的是祂不會造成你任何皮膚發炎,同時祂又能幫你家除蟑。算是居家最好也最適合飼養(免餵食)的寵物了。